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8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被这眼神盯得相当不舒服,等到楚菲几个人离开之后,他脑子里突然冒出句话来: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
  他倒不是后悔,只是觉得今天这事儿太荒唐了。
  楚菲过来本是找杜秋英的麻烦的,可乱七八糟地一番交谈之后,楚小姐最终却记恨上了他,他都快忍不住就想跑出去拉住楚菲说一声:楼主你歪楼了啊。
  不过,不管歪不歪楼,刚才的事情如果能够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不是他不冷静,而是因为他这时候太冷静,得失都考虑好了。

  与张文定一样心中不舒服的还有董建设。
  刚才董建设表现得确实很威武,可等对方走了之后,他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似乎自己刚才对那两个女人的判断不是很准确啊。
  楚菲走之前的话,董局长认为那只是自找台阶的场面话,可总是有点心结,市公丨安丨局也好,雨虹区委也罢,对他来说,压力都相当大哇。如果那女人真的有通天的关系,市局随便寻个理由,停他的职那是相当容易的;区委就不用说了,领导一句话,直接调整他的工作那都算是给他留了条活路了。
  当然了,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董建设脑子里微微一闪,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还是那句话,董局长没有从楚菲身上看到一点背景强大的影子,能够闪现这个念头,还是因为他身为公丨安丨局领导的机警习惯。

  杜秋英的表情有点点痴,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反应过来的样子。
  苗玉珊则端起了酒杯,对张文定和董建设等人表达了谢意。
  一起喝了杯酒之后,董建设就问了起来:“秋英,刚才那个是什么人啊?”
  杜秋英迟疑了一下,摇摇头道:“不清楚,我都不认识,我还莫名其妙呢。”
  “杜总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杨弃长插了一句话。
  苗玉珊是苗总,杜秋英自然就是杜总了,但至于是什么公司的老总,那杨弃长和张文定就不知道了。
  杜秋英这次没迟疑了,很干脆地摇头否认了。
  否认之后,她就邀请几位晚上一起去唱歌。这么多人一起,有男有女的,唱歌这个活动是相当合适的。

  董建设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了,吃饭的时候毕竟还是比较正式一点,到了KTV包厢里嘛,唱唱歌跳跳舞,就有机会搂搂抱抱了。
  如董建设所愿,在KTV包厢里,杜秋英主动邀请他跳舞了。
  这个举动,对董建设来说,是前所未有的福利待遇。
  他偶尔拥抱一下杜秋英的时候,总是想办法把时间拉长一点,却拉不长,但没想到,今天晚上他只是表示出了一点威武雄壮的男子气概,杜秋英居然就主动请他跳舞,让他抱了这么长的时间。若是他当时在饭桌上表现得更强硬一点,恐怕这女人今天晚上会直接投怀送抱了吧?
  董建设兴奋的时候,张文定的心情却非常平静。
  徐莹给他打了电话,可他这时候也不好一个人提前退场,便就在这儿继续唱歌了。苗玉珊对他还是那么热情,不仅仅主动邀请他情歌对唱,在跳舞的时候,更是贴得他特别近,闹得张文定都有点心猿意马了。
  “你是今天到白漳的吗?”苗玉珊吐气如兰,嘴唇只差挨着张文定的耳根子轻声道。

  “嗯,刚到你就打电话来了。”张文定答道。
  “那还没住下吧?”苗玉珊问了一句,不等张文定回答,便又继续道,“要不就住我那儿吧。”
  这个话挑逗的味道相当浓。
  张文定不太敢确定她是想说去她酒店住呢,还是去她家里住,看着她在暧昧灯光下闪闪发亮的眼睛,他忍不住就要点头答应,可还是抵住了诱惑,道:“不用那么麻烦,已经安排好了,明天还有事情,你那边有点远。”
  话出口,张文定就在心里暗叹了一声,自己怎么就向她解释了这么多呢?是不是怕直接拒绝之后她心里不舒服?怎么会下意识地考虑她的感受呢?
  啧,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啊,自己和她以前明明有仇来着,可现在,居然考虑起了她的感受来。怪不得她在哪儿都能够混得很好呢,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有手段,所谓润物细无声,便是如此吧。

  苗玉珊也不坚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又把嘴凑到他耳朵边上,轻声道:“那等你有空了,就去我那儿。”
  张文定听到她这么说,心里轻轻一颤,感觉到她的嘴唇似乎还碰到了自己的耳垂,但却又不敢确定。这时候,董建设和杜秋英对唱的歌刚好结束,二人挨在一起的身子便分开了。
  散场的时候,已是夜里十一点半。
  张文定没有跟着苗玉珊两姐妹走,也没有回酒店,而是给徐莹打了个电话,便让车送自己到了徐莹住的小区外,在路边下车,吩咐了秘书司机一句,便摆手让他们回酒店了。
  和徐莹虽然不是久别,但二人的情意还是那么饱满,一场大战之后,丝毫都不显疲惫,相拥着说话,才说了没十分钟,张文定就走了两次神。
  徐莹觉得奇怪,问:“你怎么了?”
  张文定眨眨眼,反问道:“你觉得我是不是越来越势利眼了?”
  徐莹更加不解,道:“怎么这么说?”
  张文定道:“跟你说个事情,我今天晚上把省委组织部楚部长的女儿给得罪了,得罪得......比较严重。”
  徐莹就更糊涂了,一下子就连着好几个问题:“为什么呀?你认识楚部长的女儿?不对呀,你认识她干嘛还得罪她?你敢得罪她,勉强只能说明你有胆色,怎么会越来越势利?到底怎么回事?”
  张文定没有给她细说今天饭桌上的事情,也不想在她面前说起苗玉珊,因为她很不喜欢苗玉珊。
  他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道:“以前见过一面,当时她非常不给武云面子,所以,今天我也不给她面子。”
  徐莹沉默了好几秒,然后叹了一声:“你成熟了!”
  张文定苦涩一笑,道:“我其实不想成熟,不过在安青这么长时间,我算是明白了,不成熟,什么事都做不成......”

  徐莹看着他,忽然问道:“要结婚了?”
  张文定躲开目光,好一会儿,才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出来。
  财政厅,张文定赶到地方的时候,发现娄玉青办公室一个等着汇报工作的同志都没有。
  不知道是今天确实没事,还是娄厅长在财政厅地位不高,又或者是娄厅长把所有前来汇报工作的人都打发走了,专门等着他张文定呢?
  按说,就算他张文定是常务副省长武贤齐的准妹夫,但娄玉青堂堂实职副厅也不至于为了接见他一个区区副处而把所有人都赶走。再说了,有一些人呆在办公室外间等着,然后他张文定一到之后,就马上接见他,不更能显示出对他的重视了吗?
  昨天就打电话预约了的,今天到这儿来却是这么冷冷清清的场面,张文定有点摸不准娄玉青这是玩的哪一出,心想这省里的领导跟下面的领导行事风格还是有很大区别啊。

  场面虽然冷清,可娄玉青却是相当热情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