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9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17 22:19:00
  ———————更新线———————
  心中一动,暗忖道:“莫非是简兰芬的同伙来了?”
  刚这么一想,便听见几声乐音传上来,密如敲锣,细听却又不似锣声,紧如骤雨,偏偏又浑厚大气,粗犷豪迈,顷刻间响彻山巅,开人心胸。
  我听得甚是入耳,不禁暗暗的赞了一声:“好!”
  也不知道那声音是用什么乐器奏出来的,回头向简兰芬问道:“这是你的同伙到了吧?”
  简兰芬的脸色却在这一瞬间变得极为难看,猛然抬头对我说道:“陈弘道,你解了我的穴道吧!”
  我道:“那怎么可能?不把你的同伙全抓住完,不把那些被你们抓来的婴儿全解救走,我怎么能放了你?”
  简兰芬道:“你快快解了我的穴道,我带你去找那些被我们抓来的婴儿!”
  我道:“那也得等你的同伙都被我擒住以后再说!”
  简兰芬急道:“我已经没有同伙了!我就只有这六名弟子跟着,再也没有别的帮手!”

  我道:“我耳听着山下正有人要上来,你没听见乐声吗?有人已经快要到峰顶了,那难道不是你的同伙吗?”
  “不是!”简兰芬斩钉截铁道:“我不知道是什么人要夤夜上山,总归是跟我没有关系的!武极圣人,我求求你了,快解了我的穴道吧!”
  日期:2016-11-17 22:21:00
  听简兰芬这么一说,我陡然起疑,暗想:“大半夜的跑上山来,听着脚步声轻快,明显是江湖中人,怎么会跟简兰芬无关?”又想道:“这简兰芬连见都没有见,就说不是自己的同伙,而且刚才连理都不理我,这片刻间,又求着我去解她的穴道,难道是……”

  思忖片刻,我猛然醒悟,问道:“是不是你的丈夫来了?”
  “胡说!”简兰芬恼怒道:“我早就没有丈夫了!”
  她这么一说,察言观色,我心中反倒更加笃定,来人必定是简兰芬的丈夫!
  我道:“既然来人你不认识,那跟你也没什么关系了,你就暂且忍耐,当个看客。我得先瞧瞧是什么人再说。”
  “你!”简兰芬焦躁无比,道:“我不要见这人!我不爱见生人!你要不解我的穴道,就把我杀了!”
  我笑道:“我是从来都不杀人的。”

  说话间,那乐声突然止住,峰顶顷刻寂寥一片,但紧接着便是一声唱:
  “满棚傀儡木雕成,半是神形半鬼形。
  歌鼓歇时天未晓,尚余寒月挂疏棂。”
  日期:2016-11-17 22:24:00
  刚才那乐声粗犷大气,好似北方大汉弹奏一般,偏偏唱出这首诗来的腔调,又轻飘,又扭捏,又古怪,倒像是女人捏着嗓子挤出来的音。
  老二忍不住说道:“哥啊,你小心,又有人来装神弄鬼了。”
  我“嗯”了一声,听着那首诗,我已经知道来人必定也是傀儡门中人,但是刚才想着是简兰芬的丈夫,可现在再听这唱腔,又分不出男女来,且看他上来是要耍什么把戏的。
  歌声落时,一道影子“霍”的跃了上来,又往这边跳了几步,然后轻轻的落在地上,正与我面对面立着,隔着四丈多地。
  月光下,我瞧着那影子,不禁吃了一惊,来人身披一件黑袍,自肩膀以下,胳膊、腿、脚都隐在黑袍之中,偏偏肩膀上扛着三个脑袋!

  那三个脑袋,一个是蓝靛脸,一个是红面长髯,一个是黑容黑须,形貌都极为不善,个个都似恶鬼一般。
  三个脑袋,三双眼睛,都有光泽,也都盯着我看,一动不动。
  我冷笑一声,道:“你们这帮玩傀儡戏的人也真有意思,都喜欢扮鬼,不喜欢做人,这次,又装作是三头鬼了吗?”
  “你是何人?!”
  “好大胆子!”
  “报上名来!”
  我的话音刚落,那黑袍人的三颗脑袋上的三张嘴同时张开,同时说话,三个声音同时传出来,嗓音各不相同,偏偏又都能听得清楚。
  日期:2016-11-17 22:26:00
  我心中暗暗吃惊,忖道:“这三颗脑袋,总有两颗是假的,能同时张开嘴来说话,也必定是这黑袍人用傀儡术操控嘴巴一张一合,又用口技模拟人声,但将口技练到这种地步,也算天下一绝,厉害至极了。”
  我拱拱手,道:“麻衣陈弘道,请教!”

