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4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班在险峻的小道上艰难地跋涉着,惊险的情况犹如家常便饭似的,发生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但好在有惊无险。
  李牧的判断非常的正确,逃犯刘鹰一伙就在他的前面,当李牧重新前进的时候,刘鹰一伙已经在悬崖壁那里行进着,且能容纳一个人身体的悬崖边好歹算是一条路,因此他们行进的速度很快。
  李牧所发现的在树枝上留下的痕迹,是身材高大的那个满脸横肉的逃犯留下来的,他有一个外号叫做山虎。
  刘鹰走在最前面,这条路他走过很多次,他的弟弟也走过很多次。村里的人都知道他们两兄弟胆子大,进了山就跟回到了家一样,非常的熟悉骆驼峰的地形。
  也正因为如此,在抓捕刘鹰的时候,警方是付出了一定伤亡花了很大力气的。
  “大家坚持一下,过了前面的一字壁,就是大路了,上了大路,十五分钟就能下山!”刘鹰回头低声说道。
  其他人的情况就不这么乐观了,如果不是强烈的求生欲望在支撑着,前面又有刘鹰的探路,其他犯人恐怕就算不摔死也会因为承受不了强大的心理压力而崩溃掉。

  “鹰哥,还要走多久啊,我尿急快憋不住了。”一名空手的犯人颤抖着声线说,显而易见,尿急是给吓的。
  其他人都背着枪,就他和另外一个白脸的青年人空手,就这样他们还吓得够呛。
  “你别往下看就不怕了,跟着我走,看见前面那一字壁没,过了那里就到大路了。”刘鹰指了指前面。
  此时,雨水慢慢停了,天空上开出了一条缝,伴随着一阵风吹来,阳光从那缝隙投射下来,能见度一下子变得好了一些。

  “走走走,雨停了咱们留下的痕迹可就更明显了,给当兵的追上,可就真的死路一条了。”刘鹰说。
  方才说话那尿急的犯人抬头看了看天,出现了一些光明让他的精神好了一些。他急忙跟上刘鹰,迈步踩在刘鹰踩过的悬空石头上,当他准备过去的时候,那块石头突然断裂!
  “啊!!!”
  尿急犯人发出连绵不绝的惨叫声,在坠落的时候双手乱扒,居然让他扒住了下面的一株生长出来的胳膊粗的小树!

  身形猛地顿住之后,尿急犯人哭了起来:“救命啊!鹰哥救我!虎哥!虎哥救我!救我!”
  山虎赶上来,弯腰要伸手去救,只要两个人合作,是可以把人拉上来的。
  然而,刘鹰返身回来,二话不说,空出一只脚一脚踹在了尿急犯人的脑袋上!尿急犯人猝不及防,被一脚蹬了下去!
  “啊啊啊啊……”
  伴随着越来越远越来越凄厉的惨叫声,尿急犯人很快就坠入了深不见底的山涧,最后只能隐约听见一些树木被折断石头滑落的声音,然后就再没有声音,连惨叫声也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其余人惊恐地看着刘鹰。
  刘鹰冷眼扫视了一眼,低声说道:“如果有人在附近,肯定听见了。他们会很快追上来,想要活命的,就跟紧我!谁要是怂包,我肯定打死他!”
  众人惊恐地点头,山虎看着刘鹰,欲言却止,只能深深地看了一眼山涧,什么也不说,紧跟刘鹰身后继续朝前前进。
  凄惨的叫声在山峰之间回荡着,李牧等人几乎是同时停下了动作,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前方——确确凿凿的是前面不远处传来的。
  “有人坠入了山涧!”李牧第一时间做出判断,通过单兵电台向大家通报,“大家提高警惕,目标就在前面!”
  你惨叫声就像一针管的鸡血一般,注入了耿帅的体内。
  “班代!声音肯定是在一字壁那边传过来的,就四五十米外!”耿帅斩钉截铁地说!

  “别慌!一步步走稳了!他们跑不了!”李牧叮嘱说。
  耿帅此时却是请示道:“班代,应该可以上膛打开保险了吧?”
  李牧眉头一皱,理应如此的,但是,他最终说道:“等我的命令!”
  耿帅嘴角抽了抽,无奈说:“明白。”
  方鹤城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来:“耿帅,我提醒你,一定要按照命令行事,别由着性子来!”
  “指导员,我明白!我也是心急想早点抓到犯人嘛!”耿帅颇有些不以为然地说。

  方鹤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一想到当前的情况,他还是选择了闭嘴。更何况,现在的老兵,并不是说像原来那般视连长指导员的话为圣旨了。每个连队都一样,都逃不了这样的传统。
  而此时基本上被立功两字蒙住了双眼的耿帅,会往心里去那才叫怪了。
  李牧走过了最艰险了一段路,却听见后面有声音,扭头一看,耿帅追了上来,他心里很惊讶,同时也很担忧。耿帅现在的状态非常的不对,表现得越是出色,就越让人担心。
  “跟着我,注意控制声音。”李牧马上吩咐一句。
  耿帅追上来,和李牧在一字壁前面站定。此时乌云散得越开了,最后一点雨水也停了,眼前也光亮起来,阳光照射下来,此时李牧才来得及看清楚山涧的情况,两侧长满了各种植物,而中间那条缝隙深不见底。
  “班代,这里就是一字壁了。因为只能容纳人用外八字脚走过去,所以都叫一字壁。”耿帅说。

  前面那段大约有十几米长的崖壁的宽度几乎是刚好可以容纳下一只脚,人需要贴着山体,脚跟向脚跟这样慢慢挪过去,而山体上面则留下了一些光滑的痕迹,显然是被不少人手抓过身体摩擦过。
  “这条路走的人还不少。”李牧说。
  “这一段听说挺多人走的,村民上来采草药什么的,刚才咱们走过的那段就没什么人敢走了,太危险。”耿帅说着,轻轻地拉上了枪机,同时打开保险,说,“班代,我先上吧。”
  李牧的目光落在耿帅手上的动作上,眉头抬起来,盯着耿帅,沉声说,“我是不是说过,听我的命令上膛开保险?”
  耿帅一愣,显然刚才他忘了李牧的命令,他笑了笑,轻松地说,“班代,我一时没想起来。目标肯定就在山的那一侧,咱们还是赶紧行动吧!”
  深深看了一眼耿帅,李牧不再说什么,摁下通话键,下达指令:“全体注意,过了一字壁之后全部上膛打开保险。我们距离目标已经非常的近。我和耿帅前出越过一字壁探明情况!收到回复!”
  “大郎收到!”
  “一枪收到!”
  “勇士收到!”
  兵们习惯性地用上了演习时候的代号。
  “很好。”

  李牧将绳子接下来,飞快地绑结实,调整了一下脖子上的枪背带,轻轻地拉枪机上膛,把保险打到了“1”的位置。
  “班代,你掩护我,我先上!”耿帅说着一个箭步就抢在了前头。
  李牧没有阻止他,站住举枪替他提供掩护。
  再这么着,耿帅终究是走过这条路的,他至少是比李牧要熟悉这边的情况的。因此十分的顺利,耿帅以较快的速度走过了十几米长的一字壁。到达那头之后,马上前出到一块空地,蹲下来端起枪进行警戒。

  李牧随即飞快收枪,走进了一字壁。
  很顺利通过了一字壁,尽管狭窄,但是好歹有倾斜的山体可以作为借力,比之前跟猴子一样踩着悬空石头和树干过来的那一段死亡之路可是好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