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0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说包飞扬上一世也开过不少好车,但是这辆公爵王却是他重生之后的第一辆真正属于他私人的座驾,自然是分外兴奋,立即在车站货场的加油站给公爵王的油箱加满了油,然后坐到驾驶员的位置上,准备亲自把车开出去。
  柴爱民虽然在来的路上听说包飞扬已经考过了驾照,但是现在路上积雪这么多,看到包飞扬坐到驾驶员的位置上,也暗自为包飞扬担心。不过当他看到包飞扬驾驶着公爵王在湿滑的雪地上行走自如,甚至比他这个开了七八年车的老手还要熟练时,悬在嗓子眼儿里的那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于是包飞扬就驾驶着公爵王载着孟爽,和柴爱民开的那辆黑色的奥迪车一前一后出了车站货场。按照包飞扬的计划,先找个酒店住下来,把公爵王停在酒店的停车场,等过这一两天公路上的雪化的差不多了,再和孟爽一起开着公爵王返回天源市  。因为当初在市政府工作的时候,和天源市驻省办的主任比较熟悉,包飞扬本来打算到驻省办去住,可是魏子名在离开的时候,却力邀他到省军区招待所去住,说自己也住在省军区招待所,包飞扬如果过去的话,哥俩儿正好亲近亲近。包飞扬这个时候自然不知道魏子名邀请他去省军区招待所住的目的主要是想把他介绍给魏子名的老团长、现在的西北省军区副参谋长郭伟全。只是想到当初魏子名帮了他那么多忙,不好却了魏子名的好意,就答应了下来。此时出了车站货场,自然是往省军区招待所的方向开去。

  柴爱民知道包飞扬要去省军区招待所,本打算跟在包飞扬的公爵王后面,送包飞扬到省军区招待所,却不想刚开出车站货场,手提电话就响了起来,看号码是省委那边的号码,于是柴爱民就把车停靠在路边,接起了电话,打算等接完电话后,再去追包飞扬。
  包飞扬不知道柴爱民那边停下车接手提电话,从后视镜里没有看到柴爱民的车跟上来,就以为柴爱民直接返回涂家或者省委去了,也没有在意,径直开车往省军区方向开去。
  路面的积雪已经被来往的车辆压出一道又一道杂乱无章的车辙,积雪被压成了水有结成了冰,路面非常滑,路上的车都不敢提速,都小心翼翼地压着车速,缓慢地行驶着。包飞扬的驾驶技术虽然娴熟,但是在这样糟糕的路况下,也不敢大意,全神贯注地握着方向盘,低速跟着前面的车缓慢行驶,根本不敢超车。
  就这样大约开出了两三公里的样子,就听到后面响起刺耳地警笛声,包飞扬从后视镜望去,看到后面有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闪烁着警灯从两个车道中间飞快地开了过来,外车道车纷纷打方向给这辆警车让路。
  奶奶的,这辆警车也太嚣张了吧?纵使真的是在执行任务,也没有必要从两个车道之间硬挤过来啊!这雪大路滑,出了交通事故怎么办?
  包飞扬心中骂着,手上却也打着方向盘往旁边靠了靠,给这辆嚣张的警车让出道路来。却没有想到,他这边已经让出足够的道路宽度了,这辆嚣张的警车却忽然轮胎打滑,向包飞扬的公爵王冲了过来。

  包飞扬不由得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拼命地打方向盘往路边靠,甚至前车胎都冲上马路牙子了,可是即使这样,那辆警车还是擦上公爵王的车身,发出一阵令人牙齿发酸的摩擦声,冲过去。孟爽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一阵尖叫。
  “孟爽,你没事吧?”包飞扬踩死了刹车,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孟爽怎么样。
  “没事,没事,吓死我了。那个破司机,怎么开车的!”孟爽脸色发白,靠在副驾驶位置上心有余悸地喘着气。
  “你没事就好!”包飞扬这才放下心来,只要孟爽没有事,车受点损伤不要紧。即使整个公爵王报废了,他也不在乎。
  一边说着,包飞扬一边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去看公爵王的受损情况。只见公爵王崭新的车身上有一道长长的凹痕,油漆也刮花了一大片。
  包飞扬这边还在察看着自己车的受损情况,前面那辆警车已经停在路上,一个身材高大的丨警丨察从驾驶员的位置上跳下来,气势汹汹地冲包飞扬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大声嚷嚷着:“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警车的副驾驶的位置上,也跳下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他也气汹汹地跟着那个丨警丨察向包飞扬走了过来,当他看清楚包飞扬的长相的时候,不由得心中一乐,暗中叫道:“包飞扬啊包飞扬,你小子也有撞到我手里的一天?”RS
  这个穿黑皮衣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尚晓红的前夫、天阳市北河区区委书记阳海波的儿子、天北市龙沟乡乡长阳红兵。那个气势汹汹身材高大的丨警丨察是阳红兵的姐夫,西京市公丨安丨局玄武区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贺熊建。
  上次阳红兵在天源市因为包飞扬的缘故和向阳坡高岭土矿的工人发生冲突,正巧出警的是刚调到林泉派出所担任所长的刘晓天。阳红兵本来以为自己亮出自己的身份之后,刘晓天怎么都不敢马虎,无论如何都要处理几个向阳坡高岭土矿的臭工人,给他一个交代。却不想这个刘晓天竟然根本不理会他的要求,劝他和这群高岭土矿臭工人私了。阳红兵当然是不会同意,就在他要和刘晓天翻脸的时候,却不想刘晓天竟然找来一个在天源火车站广场拉客的女子,问阳红兵认识不认识这个女子。阳红兵一看到这个女子就有些心虚,因为他的确认识这个拉客女,而且还和这个拉客女做过几单皮肉生意,不知道这个刘晓天怎么神通广大,把竟然能够知道他和这个拉客女之间有过交易,而且还把这个拉客女给找过来了。不过阳红兵也是经验丰富之人,知道这个时候坚决不能承认认识这个拉客女,反正凭自己的身份,**这种事情只要不是被当场抓住,单凭拉客女单方面的证词,刘晓天还是奈何不了他的。

  刘晓天见阳红兵不承认,也不着急,只是笑眯眯地问那个拉客女说阳红兵和她发生过**易有没有证据?那个拉客女就说阳红兵屁股后面有一块青色的胎记,**上面还有一个朱红色的痣。
  听拉客女这么一说,阳红兵当时脸色就变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拉客女竟然把他的身体特征也记住了,一时间不由得冷汗直流,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刘晓天挥手让手下的民警把那个拉客女带出去,这才又笑眯眯地看着阳红兵,说刚才那个拉客女可能是胡编乱造的,阳乡长身上一定没有她刚才所说的特征,是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