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27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点头笑道,牛部长既然问我,那就是对我黄某人的信任,我也只能简单的根据自己的体会发表一点个人粗略看法,以牛部长现在的级别,到了底下当一把手是肯定的,只不过去哪个县区的确至关重要哦。
  首先说市直的区里头,跟市委市政府离的太近,想要放开手脚干点事情,并不算是很方便,毕竟客观来说,有很多工作跟市里的工作是相连的,但是到了县里就不同了,有道是山高皇帝远,以牛部长这样的级别到了县里,怎么着也是万人之上的角色,想要做什么,难得有人能管的着,倒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实施一些事情,相对来说,自由度要大多了。
  牛部长笑呵呵的说,我是听明白秦主任的意思了,您是建议我去县里,我会考虑的。
  秦书凯也笑道,去县里也不尽然就全都是好处,离领导人的距离远了,一些信息的获取难免没有在市里这般方便,最重要的是,一旦去了县里,家里就顾不上了,老婆孩子这一块,难免会有些意见。
  牛部长说,这些都是小事,现在的社会,只要经济上富足,还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
  秦书凯听出了牛部长下去的真实想法,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手头能尽快宽绰些罢了,不由笑道,牛部长,你也别把底下的日子想的太美了,实话告诉你,真到了底下,和尚好做,五更难捱啊。

  牛部长听了这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秦主任说的也是实话,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真要是到了底下,十天半月的难得回家一趟,那方面的需求还真是个问题呢。
  秦书凯说,所以很多的男人都有秦人什么的,但是以牛部长这样的人,到了下面,那么很多女人那是送上门,根本就不用考虑这些问题。
  牛部长说,我在这方面倒也不贪心,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上,台湾的李敖说过,就算是男人全身长满吉吉,也不可能把全世界的美女日完,就我这样的,能把认识的都搞定就算是不错了。
  大家大笑。
  毕竟钱部长这个主角走了,底下的酒喝的就有些不在状态,秦书凯今天来赴宴的目的也已经达到,因此随便跟牛部长闲聊了几句后,准备离开。
  秦书凯要走,牛大茂自然是要随行服务着,于是牛部长陪着两人一道下楼,各自分道扬镳。
  秦书凯走出醉红楼的时候,心里想到这个赵红妹和王倩之间矛盾的事情因为钱部长中途离开,还没有提。上次和牛部长说过此事情后,牛部长后来对秦书凯说,上次和赵红妹谈话自己是按照钱部长的意图谈话,所以不知道原因。
  秦书凯就想到,这个钱部长到底在省城呆的时间长了,看来不知道基层的阴险,上次的事情难道对他的教训还不是很深刻,或者这个钱部长那就是要逼不要命的人,秦书凯很想和钱部长谈谈这个事情,现在不管如何,这个赵红妹是自己的女人,别人想欺侮,肯定是不行的,包括钱部长。
  当然,秦书凯知道,和钱部长这样的人打交道,一定要讲究方法,否则,书呆子脾气发起来,最后会闹的大家都不开心。

  再说,在健康路的另一端,市政府的大楼里,市长唐小平的办公室彻夜亮着灯。
  今天下午五点左右,唐小平接到了省里一个电话,是省委里的一个老兄弟打来的,尽管对方并没有明说,唐小平还是从对方闪烁其词的话里听出了几分意思,这次不知道钟天河走了什么途径,竟然把省委书记给攻下了,不仅攻下了,省委书记已经不止一次在一些特殊场合流露出,要提拔钟天河当普安市市委书记的意思。
  这个消息对于唐小平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他最近一段时间拼劲全力四处活动,为的就是争取市委书记的位置,没想到,斗到最后,自己竟然落得一个失败的下场,他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
  唐小平很是感谢这个人提供消息,放下电话后,他便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办公室里,眼下尽管还没有召开省委常委会确定此事,但是从省里传来的消息看来,这件事显然是大势已定,难不成自己就此认输吗?

  唐小平在心底里重重的对自己说了一声,不。
  他思考了一会,拨通了自己的靠山省长的电话号码,这段时间,自己也算是在省长那里花了大价钱了,在这种关键时刻,他可不能对自己的事情不管不顾,要为自己做主啊。
  电话接通后,省长好像猜到唐小平会打电话给他,轻声的叹了一口气说,小唐啊,你也不是头一天进政界,有些时候,要是一把手过份的坚持自己的观点,我这个省长说的话,只怕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啊,所以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种好的心态。
  唐小平听了这话,心里更是验证了刚刚收到的消息,他尽力的掩饰好自己内心的失落和不爽,挤出笑来对省长说,老领导,这种事情,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能理解,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只不过,现在事情还没到最后关头,我都是感觉,说不定,事情还会有转机呢。
  省长在电话的那头,“哦”了一声后,对唐小平说,小唐啊,这件事现在是这样啊,省委书记那边的调子已经算是基本定下来了,也就个把月的功夫,要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只怕普安市的领导班子成员调整必定会到位,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只不过,真要想竞争一下的话,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恐怕我在省里也不好帮你说话。
  唐小平听出省长话里的意思,显然是在提示自己什么,他稍稍沉吟了片刻说,老领导,您放心吧,我唐小平绝对不会让您为难的,我只是希望,有必要的时候,您能帮我说几句话。

  省长爽快的答应说,这倒是没问题,你要是有什么消息,及时跟我联系,哪怕是到了常委会上,只要是有理有据,有充足的反对理由,领导也不好过分专权,你说是不是?
  唐小平要的就是省长这句话,见省长这么说,心里明白,作为一个领导,能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也算是对得起自己送他的那些硬货了,于是客套了几句,赶紧把电话挂断了。
  这种时候,已经算得上是火烧眉毛了,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对自己来说,都是极其宝贵的。
  唐小平跟省长通完电话后,立即打电话给自己的手下,前一段时间,自己已经吩咐底下人抓紧对钟天河的跟踪和调查力度,直到现在,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唐小平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

  电话接通后,手下人汇报说,唐市长,可能是考虑到,最近一段时间是敏感时期,钟天河的防备心里相当明显,大事小事处理的滴水不漏,根本就找不到怎么切入口来抓住他的把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