  “麻衣陈家少族长!”
  “武极圣人陈弘道!”
  “久仰!在下陈根楼。”
  又是三张嘴一起开口说话,三个声音一同传了出来。
  我点点头,道:“原来你也姓陈。”
  那黑袍人道:
  “天下陈姓出颍川!”
  “太丘家声义门灯!”
  “五百年前是一家!”
  许昌在古时候乃是颍川郡所在地,陈姓源自许昌,最大的堂口便是颖川堂,公认的陈姓始祖之一便是颍川的陈寔,陈太丘公。所以,历来许多陈姓祠堂都悬有两句话,那便是“颍川世泽,太丘家声”,也有“天下陈姓出颍川”这一说法。
  我听见陈根楼这么说,便知道他的意思是说他跟我是同祖同宗的,那这里面的敌意便少得多了。
  于是我也收敛声气,道:“不知道这位简家的大小姐与师兄是什么关系?”
  日期:2016-11-17 22:32:00
  那黑袍人一躬身,道:
  “师兄愧不敢当!”
  “唤我根楼即可!”
  “她正是我发妻!”
  “放屁!”简兰芬大怒,骂道:“谁是你的发妻?!大言无耻!陈根楼你上这来干什么?!谁让你上来的?!你快快给我滚下山去!”
  我一听这话便知道,自己是没有猜错的。
  来人确实是简兰芬的发妻,是男人,只不过吟唱时能变腔调而已。
  老二也笑道:“哦,原来你说你最恨姓陈的人,是因为你老头姓陈啊。不是我说你啊,你这可就不对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啊!好歹是在一个被窝摸爬滚打过的,哪能恨啊?想是你老头年纪大了,有些事儿做不到位,那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简兰芬骂道:“你给我闭嘴!”
  我也瞥了老二一眼,让他不要再说,转而又问那陈根楼,道:“你这位妻子不大良善,在这娘娘殿里设了一个窝点,专门让自己的徒弟去偷盗婴儿,你知情不知?”
  陈根楼的三个脑袋一起点,道:
  “我知道。”
  “怎能不知?”

  “惭愧惭愧。”
  日期:2016-11-17 22:35:00
  耳听得陈根楼直认不讳,我变了脸色,道:“既然你都知道,那她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拦?又或者,你也是她的同伙?”
  陈根楼道:

  “她是我妻子。”
  “她也是有苦衷的。”
  “还请武极圣人不要见怪。”
  “住嘴!”简兰芬喝道:“谁要你替我说话?!”
  我冷冷道:“有什么苦衷,不防说出来听听。”
  陈根楼摇摇头,道:

  “这是我和我妻子家中的事情。”
  “我妻子要是让我说,那我便说了。”
  “我妻子要是不让我说,那我便不能说。”
  简兰芬冷笑道:“好,那我告诉你,打死你也不能说!”

  陈根楼道:
  “好!”
  “不能说!”
  “打死也不说。”
  老二道:“你这么一说,就承认他是你丈夫啦!”
  简兰芬道:“你不说话,也没人当你是哑巴!”
  我却听得勃然大怒,道:“陈根楼,你打扮成这副模样上山来,可见就不想以真面目见人,本就暗藏祸心!你现在又在在这儿跟你妻子一唱一和,是诚心要消遣我吗?”
  日期:2016-11-17 22:37:00
  陈根楼三个脑袋齐齐摇动,道:
  “不敢,不敢。”
  “请息怒啊。”
  “确有苦衷。”
  我再不想跟他废话了,喝道:“有苦衷不想说那就别说了,我连你一起抓了!”
  喝声中,我暴掠而起,直扑陈根楼,但听三张嘴齐齐叹息一声:“唉……”他的身形也已经开始动了。
  他一动,我便瞧出来,他的身法更在简兰芬之上,且真气悠长,因为他一边动,还一边有闲心逸致,继续吟唱,只听他唱道:
  “学道先须要醒缘,浮生傀儡暗抽牵。
  机关用尽成何因,赢得三涂鬼火煎……”
  他第一句没有唱完的时候,我已经赶上他了,他唱第二句的时候,我手起一掌,去揭他黑袍,他唱第三句的时候,我一把将那黑袍拽去,却见里面仍旧是一件一模一样的黑袍,袍下且有一脚抬起,朝我当胸踢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