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2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来,这家伙也难,夹在中间,心里就想着,得罪了我,我这性格,善良的秉性,还放过了她,但是邱红她就不敢得罪了,邱红她并不是很了解,她害怕邱红会弄死她,更是怕邱红背后的什么大人物,王燕也天真的以为这么一搞,我肯定被撸出去了,所以,她宁愿帮着邱红,也不宁愿帮着我,只是因为我的善良拖累了我,她想的太浅了。
  靠,善良还是错了!
  与其让人爱,不如让人怕。
  我让王燕回去了,并且让沈月盯着,派人盯着,我知道邱红肯定还会找王燕,但我不是说保护王燕,而是,她们谈什么内容,偷听下来,然后告诉我。

  沈月和徐男兰芬兰芳等人怕我难过,特地来找我,说要好好请我吃饭喝酒,但我回绝了,说又不是被开除了,还怕我心情不好,大家不都还在一起嘛,只是被降职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说改天请她们吃饭,因为我还有事。
  我的确还有事,我要和贺兰婷聊聊。
  下班后,我去停车场,等到了贺兰婷。
  她上车,我跟平常一样,跟着上车。
  车子开出去了外面,接着,贺兰婷开到了一段刚修好的大马路上,没车来往,她开来这里干嘛,要和我干嘛。
  我看着她,冷着脸,我也不敢先开口,就这么沉默着。
  一会儿后,她看着我。
  我不敢看她,低着头。
  贺兰婷说道:“把头转过来。”
  我哦了一声,还是低着头,没转过去。

  贺兰婷说:“抬起头,把头转过来!”
  好吧,我转头过去了,一巴掌狠狠地砸在了我的脸上,清脆响亮的啪的一声。
  我捂着自己的脸,我说道:“那么用力啊。”
  贺兰婷骂道:“我恨不得打死了你!”
  我说道:“这事的确是我不对,可是她们设计好的圈套让我钻的。”
  贺兰婷又是一巴掌过来,这次,我抓住了她的手,我也有些生气:“那我也不想这样子啊,你打我又有什么用,事情都发生了。”
  贺兰婷想抽回自己的手,我死死地拖着,她还想打我:“如果你不跟她搂着亲着,你会有事吗,如果你不是心动了,在女人面前没抵抗力,你会和她搂着吗,会被人拿来当证据害你吗!”
  我说道:“的确,我承认我当时动了那心思的,可是我后来不是压住了啊。”
  贺兰婷说道:“压住你阿妈!”
  她抽回了手,又是一巴掌拍过来,我没辙了,她要疯了,我骂道:“那现在都发生了,你就这么打我,打我又能怎么样啊!难道打我就能好了吗!”
  贺兰婷说道:“打你我心情舒服。”

  我双手抓住她双手,她气愤的要抽回手,这次我打死不放开了,她直接伸头过来,就咬我,好了,我也用脸抵住她的头,好了,两人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开始吵架打起来,然后也像那次一样,亲到了嘴,甜甜的,我竟然情不自禁的,按捺不住的,**了一下她的嘴唇。
  她惊愕住。
  其实我也搞不懂为什么这样情况下还会有这份心思。
  贺兰婷气急了,抽出了手,其实是我放了手,我知道,这下可真的彻底惹恼她了。
  一顿拳头砸下来,我抱住了头,说:“你打吧打吧!”
  可能她觉得对我没有什么杀伤力,看我抱着头,她停手了。

  我抱住头一会儿后,抬起头来,看她:“打够了吗?”
  咚的一声,她用手机打在我额头地方,我一下子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眼睛一黑,晃了晃,然后靠在了椅背上。
  不是我装的,是真的要晕过去,
  有温热的液体从额头流下来,遮住了我的眼睛,我一把摸过去,一看,手掌上全是红色的血。

  然后,我急忙找纸巾,我额头破了,我用纸巾压住我额头,但是似乎没用,血一直渗出来,滴下来到我衣服上。
  贺兰婷冷眼看了一会儿,然后她说道:“死不了。”
  我说道:“你有没有良心了,打我打这样子还说这风凉话。”
  贺兰婷拿开我的手,然后拿着一块布,是她的手帕,按住了我伤口,还是冷脸看着我。

  不过,我貌似从她那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愧疚和心疼?
  很快我就消了这想法念头,她会对我愧疚?心疼?开什么玩笑。
  我有时候,对她来说,更像是她的一个小奴婢,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还要骂的响亮打的爽。
  我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椅背上,疼,而且眼睛一片黑,脑子晕乎乎的。
  贺兰婷帮我压着伤口,靠我靠得很近,她身上香味,让我闻着感觉舒服了一些。
  好吧,算她还有一点良心了。
  我微微张开眼睛,看看她,她的双手,按着手帕,帮我压着伤口,这时候,我才感觉到她像是一个女人,有着女人般的温柔,而看到她那个冷脸中,还带着一丝关心的眼神,我突然有种要恶作剧她的感觉。
  然后,我就假装的,双手一软,身子一软,头耷拉靠在了旁边,像是已经晕死的样子。
  贺兰婷见我晕过去,还是帮我按着伤口,然后说道:“别装了,喂!起来,别装了!”

  她一边喊我,一边用手拍打我的胸膛。
  我装的彻底。
  贺兰婷说道:“起来,别给我装死。”
  我想打算她靠过来的时候,偷偷亲她一下,即使她暴跳如雷,我也这么干。
  我看她能打我几次。
  然后,她为了测试我是不是装的,竟然从包中翻出打火机,打开打火机,用火苗烧我的手臂。

  我一横心,直接忍住了。
  那火苗触碰到我手臂上的时候,疼死了,但我忍着了。
  她看我这样,以为我真的晕了,急忙的发动了车子。
  干嘛?以为我死了,要抛尸吗。
  原本只是想恶作剧装晕了之后亲她一下,结果她开车往前走。
  然后,开了一段路,她刹车了,我眯着眼睛偷看,竟然到了一家诊所门口。

  然后她心急火燎的下车,跑进去了诊所里,对,的确是跑进了诊所里。
  不一会儿,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出来了,老医生。
  有些医生,退休之后自己开诊所,所谓的发挥余光,当然主要目的是为了赚钱。
  我这时候,只能继续装了,几个医生过来又是把脉又是听心跳的,然后他们问:“他是这么了。”
  贺兰婷说道:“我只用手机轻轻往他头上磕了一下,他就晕了过去了。”

  我靠贺兰婷,轻轻一磕,我就晕过去了?
  轻轻一磕,我**直接头部飙血?
  医生看着我的头,说道:“伤的不轻,晕过去了。你这磕得有些重。”
  贺兰婷说道:“是,我用力砸的,谁知道他那么不经打,都是血了。”

  医生说道:“小姑娘,两口子打架不要下那么重的手啊,会死人的。来来,把他先扛进去。”
  两个很有力气的小伙过来,背着我进去,放在了病床上。
  日期:2016-08-3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