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议室里静极了,但人们内心却是波澜不断。刚刚这些消息,随便拿出一个都是大块头,都够人们吃一惊了,而偏偏却是接踵而至,怎能不让人惊掉下巴?
  众人没想到,楚天齐刚刚到任开发区一个月,给开发区的特权就跟着到来了,尤其第一条更是和大家息息相关。开发区主任位置还没坐热,紧跟着中小企业局筹备处主任头衔,又落到了楚天齐头上。那份决定上还要求筹备处尽快做出编制,确岗定人,这不就相当于把中小企业局人事大权全给楚天齐了吗?县里这是怎么了?难道县委书记与楚天齐不和是假的?
  好多人在羡慕楚天齐的同时,也在疑惑县里的做法,同时更多的是庆幸。庆幸没有和楚天齐做对,没有轻易去捋虎须,心里坦然无比。心里一放松,人们忽然意识到,有的人恐怕就没那么好过了,不由得把目光投了过去。
  感受着人们异样甚至讥笑的目光,韩文和庞大海只觉得心中百抓挠心,烦乱不已。一直以为没有评选先进,是抓*住了楚天齐把柄,两人便以此大肆对楚天齐攻击,还堂而皇之的以言语拉拢众人,想把楚天齐置于众人的对立面。眼看着楚天齐没有招架之力,眼看着王文祥频频点头,二人自得不已,激动无比。
  于是,韩、庞二人更是肆无忌惮,不停的影射楚天齐腐败无能,不停得给王文祥摆功邀好。自以为掌握了主动权,二人暂时都忘记了另一项任务,攻击楚天齐强调签票和请假的事。只到接收到了王文祥不停的使眼色,二人才把话题引到了报票与请假签字的事上。可是刚开个头,徐敏霞就来了,就宣布了对于二人不吝于当头棒喝的消息。
  感受着大家眼中的讥笑和嘲讽,韩文和庞大海浑身无力,大脑一片空白,把求助的目光投到了主席台上。
  过了足有二十多分钟,楚天齐回到了会议室。
  看到走进屋子的楚主任,刚才还交头接耳的人们,立刻停止了“交流”。全都正襟危坐,目视前方,气氛瞬时严肃起来,要比会议被打断前严肃的多。
  楚天齐目光先是在全场扫视一番,接着在某些人身上稍作停留后,收了回来。他把目光投向方宇,冲方宇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方宇会意,对着话筒说:“会议继续进行,请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楚天齐同志做指示。”
  “哗”,掌声雷动,热烈异常,和一个多小时前有天壤之别。楚天齐双手掌心向下,压了几压,掌声才停了下来。
  “同志们,刚才会议因故中断,我接着讲。”楚天齐轻咳了两声,开腔了,“我还是那句话,对于过去四年我暂不做评论,但我们必须要从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嘛!对于开发区的何去何从,大家比较关心,也听说了多种版本。在这里不妨告诉大家,明年是开发区最关键一年,事关开发区的生存和发展。到明年年底,开发区究竟能够升格保留,还是撤消解散,将见分晓。”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了下来,目光再次投向会场的人们。

  虽然关于开发区撤消的传言尘嚣甚上,但当听到楚天齐真正说出来的时候,众人还是感到内心震动不已。同时,深深的危机感袭上大家心头,人们内心都沉重了好多,对自己的前途与命运充满了担忧。
  “开发区保留或撤消,看似由市里决断,其实主动权完全在我们手里,主要是看我们做的怎么样。刚才,我已经就下一步设想和明年工作做了安排,如果明年能够按计划完成任务,那么开发区升格和保留肯定不成问题。”说到这里,楚天齐声音增大了分贝,“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声音很弱。
  “有没有?”
  “有。”声音参差不齐。
  “再说一遍,有没有?”
  “有。”这次声音干脆响亮。
  楚天齐露出了笑容:“好,回答的很好。我们就是要有这个信心,就是要有这个勇气。明年年底,不,我纠正一下,元旦已过,应该是今年年底。准确的说,是今年十月底的时候,就要确定玉赤县开发区保留与否。有的同志会有疑问,既然开发区前途不定,做出好几年工作计划岂不是多此一举?我来回答这个疑问,我之所以这么做,因为我有信心,我敢保证玉赤县开发区一定能够保留。”
  “哗”,掌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讲话。
  掌声过后,楚天齐面色严肃:“同志们,我们就是要对自己有信心。当然,光靠信心,光凭我一个人或是领导班子几个人,是无法完成的。这些设想要想变成现实,必须要大家共同努力、共克时艰。以我们的现状来看,要想实现目标很难。但只要我们心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并结合科学的工作方法,目标一定能实现。我就来给大家剖析一下,实现目标的途径和方法……”
  众人已经完全被楚天齐深入浅出的讲解,被他有理有据的剖析,深深吸引了。好多人都在全神贯注的听着,同时快速在本子上记下要点。
  有的人没拿今天会议当回事,只带着耳朵来应付,现在着了急。才慌忙和旁边有本子的人要过几张纸,在对方停下记录的时候,又抢过笔写下要点。很快,合作的人们形成了默契,当先记录之人写完后马上把笔放到桌上,另一个人再迅速捡起,进行记录。

  看着短时间内人们情绪的变化,楚天齐嘴角迅速闪过一丝笑容,同时又增添了几分信心,讲解起来更加激情澎湃。
  其实,楚天齐的讲解,王文祥也听进去了不少,对方提出的好多方法,他也比较认同。此时,他注意到了众人专注的神情,注意到了会议室内气氛的变化。他不得不佩服,这小子有一套,同时心里也是醋意十足,妒忌楚天齐的能为,当然也酸楚不已。
  今天王文祥本来攒了很大的劲,一定要让楚天齐在全体员工面前出大丑、丢大人,一定要让对方颜面扫地、威严全无,一定要让对方认清形式,直至知难而退。于是,导演了周云强等债权人以要帐为名,搅扰会场的戏码,以达到打脸楚天齐的目的。同时设计了开发区内部人员质疑、攻击楚天齐的戏份,想让楚天齐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扯下遮羞布,从而赤条条的亮相在大家面前,让对方颜面无从。

  王文祥自信只要这么一闹,楚天齐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还有什么脸面充当大尾巴狼,还有什么资格领导开发区工作。他相信,等待楚天齐的只有“灰溜溜滚开”这一条路可走。即使他姓楚的脸皮足够厚,还能赖在这里的话,那也只能做一傀儡,做一“儿皇帝”,自己就是事实上的掌权人、太上皇。如果真那样的话,也不错,自己控制着实际的权力,同时还会有替罪羊抓在自己手中。
  当周云强带人闯进会议室的时候,王文祥一直在观察着楚天齐,看楚天齐能不能像对付大鸭梨那样不战而屈人之兵。其实,王文祥到现在都不明白,大鸭梨为什么会突然那样。王文祥最后给自己的解释就是,大鸭梨肯定犯什么病神智糊涂了,或是楚天齐提前搬了什么人的门子,否则也太解释不通了。
  日期:2016-11-1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