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3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带秘书上任确实不是多见的事情。有人关注这一点,好奇这一点也是正常的事。但陈杰这么迫不及待地就跟他提这件事,还是让梁健有些意外。
  梁健看了陈杰一眼,回答:“他在永州那边还有些事没处理完,多留几天。”
  陈杰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其实,我能理解你这种行为。太和市问题已经放任太久了,一次两次的雷霆行动根本不能够彻底清除的。你不放心这边的人也是情理之中。”
  梁健诧异地看着陈杰,这人还真是奇怪。他和他两人才第一次见面,陈杰竟然就这么‘掏心掏肺’地跟他说这些话,这是单纯呢?还是只是想来膈应他一下。
  梁健看着陈杰的神情,觉得可能前者多一些。只是,单纯是好事。但在这样的环境中,未必是好事。
  梁健想到今后要和这样一个单纯的人共事,心里忽然有些不知道该是喜还是忧的复杂情绪。

  和娄江源倒是有过两次接触了,给梁健的感觉,他是一个比较干脆和有想法的人,往往这样的人,都会在性格上有些傲气,偏向强势。不过,总体来说,通过这两次接触,梁建对他的感觉还不算差。
  饭局到差不多的时候,副部长和胡小英站了起来说有事要先走,在席的太和市市委宣传部部长也一起走了。
  他们走后,梁健他们又坐了一会后,也准备离开。走的时候,梁健忽然想起刚才高速公路上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与其自己去了解,不如先问一问娄江源,他虽不是太和市的人,但在太和市也有几年了。虽任职市长才有一年,但对于这件事情,肯定是有所了解的。
  上车的时候,梁健拦住娄江源,问:“娄市长介意我跟你坐一辆车吗?我有事想跟你了解一下。”
  娄江源看了他一眼,点头。
  上了车,梁健还没说话,娄江源就先开口说道:“梁书记想问的是娄山煤矿的事情吧?”
  “是的。”梁健有些意外。娄江源笑了一下,说:“之前你们在高速上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让你们受惊了。”
  梁健摆了摆手说:“这不是重点。我想跟你了解的是娄山煤矿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你既然已经听说了今天的事情,那你应该也知道了,我们还有一辆车在那些人手里。”
  娄江源叹了一声,神色有些凝重,还有些无能为力的懊恼。梁健忽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果然,娄江源说道:“梁书记,你要是相信我,这件事,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搬车子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怕你笑话,我自己的车还有一辆在他们手里。”
  梁健一听,惊讶无比。但看娄江源神色,不似作假。他问:“具体是怎么一个来龙去脉,你能跟我说说吗?”
  娄江源看了他一眼,说:“说来话长。你要是真想了解清楚的话,我那边有详细的记录和资料,回头我让人给你送到办公室,你一看就清楚了。不过,要是我,我不会去管这件事。这次搬走的车子也是省里的车子,他们自会处理。这件事,省里比我们更清楚,心里更有数。”
  听娄江源这么一说,梁健突然就想起了,之前在高速路上,闫部长在车里问他“如果条件不允许怎么办”,他还记得,他当时是这么说的:我认为既然我们允诺了,那么总是要想办法去做到。一个政府如果都不能遵守我们的承诺,那么又怎么让百姓来拥戴我们,信任我们。
  当时他这句话说完后,闫部长只是笑了笑,没说话。过了一会后,他又问了梁健一个问题。他问:在你看来,一个城市的发展,什么最重要。
  梁健回答的是:这个很难一概而论,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
  闫部长又笑了笑,没再问下去。
  可此时被娄江源这么一说,梁健再回味起来,终于觉出了一些不对。他想,当时闫部长对他的回答肯定是不满意的。闫部长想听到的,一个城市的发展,什么最重要?经济最重要,这才是他要的回答。至于前面的那个问题,答案或许是拖。能拖就拖,只要经济在那里,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真的值得吗?
  梁健回过神,再看向娄江源时,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探一探娄江源对于这件事最真实,或者说最初的想法。刚才看他的神情,那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应该他也曾为此努力过吧。
  他问:“今天在高速上,那些拦车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你清楚吗?”
  “嗯。”娄江源点头:“他们都是娄山煤矿附近几个村的村民。”接下去,没等梁健问,他就自己说了起……

  娄山煤矿所在的地方,就叫娄山。娄山位于娄江的北侧,在满是高原地貌的太和市中,曾是一片桃源。娄山是难得的丘陵地貌,有山有水,风景秀丽。所以,当时发现煤矿后,立即就有人提出要开采。但是当时的太和市市委书记考虑到环境和当地居民的意愿,就压了下来。只是后来,太和市经济下滑后,当时的市委书记又调走了,娄山煤矿集团就成立了。当时开采前,和娄山的村民签合同时,有不少村民是拒绝的。太和市的人都清楚,凡是在煤矿集团边上,那生活环境将会直线下降,同时因为常年受到粉尘的影响,身体健康也会受影响。所以当时在签合同时,还有不少村民联名上书反对过。但是娄山煤矿集团的背景比较强大,加上当时娄山煤矿集团允诺的条件十分优厚,渐渐的,村民就都同意了。集团成立,煤矿开始投入生产,可是集团和政府允诺下的条件却迟迟没有兑现。在这一次,娄山村民上高速拦截梁健之前,他们已经闹过很多次了。只不过,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所以梁健今天看到的那些村民,十分训练有素,他们也是有经验了。

  据娄江源说,太和市政府的车已经搬走三辆了,省里的车也已经有两辆车被抬走了。这些车其实他们抬回去也没什么用,就算当二手车卖,也没人敢接手。娄江源上位后,曾花了十万块钱买回了一辆车,可是买回来的当下,娄江源就被省里叫了过去,批评了一顿。为什么?因为,一旦有了这个开头,事情就会很难控制。省里有这样的顾虑也可以理解,只是梁健不明白,为什么娄山煤矿的事情迟迟不能解决。

  梁健问娄江源:“如果不能关闭娄山煤矿,那么为什么不尝试兑现承诺?就算一下子没办法完全兑现,起码可以一点一点来。总要给村民一个态度,先安抚他们的情绪。”
  娄江源摆了摆手,说:“你今天刚上任不清楚太和市政府的情况。太和市的财政完全是一塌糊涂的状态,很多都是一笔糊涂账,根本算不清。总之就是两个字,没钱。娄山煤矿的事情,没有钱根本没办法解决。”
  “不对啊,娄山煤矿的事情,为什么要政府出钱,不是应该娄山煤矿出钱吗?”梁健疑问。
  娄江源苦笑了一下,说:“按照当初的合同,赔偿的钱娄山煤矿早就出了,只不过这部分钱早就没了。”
  日期:2016-01-30 08: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