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9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苗玉珊当然听得懂他这个话是在问董建设为什么不赶紧去找他的靠山,张某人是随江的干部,在白漳又没什么关系,就算是想帮忙,也帮不上啊。况且,他们仅仅就只是昨天才认识喝了一次酒,根本就没什么交情,就算帮得上忙,又凭什么帮呢?
  就如同张文定刚才所强调地那句,我又不是他领导。
  混官场的,遇到这种事了,赶紧找自己的领导才是正经,病急乱投医是要不得的。
  张文定说得直接,苗玉珊也同样很直接:“区委找他谈话的,就是他的领导!”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情不自禁咂了一下嘴皮子,看来董建设这次真的是太倒霉了,居然是他的领导亲自找他谈话,看来他也是走途无路才想到找自己的,毕竟昨天晚上自己表现得太强悍了。
  既然起因是昨天晚上得罪了那个女人,而另一个不怕得罪那个女人的男人,貌似也勉强能够算是同一战线的,只要有一线机会,那就得试试啊。
  张文定能够理解董建设的想法,但却不明白苗玉珊怎么就肯帮着那位董局长递话呢?
  看昨天晚上酒桌上的情形,貌似苗玉珊和董建设之间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而且好像并不怎么看得起董建设啊。
  这么想着,他就随口说道:“董局长对苗总真是推心置腹啊。”
  他这个话,就只差明说你怎么会这么热情帮他递话呢?
  苗玉珊可没他说的那么隐晦,直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是因为我妹妹引起的,我总要尽一份力。张县长,就当是我请你吃个饭,见个面。你是要有事,随时可以走......”
  按说这个话是说得比较不礼貌的,可张文定听得却是相当感慨。
  还真是没有看出来,这个苗玉珊为人居然还有几分义气。看来,人果然是复杂的,不能因为第一印象就简单地归类啊。
  不知道是哪根神经被苗玉珊刚才所透出的义气打动了,张文定想了想道:“我现在有事,看晚上有没有空吧......”
  这个话,基本上就算是答应下来了。
  张文定是确实有事,可苗玉珊则理解成了张文定是想通过一个下午的时间好好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晚上见面之后说话也才有针对性。
  说实在的,张文定接过这个电话也就直接把这事儿抛到脑后了,他在白漳市里一个大人物都不认识,哪有心思去管董建设的闲事?
  答应下来,也只不过是给苗玉珊面子去见一见那个董建设,最多也只是从董建设嘴里套点话,看看董局长的面临的局面到底有多难,他自己也好有个准备——楚菲既然已经对董建设出手了,那么肯定也会对他张文定出手的。

  近距离地了解一下对手的行事风格,是很有必要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中午的酒桌上,娄副厅长带上了财政厅的两位处级干部,都是酒量不俗之人。郑举虽然知道张文定酒量大,却也不敢真让张文定喝太多,勇敢地冲锋陷阵,等到酒席散场,差不多都要倒下了。
  郑举喝多了,张文定喝得也有不少,只不过还不能说醉,但开车是开不了的,还好带了司机。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张文定正在酒店休息,苗玉珊又打来了电话,张文定躺在床上含糊了几句,叫他们五点钟上这边来。他不想跑到别的地方去,倒不是什么主场不主场的,而是想多睡会儿。
  对于张文定这个要求,苗玉珊当然不会拒绝。
  现在是她和董建设有求于张文定,当然会就着张文定的安排了。
  苗玉珊和董建设是一起来的,他们四点半就到了酒店。但直到四点五十五分,才给张文定打电话。

  这样既显得守时,又表露出了心里的焦急之情。这种技巧的拿捏,苗玉珊是没问题的。
  张文定接到电话,倒是没有责怪她提前了五分钟的意思,很快起床洗漱,也没叫郑举,一个人就去了楼下餐厅。
  苗玉珊和董建设二人已经点好了菜,只不过没有叫服务员现在就端上来,见到张文定到来,赶紧站起身。
  苗玉珊当先伸出手,脸上看不出什么慌乱的样子,带着习惯性的微笑打了招呼。随后董建设也跟张文定握手打招呼,脸上虽然挤出了点笑容来,可还是掩不住那沉重焦急的愁绪。
  张文定只是和董建设很正常地握手,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热情或者冷淡来,仿佛没看到董局长脸色的不正常似的。
  落座之后,服务员便开始上酒菜。

  董建设虽然心中焦急,却也不能一开口就直接求人相助。还好苗玉珊很会说话,总算是没让这酒桌上的气氛太过冷淡。
  不过,这次见面,主要目的就是谈事情,喝酒吃饭都是次要的。
  所以,几杯酒下肚,董建设就有点等不起了,主动提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张县长,昨天晚上要不是你仗义执言,我就要出洋相了…..."
  苗玉珊也在一旁附和着道:"我和我妹妹都非常感谢张县长和董局长,昨天晚上真是多亏你们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会怎么样。现在想起来都后怕,来势汹汹的,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听这话的意思,董建设和苗玉珊还不能确定楚菲的具体身份,想从张文定这儿来探探底子了。
  对二人这个话,张文定自然不会当真,只不过既然他人已经来了,话也说到这个头上来了,他再装痴下去就没意恩了。
  所以,他笑着道:"二位这么说可就太抬举我了,昨天那种情形,我身为随江的干部,就算是天大的压力,也要麻着胆子迎难而上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酒壮怂人胆嘛。"
  张文定没有明确点出楚菲地身份,只用天大的压力来形容,更是强调了他是随江的干部,就算在白漳惹个把人,回到随江,别人也拿他没办法。
  这个话仿佛是在说他不怕楚菲,但也不愿意和她斗得太厉害,又仿佛在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是因为酒喝多了胆子才壮起来的,而且对方过来欺负的是随江人,他身为随江的干部,有义务出面!
  不管是内心的责任感,还是赶着鸭子上架,反正不是正常思维状态下的正常反应。

  对张文定这个貌似很掏心窝子实际上却滑不溜手的话,董建设别提有多郁闷了,情不自禁地就拿眼睛去瞟苗玉珊。他觉得苗玉珊跟张县长关系应该是很不错的,希望苗玉珊能够帮他说说话。
  苗玉珊就笑着道:"张县长太谦虚了,咱们随江人谁不知道张县长仗义?好久以前就听说过,只有别人想不到的事,没有张县长办不到的事。董局长,你知道在随江,张县长工作过的地方,那些老百姓是怎么评价他的吗?"
  董建设马上接口道:"哦?这个,苗总你可就考住我了呀。我总共就去过随江两次,都是来去匆匆的。不过,我试着猜一猜吧,昨天晚上有幸亲眼目睹张县长的风采,我就相信,张县长绝对是一心为民的好领导。"
  日期:2016-11-19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