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2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庄峰就收缩了瞳孔,看着秘书,秘书自己也打了一个寒颤,说:“莫非是省城的季大公子?”
  庄峰并不知道是谁,就问:“什么来路?”
  秘书犹豫了一下,说:“季副书记的公子外面也是这样称呼的。”
  庄峰一下就睁大了眼睛,看着秘书半天没有说话,那黄县长刚才还怒气冲冲的,现在也一下萎靡了起来,不用庄峰在拉他,他也是站住了脚跟,不再移动。
  庄峰心中也大概的估计应该就是这个人了,所以他慢慢的沉淀下来,他已经平静多了,不管来人是不是季副书记的儿子,自己都要把他当作是季副书记的儿子对待,这个气是不能乱斗的,虽然季副书记和自己不是一个派系,说的更明白一点,还是势不两立的对头,但自己分量太轻,不足以强行出头,还是退避三舍为好。
  庄峰就慢慢的淡定起来了,对那智缘师父大师说:“哈哈,那就算了,我烧第二柱香吧,我们喝点水,也就不休息了,这再熬几个小时天就亮了。”
  那智缘师父见庄峰竟然真的让了,心中也满是欢喜的,他生怕庄峰一怒之下,和对方闹起来,自己可就凭空的少200万元的收入啊,现在可好了,加上庄峰的,就是230万,还有后面排下的3柱,4柱的等等,今年可是丰收了。
  那智缘师父离开厢房之后,庄峰等人就抽着烟,聊着天,没多长时间,就到了清早的五点,这个时候,山门是不开的,不过庄峰等人还是能够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人声,看来外面已经上来不少人了,都在等着寺内的几注大香烧完,他们好来烧。
  庄峰等人也听到了大殿里面已经开始张罗着应该是让季大公子去烧第一注香了,庄峰也仔细的思考了好一会的,最后还是决定不要和季大公子见面了,本来自己来抢头柱香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万一自己留给季大公子的印象太深刻了,他回去把这事情传到了省委,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所以他们几个人就洗漱一番,等着师傅一会来叫自己。
  这样就过了20来分钟,智缘师父亲自到了厢房,来请庄峰等人过去。
  庄峰带着几个人到了大殿里,跪在佛像前许愿,口中念念有词,他说一大堆愿望,至于是什么愿望就不得而知了,然后请佛祖这一年保佑家人和朋友们事事都顺心。

  这样用了好一会的时间,等祝愿之后,庄峰就毕恭毕敬的献上了那30万元的现金,说是给寺院做灯油钱,当然,这不过是个说法而已。
  出来之后,寺院的大门还是没开,庄峰等人又回到了厢房,小师傅送来了茶点,他们慢慢的吃着,喝着,一直等到后面几注大香烧完。
  这个时候,就听那大门一开,人们蜂拥而入,今年拥挤的场面来得更早些,在昨天夜里,就有人赶来等待入寺里烧头香了,不过这个“头香”可不是谁都能烧,春节前,寺院大概发售了5000张头香票,200元一张,新屏市的人为了讨个好彩头,都纷纷来买,“头香”票供不应求,据说有一年,头香的门票甚至卖到了600元一张。
  人群里,伴随着香燃起的阵阵青烟,曼妙得有如在仙境里一样。只有相互拥挤的人们冷不防又踩你一脚时,才意识到我们是在杭城里最热闹的地方。

  大雄宝殿内外,人头攒动,人们像是“抱团”入殿。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新年的喜悦,拥挤,像是新春里为新年祈福的一种特殊行动,烛火燃香,他们许下新年愿望。祝愿自己新的一年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庄峰就见那庙宇香烟袅袅,尽管当天气温比较低,却丝毫没有影响市民烧头香祈福的热情,寺内寺外到处人头涌涌,一派香火旺盛的景象,寺内广场上挤满手持1米多长“高香”的信众在香炉前诵经祈福,祈求可以再今年“行大运”。

  有的父母除忙于自己上香外,还叫子女一起膜拜,祈求家宅平安,生活顺利,大殿左侧的文殊菩萨像也招来了大批信众,他们纷纷将虔诚的跪于菩萨像前,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聪明敏捷、才智过人,希望孩子学习越来越好。
  趁着这个乱哄哄的时候,庄峰等人也就离开了寺院,在下到半山停车的地方,早就没见那昨夜停留的几辆省城的轿车,庄峰叹口气,也不知道这次遇上了季副书记的儿子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就在这个晚上,彩色的花伞落在夜幕里,点亮了大半边的天空,夜间清冷的空气却让人感觉很清新,所谓的一方水土一方特色,新屏市的饮食因此也就有了自己独特的风味,也就不象外地一样有个夏天吃冷,冬天火锅的习俗,这里常年都是既有家常炒菜,也有滚烫的火锅,甚至是凉品样式琳琅满目,多数的东西都可以凉拌了吃,什么凉卷粉、凉鸡,凉猪耳,凉蹄,凉拌鸡血酸汤啊什么的,都应有尽有,也算新屏市饮食习惯上的一大亮点,品种上也是这般,什么瓜果蔬菜呀、山珍呀,尤其是哪个地方都少不了的鸡鸭猪狗鹅鱼,都相当齐全。

  再说,现代科技竟然发达到这样可以随意改变生物生长规律的地步,什么返季蔬菜、动物快速养殖都轻而易举,手到擒来,所以和全国一样,新屏市的餐桌算来也是十分丰富的了,但由于新屏市离海较远,所以市区的餐厅里专门经营海鲜的是极其稀少,久而久之,新屏市人民的口味里,也就很没有把海味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经常拿着动物界里最受人类热爱因之也是命运最为凄切和悲惨的鸡猪鸭鹅使气,让盘山人民随心所欲地肆意屠宰,大嘴吃肉,大口喝酒。

  其实专门经营海鲜的还是有一两家,但是不消说,价格都是贵得惊人,平常的人一般是很不光顾的。
  但现在庄峰就坐在这个大海鲜酒店里,那个大宇县的黄县长今天特意的来给请庄峰吃饭的,他们从山上寺院回来,人人搞到疲乏,所以都没有回家,找了个酒店好好的睡了一觉,现在才吃晚饭,黄县长也就选定了这个价格昂贵的地方,黄县长心里想着庄峰作为一市之长,请他吃饭很是不容易的,自己也实在没有什么更好的风味可以让他惊叹的了。
  在思考了很长时间之后,黄县长恍然转过弯来,不是说:“穷人们开始吃肉了,富人开始吃猪食了;穷人们开始开车了,富人们却开始走路了”么,到了实现小康、温饱不愁的当下社会,谁还把个吃当回事啊,最多不过是,生理的需要,必然图个肚子不饿,或者那些公款或富人们昂首挺胸、比阔斗狠地到价格离谱的地方去高消费,不外乎是争个表面容光罢了,说到真的渴望着吃点什么,或者什么可口,那都已经是闲话、假话的了。

  而且关键的还是,大家聚在一起,只是图个热闹、求个气氛,让庄市长看到自己的诚意就可以了,这也是一种相互增进感情的需要而已,倒不必讲究吃个什么的,黄县长如此大脑高速转毕,于是主意打定,索性直接请庄市长自己点,要吃什么,大家随他。
  后来庄峰也就选定了这个地方,他就是感觉大过年的,要吃就要吃点品味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