《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9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觉得鲁颜玉今天的态度跟平时有点小小的差别,却没时间去细想,只是点点头,轻笑道:“谢谢,我知道了,有空一起坐坐。”
  鲁颜玉笑着点头应下,做了个请的手势,没有进去通报的意思。
  这个情况比较少见,张文定也不好主动提起要她先进去跟领导说一声,只能带着几分纳闷推门进去了。入眼所见,木槿花并没有坐着看书,而是站着在写字,写毛笔字。
  张文定的毛笔字写得马马虎虎不好不坏,但见得多,眼光是差不到哪儿去的。但见木书记的笔下已经写了十个字: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木槿花写的是楷书,给人的感觉运笔似乎有点慢。
  张文定一见这十个字,就感觉自己恐怕得在这儿安静地站上一会儿了,照木书记这个速度,想写完恐怕得花点时间。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木槿花在继续写下“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之后,便停了笔,转回头看着他道:“文定来了,坐。”

  “老板好雅兴。”张文定并没有坐,而是走上前了一步,两眼看着木槿花刚才写的字,边看边点头道:“铁画银钩,浑厚大气。老板,以后有时间了得跟你练练字才好,我那字写得跟鸡扒似的。”
  明知道张文定这个话有拍马屁的嫌疑,木槿花心里还是挺舒服的。
  她的毛笔字写得不是特别好,但在写字这个方面,很多人大多有个通病,只要写得稍微过得去,就都会自己觉得相当好,至少自己认为是很有火候的。
  木槿花也是如此,她自认为写字是很有天赋的,若不是俗事缠身,她觉得自己完全可能成为一个别具一格的书法家,只要一心一意地写字,说不定还能够达到颜真卿、柳公权那些大家的高度。
  她刚才写字,一来是突然想写了,二来嘛,也是借写字来让心绪平复一下。
  现在听到张文定这个话,她就笑了起来:“你这性子,是得多写写字,好好磨磨。”
  张文定道:“领导的指示相当及时,我一定会按您的要求……好好磨磨。”
  木槿花早就习惯了他这不着调的样子,身子往下坐的同时,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说话。
  张文定就坐了下来,把在财政厅要钱的工作汇报了一遍,对于县里的工作,他也作了一个简短的汇报。就如鲁颜玉所提醒的那般,他把节奏控制了的。

  木槿花听着他的汇报,不时点点头,偶尔插两句话,多为肯定之语。
  “你现在抓的是大方向,做事情要三思而后行,要多看看。具体的工作,该放手的要放手,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要集思广益……”木槿花说了这么几句,然后话锋一转道,“看你最近的表现,是越来越成熟了。不过越成熟,办事效率越高呀,不简单。”
  这个话,就有点表扬他的感觉了,意思是对他这几天搞出来的动静表示了肯定,也表示了想听听他具体的手法。
  说实在的,木槿花对张文定还是相当满意的,她只是暗示了一句,张文定马上心领神会,然后国土局那边就出了大状况,市纪委名正言顺地插手,速度之快,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的。
  张文定赶紧表示这都是领导教导有方,他还需要继续学习云云。
  奉承过后,他就顺势提到了白珊珊,表示这次的功劳其实都是白珊珊的,自己只是提出个思路,具体的事情,都是由白珊珊去做的,因为白珊珊除了工作能力强,还很会做思想工作,要不然很难说服那个小姐。
  张文定对木槿花说出这个话,是有相当大的风险的。
  毕竟木槿花要他做的事情,并不适合让别人知道,而张文定却说这些事情都是白珊珊来做的,虽然不至于说对木槿花有多大的影响,但说不定就会让木槿花不舒服,觉得他太浮躁。

  不过呢,话又说回来,当领导的,谁手下没有几个得力下属呢?
  木书记可以让他张文定去做事,他张文定自然也能够吩咐白珊珊去做事了。
  这种情况,就要看木槿花的心情了。
  如果木书记心情好,就有可能会认为张文定会用人;如果木书记心情不好,说不定就会觉得张文定做事欠考虑,保密意识不强。
  木书记现在的心情谈不上很好,但也不差,所以对于张文定特意提到白珊珊,她也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张文定在跟领导汇报的时候把私货夹带得这么明显,看来那个白珊珊很得他的信任啊。
  深深看了张文定一眼,木槿花淡淡然道:“强将手下无弱兵。你不止动手能力强,干部管理方面也有一套嘛。”
  张文定不确定木书记这个话是表扬呢,还是批评。
  他很无耻地拍着马屁道:“虽然我脑瓜子比较笨,但怎么说我也在组织部呆过那么长时间,聆听了您那么多的教诲……就算是块石头,也要开窍了。”
  心腹下属办好了一件大事,又这么奉承,木书记就相当舒服,很给面子地说:“那个……白珊珊,是你从开发区调到旅游局去的?是不是准备再调到安青去呀?”
  张文定摇摇头道:“她很有些悟性,再跟我去安青,就耽搁她了。基层经验她不缺,就是没在大机关呆过,看问题的高度……有时候还有待加强。”

  这个话貌似赞扬白珊珊,又仿佛在说她的不足之处,可最终目的,却是希望能够让她到市委去工作一段时间,到大机关里历练一番。
  木槿花眉头轻轻一皱,对张文定这个要求,没有马上回应。
  不管随江市以后的格局是什么样子的,但就目前来讲,张文定这个事情办得相当漂亮,她就算最后没有当了市委书记或者市长,也会对张文定有所表示。可张文定在这时候提到了给白珊珊调动工作,那就是表明了他自己不要奖赏,而是把好处都给手下人了。
  这么一来,张文定赢得了下属的忠心,在领导心中也留下了一个好印象——这家伙有好处还愿意照顾下属,那对领导自然会更用心了。

  这种手段,木槿花是很熟悉的,她自己也用过,只不过比张文定用得更小心更高明。
  看着张文定护下属护得这么理直气壮,要位置要得这么意气风发,她不得不暗叹一声年轻真好。
  对木槿花来说,从旅游局调一个副科级的干部到市委来,真的是太容易了。在调过来的同时解决正科级,也没有一点难度。
  难就难在安排在什么位置上面。
  她这个副书记兼组织部长调过来的人,位置安排得差了,不说会让张文定没面子,她自己脸上也过不去。但是安排好位置呢,也不知道白珊珊能不能胜任。
  毕竟,刚才张文定还说了,白珊珊看问题的高度还有待加强呢,如果到时候不能胜任,丢的还是她木书记的脸。
  不过,张文定有胆子这么推荐,想必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这么想着,木槿花就缓缓说出了一个字:“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