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迷彩豹停了下来,徐岩抬眼认真看了看,依稀能在雾中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关卡。果然,他看见了闪烁的警灯。原来是警方在进山道路上设立的关卡,守在这里的丨警丨察还不少,有十几名,全部荷枪实弹。看来地方公丨安丨部门的力量已经动员起来了。
  看不见武警,徐岩猜测,武警部队应该被全部派到了山里进行搜捕。最危险的活当兵的干,从来如此。而有将近一半的兵,每个月拿到手的钱,尚且不及公务员的二十分之一。
  奉献,绝对不是嘴巴喊喊那么轻松,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们,是真真的在用行动在诠释!
  “徐岩!过来!”
  徐岩看见熊副下车,用对讲机招呼着自己。他答应一声,连忙推门掉下车,一边用单兵电台给全连下达命令:“全体在车里待命,保持声响管制!”
  前面的关卡设立的位置马马虎虎,看来警方也是在仓促之间进行的。路两侧有空地,一辆猎豹越野车和一辆依维柯靠边停着,几名警官在越野车车头的位置大步迎过来。

  双方相互敬礼。
  “熊副旅长,可把你们子弟兵盼来了。”居中的五十多岁的警官抹了一把脸,远远的伸出双手。也不知道他脸上的是汗水还是露水,这山间雾水之重,就跟下着小雨似的。
  “郑局长,我们接到命令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情况如何?我们负责哪方面的工作?我接到命令,全力配合公丨安丨机关。”熊副的语速很快,握手的时候便连续提了最关键的几个问题。
  “熊副旅长,这边请。”作为地区公丨安丨机关一把手,郑局长是焦头烂额了,第一监狱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发生这么严重的越狱事件,他压力之大,可以从额头的皱纹数量看出来。
  警用猎豹越野车的发动机盖上面铺着一张防水地图,几名丨警丨察在边上等候着,看见领导过来,连忙用手把地图上的雾水抹去。
  “熊副旅长,你看……”
  熊副此时扭头喊道:“徐岩!过来!”
  徐岩急忙跑几步来到身边。
  “介绍一下,徐连长,我带来了一个连,他是战术指挥官。”熊副指着徐岩,对郑局长说。至于说他粗鲁地打断了郑局长的说话,对不起,他没这个意识。
  郑局长没心思计较这些细节,只要能把那些天杀的越狱犯抓回来或者打死掉,他觉得他可以抱着熊副的大腿叫爹。

  “徐连长,你好!”郑局长显然是顾不上官衔高低了,首先敬礼问好,他是县团级公丨安丨局局长,对照部队的等级的话,算是团级干部了。
  徐岩冷头冷面的,脸上没一丝笑容,回礼,随即便问:“郑局长,我需要越狱犯人的所有背景资料,以及你们手里掌握到的所有情况。”
  对徐岩命令式的口吻,郑局长自动过滤了,拿手一指边上的青年警官,说,“你给徐连长介绍一下!”
  随即对徐岩说,“这位是我们的刑警队长。”
  很快,徐岩就知道为什么让刑警队长来介绍情况了,因为越狱的犯人几乎是同一个时期入狱的,并且全都是这位青年才俊一般的刑警队长给抓起来的。
  “李牧!过来!”徐岩把李牧唤过来。

  李牧一撩篷布跳下军卡,提着95式自动步枪跑过来,边跑边把枪背带挂脖子上,在徐岩身边站定:“连长!”
  郑局长和刑警队长借着车灯一看,好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屁,其实他们看到李牧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我人民解放军没人了么咋让个小屁孩过来这小子满十八岁了么!
  的确,李牧长得是带有点欺骗性,乍一看还以为中学生呢,若不是身上那身皮。只是,很快,刑警队长看久了,就发现这个上等兵眼中透着与年纪严重不相符的机智果断和冷血,当下心里暗暗称奇。
  然而徐岩没有介绍李牧的意思,而是示意刑警队长开始。
  刑警队长说道:“跑了十二个人,追捕的武警打死了两个追回来了五个,还有五个在逃。在逃五人,根据现在汇总过来的情报,他们肯定是逃入了深山里。他们手里有三把自动步枪,夺走之前每把枪的弹夹里都装满了实弹,因为第一监狱是重型监狱……跑掉的五人有三个无期,两个死缓……”
  “对不起,我打断一下。”

  众人目光望过去,李牧无比淡定冷静地沉声问道:“逃走的五人,现在是在你们的追踪之中,还是已经失去了线索?”
  刑警队长的脸色有些难看,看了眼郑局长,郑局长对熊副说:“已经失去了线索。这里的地形非常复杂,且人迹罕至,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
  “你们是怎样判断,他们逃入了深山?所有的出入口封锁了吗?他们没有获取任何交通工具吧?那么,你们失去线索多长时间了?”李牧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问。
  这一下,刑警队长不敢小看李牧了,即便人家只是上等兵,在他眼里像个中学生。
  他嘴角抽了抽,说,“我们目前还没有完成对该区域的封锁,这位同志,骆驼峰地区有几十平方公里的面积,不是说封锁就能封锁的,我们需要等待市局以及武警支队的支援到达。但是我们已经根据犯人越狱的时间和他们的正常移动速度划出了重点搜捕区域。到现在,越狱案件已经发生了四个小时左右。”
  说着,他指着地图上用粗大的红色笔圈出来的一块地方,说,“这里是第一监狱,看守武警在监狱的东北方向打死了两名拘捕犯人,追回来了五个人。根据监狱方面提供的信息,剩下的五名重刑犯正是从东北方向出逃的。”

  李牧的目光顺着刑警队长的手指方向看过去,东北方向正是骆驼峰。
  “五名越狱犯中有本地人?”李牧问。
  刑警队长嘴角莫名地抽了抽,点头,“是的,有一个应该对当地的地形非常熟悉。”
  李牧点点头,看向徐岩,他没有疑问了。
  熊副知道差不多了,对郑局长说,“郑局长,你安排任务吧。”
  郑局长知道此时不是客气的时候,在武警支援力量到达之前,熊副带来的解放军步兵连就是他的救命稻草,唯一能够依靠的力量。
  “熊副旅长,你们的人,负责搜索以骆驼峰为中心的半径两公里的区域。其他区域,由我们和武警负责。”

  “徐岩,执行吧!”
  “是!”
  徐岩和李牧敬礼扭头就大步回到车队那边。
  郑局长没说出口的是,两个小时之前,局里组织了一批人进山搜捕,还没走多远,就退了出来。
  不是遭遇了犯人,而是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尤其是在黑夜的状况之下!
  李牧想得挺多,刚才从刑警队长眼睛里,他看到了一些东西,但是那些与自己无关,他便不过多的去猜测分析。只需要知道目标的信息,以及自己所要担负的任务,就足够了。

  更多时候,军人最大伟大的体现在于将自己彻彻底底地变成暴力机器。哦不,应该是基层的大头兵们。命令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对或错,有上级机关去判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