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9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赤罗罗的马屁拍得那叫一个不要脸,可怎么说呢,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哪怕张文定心性再好,他终究也还是个人,不是神仙,对这种马屁虽然不是特别喜欢,可也不会讨厌。
  张县长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没有急着说话,因为他知道苗玉珊马上就会开口的。
  果然,苗玉珊就用力地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个稍显夸张的表情道:"不愧是老公丨安丨,董局长真是火眼金睛,一看一个准。我告诉你呀,老百姓对张县长的评价就八个字,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这个评价,张文定当然知道是苗玉珊信口开河的,但他自认为确确实实是干了不少实事的,这也是他最得意的地方。

  苗玉珊这个话,算是正中他的痒处,他心情相当舒畅,摆手道:"董局长,你别听苗总的。干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嘛
  董建设说:"听苗总一说,我都有些热血沸腾了。真希望能够在张县长的领导下,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唉,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张文定差点没被呛到,这姓董的也太不要脸了吧。昨天晚上还处处想显露他身为省城人的优越感呢,今天晚上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看来董局长的压力,真的很大啊。
  不过,董建设这么不顾脸面低三下四地讨好着,边上又有苗玉珊在帮腔,张文定也有自己的想法,便正式把话题切到了大家都想说的地方。

  张文定先是笑着客气了两句,紧接着就说董局长你在省城过得好好的,何出此言呢?这一下,董局长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董建设在雨虹区的靠山是区委组织部长曹亚余,他在市局,也是有靠山的,靠山就是前雨虹区公丨安丨分局局长,现在的白漳市公丨安丨局副局长萧章。
  当然了,董局长主要还是依靠着区委组织部长曹亚余,二人在警校的时候,关系非常好,只不过一个一直在当丨警丨察,另一个跳出公丨安丨系统了。
  这次,曹亚余找他去谈话,很明白地问他到底得罪谁了,市里有大佬点了他董局长的名字。老同学没说现在就要调整他的工作,但意思也透得非常明显,这次保不住他,只能帮他争取点时间,要他赶紧想办法。
  董建设当时就慌了,马上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掐头去尾地说了一些,重点突出了一位楚小姐,一位随江的姓张的相当年轻的副县长。
  曹亚余听了听情况,眉头就皱了皱,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就是给董建设指了条路——找那位随江来的张县长!
  这些情况,董建设自然不会说得多么详细,甚至他和曹亚余之间的关系,以及曹亚余对他说的话他都不可能完全讲出来。
  他只说被区委领导批评了,搞不好这次就要坐冷板凳了。
  张文定心说这个情况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坏啊。只是调整工作,还以为楚小姐会出动纪委呢。
  在官场中,整人的手段多种多样,调整工作可以算是最常见、并且杀伤力不错的一招了。当然了,比起出动纪委双规来,那就显得温柔多了。
  只不过,纪委并不是那么好动用的,而且一旦动用这个大杀器,那基本上双方也就是不死不休了。
  楚菲对董建设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了,但也正如张文定所预料的那样,她在外面闹的事情,并没有回家对她母亲讲,或者说是不敢讲给她母亲听。
  她对政治一向没兴趣,对做生意也没兴趣,她的兴趣就是画画,不过,就算是再没兴趣,她在那样的家庭长大,楚流苏当白漳市委书记的时候又极为强势,所以她多少总还是认识几个白漳市里的实权人物的——她妈的官比人家大,可她还得叫人家叔叔阿姨的嘛。
  当然了,在白漳的官场上,认识她而她也认识的叔叔阿姨实在是相当少。

  没办法,白漳这个省会城市只是地级市,并非副省级城市,市委书记是高配了省委常委的,可市长却是正厅级的,而市委常们则是副厅。
  级别相差太大,常委们与书记之间的配合,肯定跟别的地级市会有些区别的。
  有机会到楚流苏家里汇报工作,并且恰好楚菲在场,还要值得楚流苏让苏菲叫一声叔叔或者阿姨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楚菲倒是希望董建设被双规了才好,但她并不认识市纪委的书记,副书记就更不认识,更别提区纪委的人了。
  她倒是能够问到市纪委书记的电话,报上名号之后想必对方也会给她面子,可她既然不希望被母亲知道这个事情,当然就不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而且,找个不熟悉的人,对方先要确认她的身份,然后才会考虑怎么去帮她,而且会帮到什么程度也说不好,她肯定是受不了这个的。
  所以,她就打电话给了一个知道电话的市领导,自报了身份,然后就半是委屈半是怨气地说在酒店遇到雨虹区公丨安丨局的董局长,董局长对她......出言不逊!
  是的,楚小姐虽然为人有些小性子,但说话基本上还是属于那种以事实为依据的实诚人。

  在酒桌上,董建设一没对她动手,二没骂她,只是阻止了她带走杜秋英,所以她想把董建设说得可恶一点,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其实出言不逊这四个字,她在出口之时都是犹豫了一下的。
  那位市领导一听楚菲的话,也没问她想要什么结果,就给区委组织部长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区公丨安丨局是不是有这么个人,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同样没提什么要求,反而还赞扬了董建设几句,说董建设有冲劲有胆色,像这样出色的干部,组织上在使用的时候要给予一定的照顾,政法系统中也有相对安稳些的职务,不能总是让这种任劳任怨的好干部冲锋在危险的第一线。
  这个话听得区委组织部长曹亚余心惊肉跳,领导这是要把董建设从公丨安丨局调出来,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塞,而且还得安排个闲到蛋疼的位置上去。
  他不知道老同学怎么就把领导给得罪了,让领导这么指名道姓地。

  其实这种事情,交给区委政法委书记做是最好的,可他是组织部长,干部的调动,那也是他分内的事,而且,在雨虹区区委常委中,只有他才是打电话那位市领导的心腹,那么这个事情,自然要交给他了。
  曹部长是个很念旧情的人,在警校的时候和董建设关系最好,毕业分配二人天各一方,但他结婚、生孩子办酒的时候,董建设都亲自过去了的,而董建设结婚、生孩子,他同样也是亲自到场。后来他调到了白漳,二人的关系自然就更加亲近,别看他们俩一个是区领导,一个只是公丨安丨分局的副局长,但吃饭喝酒的时候,都还是以兄弟相称的。
  所以,尽管是领导吩咐下来的,曹部长顶着巨大的压力,也要帮兄弟争取一点时间,给兄弟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
  其实这还是楚菲一心只喜欢画画不太通人情世故的结果,这要随便换一个人,给那位市领导说的时候换个词语,不要说别的,只要一句话,自己被欺负了,那董建设的下场就凄惨了。

  这些具体的情况,董建设并不清楚,张文定自然就更不明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