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1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意识地,王国富就扭头往后看,一下子正和阳海波杀气腾腾的眼神撞在了一起,顿时王国富不由得觉得心脏一紧,膀胱处就有抑制不住的尿意往上涌动,这也不能怪我们王副局长胆小,实在是阳海波在北河区凶名太甚,开会时甚至出现过一名副区长被他当场骂昏过去的事情。王国富只不过是北河区公丨安丨分局的一名副局长,怎么能够扛得住阳海波的杀气。
  “阳……阳……阳阳书记,您怎怎怎么亲自来了!”王国富像是吃了一嘴巴炒冰一样,牙齿禁不住地碰地噶蹦蹦直响。
  “王国富,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纪律?还有没有法律法规?是哪个给你的权力,让你擅自出动jǐng力来抓人的?”阳海波紧盯着王国富一连串地喝问道  。
  “我……我……阳阳阳阳书记我我……”王国富被阳海波这一连串的喝问弄得心尖打颤腿肚子转筋脚脖子发软,要用手扶着门框才勉强站得住。
  阳红兵看着自家老爸一来就先逮着王国富一通臭骂,心中不由得也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知道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可能捅了大漏子,否则老爸不会这么匆匆忙忙的赶过来,更不会一出现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逮着王国富撒气——自己和王国富之间的关系,别人不知道,老爸阳海波还能不知道吗?
  虽然知道事情不妙,阳红兵也不能躲着不管,如果这次自己不帮着王国富说话,那么自己下次再办什么事情,老爸这帮手下可不会有什么人再听自己的调动的。
  “爸,”阳红兵上前对阳海波说道:“王局长是接到我们的报jǐng才赶过来的。天源矿务局这几个人约巴局长过来吃饭,我正好和巴局长在一起,就一同过来了。却不想天源矿务局这几个人不是玩意儿,和巴局长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还把我打成这样子。”
  阳红兵用手指着自己左眼窝子的那块被巴天明刚才打成的黑紫青让阳海波看,信口雌黄地诬陷这是被天源矿务局包飞扬他们几个打的。
  阳海波看着阳红兵眼窝子上那块黑紫青自然是心痛异常,阳红兵虽然打小混蛋,可是自己和老婆从来都没有舍得碰过他一指头,却不想今天竟然被天源矿务局的人揍成这样。可是纵然强势如阳海波,这个时候想得也不是怎么样为儿子阳红兵讨回公道,而是抬起脚狠狠地踹了阳红兵一脚,嘴里骂道:“天源矿务局的客人过来和巴天明谈公事,你凑过来做什么?挨打是你活该!”
  阳海波此时担心地不仅仅是北河碱业公司被罚款的四百万,更担心的是市环保局被省环保厅扣下的五百万环保技改资金,倘若这件事情真的被省环保厅那边做实了,就先别想着去应付省环保厅了,单单是市环保局对北河区这些企业的环保执法,就足以让北河区这些企业到他这个书记办公室里来哭娘!
  阳红兵第一次看到阳海波对自己如此暴怒,一时间也有点被吓到了,纵然被阳海波一脚踹了个踉跄,大腿骨生疼生疼的,他也不敢哼唧一声。
  阳海波看也没有看被他一脚踹到旁边的宝贝儿子,而是转身走进包间里,满面chūn风地笑着问道:“请问哪一位是天源矿务局的孟局长?”
  从王国富命令手下的jǐng察去拷人,到阳海波出现痛骂王国富踹退阳红兵,这也不过是三两分钟的事情,这么短时间内情况起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以孟德海的大脑一时间也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呆呆在站在一旁当一个看客。这时听阳海波问话,就连忙回答道:“我就是孟德海,请问你是哪位?”
  其实孟德海是认识阳海波的,以前见过面,只是当时他还是天源县zhèngfǔ的一个小科长,阳海波自然不会记得他,所以这个时候孟德海干脆自己也装糊涂,好似不认识阳海波是谁一样。
  “孟局长你好,我是北河区阳海波。”阳海波伸出手来,热情地和孟德海相握。不管怎么说,天源矿务局也是正处级单位,孟德海这个局长级别和他这个北河区区委书记也是平起平坐的。
  “啊,你就是阳书记啊?你好你好!”孟德海这才装出刚认出阳海波的样子,和阳海波热情的握手。
  “孟局长,上次我到省里开会的时候,你们天源市严明市长还跟我谈起过你,说你是他的得力干将呢  !”阳海波呵呵地笑道,“你到天阳市来,怎么不跟我打一个招呼呢?咱们天阳天源本是一家嘛!”
  说到这里,阳海波又问道:“孟局长,你们矿务局旧河煤矿有一位包飞扬包矿长,听说他这次和你一起来了?”一边说着,阳海波的目光一边用目光在包飞扬和丰凯歌两人脸上梭巡,猜想哪一位才是他这次过来的正主儿包飞扬。
  听到阳海波竟然主动提起了包飞扬,孟德海不由得心中一怔,暗道今天这情况也太诡异了吧?阳红兵就是因为包飞扬得罪了他,才让北河区环保局对方庄煤矿发难的。阳海波作为阳红兵的父亲,过来不替阳红兵撑腰,却先踹了阳红兵一脚,这又主动地问包飞扬是谁,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钟市长一直说包飞扬是他的福将,难道说这一次包飞扬的福将天赋又发挥了作用,把这局面要给彻底扭转过来不成?

  “呵呵,阳书记,这位就是我们矿务局旧河煤矿的包飞扬同志,”孟德海伸手把包飞扬拉过来,笑着向阳海波做介绍。
  “你就是包飞扬包矿长啊?哈哈,如果不是孟局长给我介绍,还真看不出来,还真是年轻啊!”阳海波拉着包飞扬的手,亲切地问道:“还不到三十岁吧?”
  我有那么老吗?什么眼神!
  包飞扬心中腹诽着,嘴里微笑着回答道:“刚满二十岁。”
  “哦?是吗?比我家红兵小八岁呢!”阳海波眉毛挑了一挑,他本来以为包飞扬是长着一张娃娃脸看着面嫩,却不想包飞扬是真格年轻,才刚二十岁。才刚满二十岁,就成为正科级的干部,这不能不让阳海波大感惊讶,看来这个包飞扬果然是有点来历的,怨不得能在省环保厅那边搬到救兵呢!
  心中一边感叹着,阳海波一边对孟德海感叹地说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当初我二十岁的时候,还是一个刚进部队啥都不懂的生兵蛋子呢!”
  见阳海波赶到了这里,又是这番做派,包飞扬哪里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啊?面对阳海波的夸奖,包飞扬一脸平静地说道:“阳书记,后生可畏这四个字我可不敢当。要说可畏呢,”他一直正站在一旁捂脸揉腿的阳红兵:“还是这位阳乡长可畏!”
  说着包飞扬就又伸手从内兜把索尼随身听拿了出来,一按按键,里面立刻传出阳红兵的声音:“饶他妈的X,孟德海,今天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你立马把包飞扬这个小王八蛋的矿长职务撤掉,那么方庄煤矿的事情还有商量。第二,你回去让方庄煤矿准备好两百万,做好停产的措施,那么你就可以继续护着这个小王八蛋了……”

  听到宝贝儿子阳红兵的声音,嗡的一声,阳海波脑子顿时就乱了,感觉是像被谁狠狠打了一拳似的。他完全没有想到他的宝贝儿子竟然办下这样的傻事,把本应该在桌子底下说的事情摆到台面上来不说,还让包飞扬录了音,留下了证据,这下可就棘手了呢!他这边倘若不处理,让包飞扬再往上捅,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乱子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