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30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位老战友相见,自然是亲热得不行,好一阵捶肩夯背的寒暄。直到包飞扬出言提醒涂小明刚从幻肢痛带来的精神亢奋中摆脱出来,情绪不好出现太大*动,魏子名这才醒悟过来,嘿嘿一笑,坐回到后面的座位上。
  涂小明本想过去后面和老战友魏子名挤在一起,在柳建功严厉的目光瞪视下,这才不情不愿地坐到前面的位置上,即使这样,他还不时地回头,向魏子名问起当年新兵连一些要好的老战友的情况。
  “涂主任,”包飞扬刚才已经了解到,涂小明在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大队挂名了一个办公室副主任的名义,这时自然是按照涂小明的职务笑着对涂小明说道:“你和魏营长以后有的是工夫叙旧,现在呢,你把左手伸出来,我再帮你治疗一下。”
  涂小明此时在心目中已经把包飞扬视若神明,自然是对包飞扬百依百顺,听包飞扬这么说,连忙把左手伸了出来。

  包飞扬就拿着涂小明的左手,按照错骨分筋手的手法,不停地在神门、少府、大陵、内关、鱼际等穴位敲打起来,在替涂小明调理经络的同时,又悄悄地帮助涂小明舒缓兴奋的情绪  。只过了短短的一分多钟,涂小明就脑袋一歪,躺在座椅上发出香甜的鼾声。
  “飞扬,你截脉术的手法果然是神奇不凡啊,竟然还有催眠的作用。”柳建功讶然说道。
  “柳老,”包飞扬笑了起来,把涂小明的手轻轻地放回到座位的扶手上,对柳建功回答道:“我这套手法啊,也就是对幻肢痛患者有用,可以安神镇惊助眠,对普通人可是一点作用都不起。”
  “那么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原因,你就没有问一下你的师父?”柳建功追问道。

  包飞扬哪里敢说,自己是重生回来,这时候还没有遇到自己那位师父,只好含糊地说道:“我也是上小学的时候,在金水河畔遇到了我师父,跟着他练了几个月的截脉术。后来我师父就不知所踪,我再也没有见过他老人家。而这个截脉术我觉得很有意思,就一直检查练下来,直到三年前我碰巧治愈了我那位得了幻肢痛的亲戚,才知道这种手法能够治疗幻肢痛。至于其中原理是什么,我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可惜了啊!”柳建功遗憾地摇了摇头,“华夏之大,能人辈出,可惜大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我们家小明还是运气很不错,遇到了你啊!”
  包飞扬连忙谦虚地笑道:“我算得上哪门子能人啊?只是碰巧会一点截脉术罢了!”
  说着话,道奇车就开到了西北省政治最核心的地区八一路。包飞扬在天源市也早就听孟德海说过西京市这条不凡的街道,这次能够亲自乘车来到这条街道,心中自然也是充满了好奇。只可惜的时,这时候外面大雪纷飞,透过车窗也望不见什么景物。
  一座外表普通的小院门口,提前赶回来报信的李思瑶手里打着一把洋伞,替婆母苏青梅遮挡着风雪,正望眼欲穿。苏青梅正是柳建功的女儿,西北省省委书记涂延安的夫人,之所以姓苏,是因为柳建功怕自己的孩子张扬,所以选择让女儿跟母亲的姓氏。
  看到道奇车开了过来,苏青梅也顾不得风雪大道路滑,一脚深一脚浅地小跑着迎了过来,道奇车还没有挺稳,苏青梅就趴在车窗上,一面往里面望着,一边大声地问道:“小明,小明呢?”
  “苏关长,”柴爱民从副驾驶座位上敏捷地跳下来,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对苏青梅说道:“小明刚才经过包先生的治疗,这会儿正睡得香甜着呢!”
  “是啊,小明正睡着呢!”柳建功也就着柴爱民伸过来的胳膊,从车里迈步下来。
  “啊?是吗?”苏青梅心中很是惊喜,要知道,自从涂小明患上幻肢痛之后,睡觉可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最多能睡个一两个小时,就会被疼痛折磨醒。涂小明以前之所以屡次想寻短见,除了不能忍受幻肢痛的疼痛折磨外,无法好好地睡觉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即使涂小明好不容易睡着了,睡眠质量也奇差,甚至不用等到疼痛把他折磨醒,只要稍微有一点点动静,哪怕是最轻微的说话声,涂小明就会从睡梦中被惊醒。可是现在动静这么大,涂小明还能够在车内安然酣睡,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奇迹啊!

  于是苏青梅就伸头往车厢里望去,想看看涂小明香甜酣睡的模样。果然,涂小明正歪着头靠在座位上闭目酣睡,他嘴巴张得大大的,有一丝透明的涎液拉得长长的,伴随着如雷鸣的鼾声,颤巍巍的伸缩着……
  “爸,真的,小明真的睡着了啊!”苏青梅惊喜地叫了起来,因为怕惊醒涂小明,她的声音压得非常低,眼角已经有两行清泪涌了出来。
  “当然是睡着了,我还能骗你不成?”柳建功慈祥地笑道  。为了涂小明,自己这个独生女儿可是操碎了心肝。
  看着苏青梅还傻呆呆地站车门口流泪,柳建功就拿出一张纸巾,一边替苏青梅擦拭掉眼角的泪痕,一边把苏青梅往旁边拉一拉,好让出位子,让后面的包飞扬、孟爽和魏子名出来。、

  “梅梅啊,”柳建功唤着苏青梅的小名,指着从车里走出来的包飞扬说道,“这位就是飞扬,我们家小明的命就是他救下来的。”
  “飞扬,谢谢你,太谢谢你了!”苏青梅拉着包飞扬的手,双眼红红地望着包飞扬,感动的说道:“你不仅仅是救了我们小明,也是救了我啊……”说着嗓子不由得哽咽起来。
  包飞扬已经听柴爱民介绍过涂小明这边的大致的家庭情况,知道涂小明的父亲就是西北省的一把手,母亲苏青梅是西京海关副关长。这时候见到苏青梅本人,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高高在上贵妇人的形象,更像是一个为儿子病情牵肠挂肚的普通母亲,心中也是很是感慨。
  “苏阿姨,您太客气了。”包飞扬真诚地说道:“涂主任是抢险救灾的大英雄,他的病也是因为抢险救灾才患上的,我能够有机会为这样的英雄人物治疗是我个人的荣幸。所以真正论起来呢,是我应该感谢涂主任、感谢你们啊!感谢涂主任为了平民百姓的平安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也感谢苏阿姨和涂书记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儿子出来!”
  本来按照苏青梅的意思,是就这么着让涂小明在车里的座位上睡着,能睡多久睡多久,算起来涂小明至少有十来年没有睡一个安稳觉了吧?虽然说已经见证过包飞扬“截脉术”的神奇,可是万一后面不管用怎么办?
  后来在包飞扬的一再保证下,即使把涂小明从车里抱出来,涂小明也不会不惊醒,苏青梅这才答应让包飞扬试一试。
  果然,当包飞扬抱起涂小明时,涂小明依旧是鼾声如雷,哪里有分毫要从睡梦中醒来的模样?
  于是包飞扬就把涂小明从车里慢慢抱出来,柴爱民举着一把大伞在上面遮着风雪,魏子名和道奇车司机在旁边小心翼翼地伸手护着,防止包飞扬滑倒,就这么慢慢地把涂小明抱进了二楼的卧室内,然后大家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只留下李思瑶坐在卧室的床边守着。

  下到一楼的客厅,小保姆早就准备好了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柳建功笑着说道:“大家忙乎了半天,早就饿了吧?来,咱们都坐下吃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