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人很难理解军人的思维,郑局长和刑警队长也很难理解徐岩和李牧的思维。当兵的看上去都是硬邦邦的,说话硬动作硬连眼神也硬。很久很久之前,人类如此。于是有人常这么讲,最严苛的训练,便是让人回归原始回归本性。
  不管如何,当看到那些当兵的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划分了搜索范围,在班排长的带领下越过公路钻入了树林,顿时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郑局长是重重地松出了一口气。
  活了大半辈子,他第一次有找到依靠的感觉。
  目送徐岩和方鹤城带着五连进入任务区域,熊副不由得拿起对讲机,沉声说道:“徐岩,方鹤城,一定要小心,把弟兄们都安全地带回来。”

  徐岩和方鹤城次第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保持联系!”熊副说完,把对讲机交给了身边的作战参谋。
  郑局长走过来,指着依维柯说,“熊副旅长,到车里坐吧。”
  熊副却是问,“现场指挥部在哪里?”

  郑局长指了指脚下,“这里就是现场指挥部。”
  看见熊副有些诧异的目光,郑局长无奈地说,“正值市里开大会,很多领导都不在家。时间紧张,当前所有的行动暂时由我这里指挥。不过我已经接到通知,市局的领导已经在路上。”
  自然,熊副的意思是,这个现场指挥部也未免太过简陋。这不是抓捕一两个小毛贼,而是搜捕五名携有自动火器的重刑犯。敢于杀死看守武警越狱的犯人,绝对不能用平常的思维来思考。
  因为,一个人一旦迸发出极端的求生渴望并且为此不惜无情冷血地伤害他人性命的时候,基本上是符合了徐岩常说的比较富有争议的训练理论——把人训成兽。
  换言之,现在在熊副乃至徐岩等全体五连官兵的眼里,目标已经兽化。
  熊副想了想,点头跟郑局长上了依维柯,他的参谋和刑警队长也上了车。这辆依维柯还是一台移动指挥车,有相对完备的通讯系统,暂且还算是堪用。武警的支援部队到达之后,是势必需要更加完善的现场指挥部的,要知道同时指挥协调那么多人行动,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台移动指挥车和几名县级公丨安丨机关就能完成的。
  参谋低声请示熊副:“首长,需要请求旅部派通信车过来支援吗?”
  熊副说道,“已经在路上了。”

  郑局长听见,他说,“熊副旅长,市局有非常完善的移动指挥中心,通讯方面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参谋却是问了一句:“郑局长,你们的通讯设备在这片区域大范围使用过吗?”
  郑局长一愣,刑警队长反应快,接话说:“我们的通讯设备算是国内比较先进的,不会有问题。”
  意思就是说,没有在三号地区使用的先例。
  熊副和参谋都没有再说什么,当然不好直截了当的说出担忧来,毕竟军警关系也是要注意维护的。不过关键还是在于别处。

  熊副笑了笑,说,“我们部队的通讯设备可能跟你们的无法对接,所以我们还是要保证任何时候都要和部队进行联系。”
  这么说,的确是一个原因,也算是给郑局长一个台阶。
  “原来如此。”郑局长恍然,此时此刻,基本上熊副和参谋有所了解了,这位郑局长的业务能力,是有限的。
  他们不再多言,坐在一边看着刑警队长不断地和每个小组进行联系,获取最新的情况,然后在地图上更新搜索区域……
  时间,清晨六点三十分,地点,骆驼峰地区,山地丘陵。
  山地丘陵没有热带雨林那遮天蔽日的树林,也没有触手可及放眼尽是的枝蔓藤叶,但是却有更加崎岖的山路,以及数不胜数的各种大小山头。

  沿着通往骆驼峰的山路搜索前进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五班来到了一个岔口处,李牧停下脚步,看了看时间,抬头看了看天空,心情沉重了几分。
  天应该开始微微发亮的,然而此时却依旧漆黑一片,连星星都无法看见。这只能说明一个现象——大量的云层遮盖了头顶,也许会是乌云。
  岔口的另一条路是可以通行车辆的山路,但是坑坑洼洼的,绝对不是什么车都能在上面行驶。那些跟炮弹坑一样大小的坑洼,足以让很多车陷进去而无法自救。
  事实上路面依稀有坦克碾压的痕迹,还有一些军卡的轮胎痕迹,但时间太长,已经非常模糊了。

  李牧记得,三号地区(骆驼峰地区)也是坦克营的训练场地之一。
  “怎么了?”方鹤城走后面走过来,看见李牧停了下来,便问。
  李牧下巴指了指天上,说,“我担心会下雨。”
  五连在位三名干部,徐岩带了一排,三排长自然带的三排,所以方鹤城就随同二排行动。李牧再怎么牛-逼,他也只是上等兵。这样的任务,就算是再资深的士官,也不会被允许带队,必须得是干部。
  担忧地看了一眼什么也看不到的天空,方鹤城眉头紧皱,说,“但愿不会。走吧,过了前面的山头,就是公丨安丨那边划出的重点区域了,让大家提高警惕!”
  “是!”李牧点头。
  他再怎么跟方鹤城不对付,在这种时候也不会表现出幼稚不懂事的一面来。
  李牧随即使用单兵电台低声给全排下令,他非常的谨慎,即便此时依然是行军队形,完全可以口头下达命令,但他还是出于控制声量的考虑,使用了单兵电台。

  赵一云放慢了一些脚步,等着李牧走上来,随即低声说,“老李,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李牧问。
  两人随着队伍朝前走,低声交谈着。
  “这事透着古怪啊。”赵一云低声说,“你想,跑掉的全部都是重刑犯,无期的死缓的,犯的都是命案。像这样的犯人,监狱方面肯定是重点看守的。即便让他们逃了出来,也绝不会这么顺利就逃脱武警的追踪的。难道你没发现这一点吗?”
  李牧问:“你想说什么。”

  赵一云低声说,“外面肯定有人接应,极有可能是里应外合,否则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顿了顿,他补充说,“我不是说监狱有内应,我的意思是说,越狱犯人和外面的人肯定有很默契的计划。”
  李牧缓缓点头,“你说的很对。刚才我从那刑警队长眼中看到了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赵一云问。
  “很多。其他的不好说,但是可以肯定,武警和丨警丨察肯定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伤亡。”李牧说。

  “八成是了,否则不会请求我们部队支援。”赵一云下意识地挺了挺胸脯。
  李牧的目光落在队伍前头的耿帅身上,耿帅脑袋左右摆动的频率非常的高,目光像高速雷达一样扫视着周遭,他主动担任了开路先锋,李牧不无担忧地说,“你看着点耿帅,他的状态不对。”
  赵一云点头,“我也看出来了,你放心吧,我寸步不离。”
  说完,赵一云就急走几步,追上了耿帅。
  “帅,你慢点。”赵一云追上耿帅,说。

  立功心切的耿帅下意识的脚步很快,而他却没有意识到。他的速度决定了队伍的行进速度,而连长强调过多次,不能追求速度,一定要稳扎稳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