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1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阳红兵却高高地扬起了头,看也不看包飞扬,冷哼了一声,扭头对孟德海说道:“孟局长,我今天答应过来吃饭,一个是看老上级张县长的面子,另外一个也是想和孟局长你叙叙旧。至于说其他闲杂人等,你还是把他们先赶出去,不要让他们在场影响我们喝酒的情绪。”
  “对啊!”巴局长在一旁帮腔道“孟局长,即使在我们天阳市,红兵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见的。今天他肯答应过来,是给老张和你的面子。你可不能什么臭鱼烂虾都带到他跟前啊!”
  孟德海没有想到,阳红兵一开始就表现的这么激烈,直接要他把包飞扬赶出去。如果是其他人,或者他就捏着鼻子认了。但是包飞扬可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为他为商山峦为钟严明立下了汗马功劳。他这次带包飞扬过来向阳红兵赔礼道歉,也是有一个限度的,可不是就这样任包飞扬被阳红兵和巴局长侮辱,连臭鱼烂虾就骂上了,这可是远远超过了孟德海的心理底线。
  “阳乡长,有话好说嘛!”即使这样,孟德海还是压着心头的火气,说道:“包矿长还年轻,有很多事情不懂,可能有些地方得罪了你。今天我带他过来,是真心实意地向你来道歉的。希望阳乡长你大人大量,高抬贵手饶他一马!”
  见孟德海这个时候还护着包飞扬,阳红兵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拍着桌子咆哮道:“饶他妈的x,孟德海,今天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你立马把包飞扬这个小王八蛋的矿长职务撤掉,那么方庄煤矿的事情还有商量。第二,你回去让方庄煤矿准备好两百万,做好停产的措施,那么你就可以继续护着这个小王八蛋了……”
  阳红兵这边话还没有说完,包飞扬已经抓起桌上的一杯茶哗地一下泼到他的大脸上,嘴里骂道:“阳红兵,你奶奶的是吃屎长大的?只会满嘴喷粪,不会说人话了?”

  阳红兵没有想到,包飞扬竟然敢拿茶水泼他,也幸亏这杯茶倒一段时间,这时候温度不是很烫,即使这样,阳红兵还是被泼了满脸,看着跟落汤鸡似的,茶水顺着脸庞流下来往领子口里灌,把贴身穿的保暖内衣弄得**的。
  其他人都没有想到,包飞扬也是说翻脸就翻脸的主儿,竟然会抓起茶杯泼阳红兵一脸,一时间包括张副县长、巴局长和孟德海的大脑都出现了短短几秒钟空白,呆呆地看着杀气腾腾地包飞扬和满脸**如落汤鸡一样的阳红兵。
  阳红兵没有想到能够在天阳市自家的地盘上遭到包飞扬的袭击,大脑空白了几秒钟,旋即就反应了过来,暴跳如雷地指着包飞扬骂道:“小王八蛋,敢在天阳市冲老子动手,你的狗胆还真够肥的,今天老子如果让你这个小王八蛋长长记xìng,老子的阳字倒着写!”
  一边说着,阳红兵一边挥拳就向包飞扬打去。
  在包飞扬眼里,阳红兵这一拳就像是小孩子的把戏,他只要轻轻地一卸力,就可以当场让阳红兵摔个狗吃屎。
  却不想这个时候,孟德海也反应了过来,看见阳红兵冲包飞扬动手,生怕包飞扬吃亏,上前一把抱住阳红兵,嘴里喊道:“阳乡长,消消气,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一边说着,孟德海一边冲包飞扬使眼sè,让他赶紧溜走。毕竟这里是天阳市,阳红兵的老爹阳海波是北河区的一把手,这里是阳红兵的主场,包飞扬在这里和阳红兵发生冲突,肯定占不了便宜。
  包飞扬看见孟德海死命地抱着阳红兵,还使眼sè暗示自己快走,心中也非常感动。到底是自己的老领导,纵使自己这时候破坏了孟德海实现安排的部署,不仅仅是“尥”了“蹶子”,而且还拿茶水泼了阳红兵一脸,直接把“会谈”的气氛给破坏了。孟德海这个时候不追求自己破坏“会谈”的责任,不去考虑北河区环保局给方庄煤矿下的两百万罚款单该怎么办,首先想到的是让自己快走  。这份情让包飞扬不能不感动。

  不过呢,包飞扬这个时候肯定不会走,纵使这里是阳红兵的主场,是阳红兵的地盘,包飞扬也无所畏惧。他是有足够的把握,这个时候才敢对阳红兵动手,倘若没有把握就胡乱动手,那他包飞扬跟一个蛮子又有什么区别。
  这个时候巴局长也反应了过来,看到孟德海死命的抱着包飞扬,还冲包飞扬使眼sè。那里还不知道孟德海的意思?
  包飞扬啊包飞扬。你这个小王八蛋,揍了阳老板的公子还想溜走,哪里有这等好事?今天这里可是天阳市,倘若真的让你这个小王八蛋撒完泼就这样溜走。且不说别人怎么想。单单是俺老巴。今后就再也没脸去见阳老板了!
  想到这里,巴局长就大喝一声:“小王八蛋,也不看看这里是啥地方。敢对红兵老弟撒野,你不想活了是?”
  嘴里说着话,巴局长就跟一个泼皮无赖一样挥拳向包飞扬打去。对巴局长来说,刚才包飞扬端茶杯泼阳红兵的时候自己没有阻拦住,就是一个严重的失职,这个时候必须加倍表现,才能够保住自己在阳红兵心目中的位置,所以这个时候根本顾不得自己是什么北河区的环保局局长的领导干部身份,只把自己当做阳红兵的一个打手用,只要阳红兵能够高兴,自己党员干部的形象又算得了什么?
  孟德海看见包飞扬站在原地不动,巴局长这个时侯又冲出来对包飞扬动手,心中更是焦急,可是他这个时候又抱着阳红兵不能松手,那样包飞扬被两个人缠着,就更难走脱了,情急之下就冲包飞扬大声呵斥道:“包飞扬,你还不给我快滚出去,还嫌你自己闯的祸不够多吗?”。
  包飞扬轻轻一侧身,让过巴局长挥过来的一拳,脚尖极其隐蔽地往巴局长的小腿外侧一碰,巴局长只觉得小腿一麻,身子歪歪斜斜地冲阳红兵冲了过去,只听砰地一声,一拳正打到阳红兵的眼窝子上,阳红兵的左眼窝子立刻变得黑紫青的一大片,如果再在右眼窝子来上一拳,绝对可以去动物园找一只母熊猫亲热了。

  “哎哟,”阳红兵被孟德海死命地抱着,根本闪不开身,眼睁睁看着巴局长这一老拳结结实实地打在自己左眼窝上,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嘴里骂道:“巴天明,你往哪儿打呢?你他妈的眼睛长到屁股沟子了里去了?”
  巴天明看着阳红兵黑紫青的眼窝子,脸sè被吓得惨白。他呼哧呼哧喘了两口粗气,这才想起来刚才似乎自己的小腿被包飞扬的脚碰了一下,然后小腿一麻,自己就歪歪斜斜地冲向阳红兵,这一拳才结结实实地打到阳红兵眼窝子上。
  可是巴天明知道这个时候解释也没有用处,包飞扬动作那么隐蔽,连自己这个当事人当时都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就更不可能注意到了。自己这一拳让阳红兵破了相,以阳红兵睚眦必报的xìng格,能够不记恨自己吗?自己这老一拳,怕是彻底把自己打出阳公子的小圈子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