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9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跟着柳建功走上了堆满厚厚积雪的天台,一脚下去,积雪就已经没过脚脖子,寒气透过皮鞋,几乎要把脚给冻木掉。天空中阴沉沉的铅灰色云块就好像压在人头顶一样,几乎人喘不过气来,寒风夹杂着雪粒扑面而来,打的脸面生疼。
  伴随着呼啸的寒风声,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飘了过来:“涂小明,你这个不负责任的王八蛋,有想过我吗?你死了倒是轻松,可是我呢?难道就打算让我一辈子守活寡吗?你这个王八蛋别忘了,你当初可是答应我保护我一辈子的!”
  包飞扬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穿红色羽绒服的女子正顶着寒风站在那里大声地叫喊。她的长发被寒风吹得凌乱不堪,也把面孔遮挡了大半,让人看不清她的面貌。包飞扬心中知道,这个女子应该就是魏子名嘴里所说的涂小明的妻子李思瑶。

  涂小明就站在距离李思瑶三四米远的天台边缘,在他身后,是一道仅仅有四五十厘米高度的女儿墙。也正是这道不起眼的仅有四五十厘米高的女儿墙,暂时保证了涂小明削瘦单薄的身体虽然被呼啸的寒风吹得摇摇晃晃却不至于失去平衡摔落下去。可惜这道女儿墙还是低矮了一些,如果高度能够超过一米二以上,就能够给消防队员创造强行救援涂小明的机会。眼下这个高度,涂小明几乎一抬腿就能够轻松跨越过去,这也是导致沈集州不敢轻举妄动让消防队员对涂小明强行施救的主要原因。

  “思瑶,”涂小明痛苦地叫道,“不是我不负责任,实在是那种发作起来的痛苦我承受不了啊!但凡是我有一点点能够承受的可能,我也不会想走上这条绝路啊!”
  柳建功一上天台就听到这样的对话,不由得一脸怒气,他怒声喝道:“小明!你说的什么混账话?堂堂的一个男子汉,就这么一点出息?有胆量寻短见,就没有胆量去战胜病痛吗?”
  乍听到柳建功的声音,涂小明不由得浑身一抖,他的视线也随即移动了过来,看向他这一辈子最亲近的人,“外公!”涂小明颤声叫道。
  “你这个混账小子,还不给我快滚回来?”柳建功一边大声斥责着,一边大步向涂小明走去。
  “外公,你不要过来  !你再过来,我现在就跳下去!”涂小明一边叫着,一边提起自己一条腿,踩在了女儿墙上。
  “外公,外公,”李思瑶被涂小明这个举动吓得魂飞魄散,她尖叫着飞扑过来,拦在了柳建功身前,“不要过去,你不要过去!”
  即使是此时天寒地冻气温恐怕要低至摄氏零下七八度,柳建功后背上还是被惊吓出了一层毛毛汗。他不仅仅是涂小明最亲近的人,也是涂小明最敬畏的人,平时只要他一绷脸,涂小明不管有多大脾气,都会变得乖乖顺从。上一次涂小明闹自杀的时候,也是柳建功及时赶到,对着涂小明一通臭骂,让涂小明放下了手中的剃刀,从轻生的边缘把涂小明拉了回来,可是柳建功却没有想到这一次他的臭骂却再没有往日的效力,非但起到劝阻涂小明的作用,反而让涂小明的情绪更加激动,做出了几乎要立刻跳下楼的举动。

  正在柳建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包飞扬恰到好处的从柳建功身后闪出了出来,冲涂小明喊道:“涂小明,你不要冲动。幻肢痛又不是不治之症,我就可以帮你完全治疗好的!”
  涂小明仿佛是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张大嘴巴狂笑起来,他削瘦的脸庞都随着狂笑变得扭曲起来,显得既有些凄凉,也有点可怕。
  “你可以帮我治疗好?”涂小明一边狂笑着,一边冲着包飞扬嘶声喊道,“你骗鬼呢?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啊?连米国最著名的医学教授都治疗不好的,你能治疗好?你是什么人啊?如果七八年前听说这种话,我或许还会相信。可是现在我不会再上当了!”
  “能治疗就是能治疗,我有必要骗你吗?”包飞扬目光透过漫天飞舞的雪粒平静地望着涂小明,“米国最著名的医学教授治疗不好,并不代表我治疗不好。我究竟能不能治疗幻肢痛,当场给你治疗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看着包飞扬迈步要往前走,涂小明立刻警惕起来,大声喝止道:“干什么你?给我站住!别以为我看不穿你的花招!你是我外公请过来的,假借着给我治病的名义,想把我拉回去是吧?休想!”

  “小明,你胡说什么!”柳建功此时已经把情绪完全调整过来,在旁边插言说道:“包飞扬先生真的会治幻肢痛。他跟着他师父学过一种叫做截脉术的手法,治疗过很多幻肢痛患者。这次是我专门把他请过来替你治疗幻肢痛的。”
  包飞扬在旁边听来心中只汗颜,为了说服柳建功相信他,他不得不把若干年才会发生的替师兄治疗幻肢痛的病例提前到几年前,可是也仅此一个病例而已。现在到了柳建功耳朵中,却变成了他替很多人治疗过幻肢痛。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再骗我了!”涂小明声音低沉下来,向柳建功哀求道,“外公,我知道我对不起您,对不起我爸我妈,对不起思瑶……可是,我实在是痛的受不了啊!求求您,就别再拦着我了,让我求一个解脱算了。如果有下一辈子,我再来还您老人家,我父母还有思瑶的人情了!”
  涂小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按着了女儿墙。他一只脚刚才已经踏上女儿墙了,此时只要用双手按着女儿墙一借力,身子很轻松就可以跃过女儿墙跳下天台……
  “小明!不要!”李思瑶被涂小明的举动吓得尖叫起来,她冲着涂小明拼命地挥手,两脚却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冲过去会促使涂小明更快地跳出天台。

  柳建功的脸色在这一瞬间也完全变得煞白,他张大了嘴巴,冲涂小明嘶声喊道:“不要啊!千万不要啊小明!”纵使他一生见惯了大风大浪,可是此时此刻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说服涂小明,化解掉眼前的危局  。
  “等一下,涂小明!”包飞扬在跟着柳建功上来的时候就猜想到情况可能会比较复杂,涂小明有可能会误会他是伪装成医生的施救人员而采取比较激烈的举动,所以心中早已经考虑好了应对的预案,此时看见果然发生了最坏的情况,就连忙喊道:“我人不用过去,就可以向你证明我会不会治疗幻肢痛!”
  涂小明双手按在女儿墙上厚厚的积雪上,正想发力,听到包飞扬的话,动作不由得一缓……
  柳建功哪里还看不出事情有所转机啊?连忙帮着包飞扬向涂小明喊道:“是啊是啊,小明,他人不过去,就能给你证明他可以治疗幻肢痛!”
  “小明,我求求你。既然这位包先生能够治疗幻肢痛,你就给他一个机会,也当是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李思瑶冲涂小明哀声哭喊道。
  涂小明面容上神情剧烈地变换着,脑海深处进行着激烈地天人交战,终于,他叹了一口气,双手缓缓地抽离了女儿墙,把那只脚也从女儿墙上面挪了下来,扭头望着包飞扬道:“你怎么证明?”
  见涂小明终于把脚从架在女儿墙上那个危险的动作中移了下来,换成了暂时比较安全的位置,李思瑶不由得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一直提在嗓子眼儿的心也暂时放回到肚子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