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一云笑了笑,补刀:“你等会,班代还没说完呢。”
  李牧耸了耸肩,说,“但是有一点有些出入。营级以上部队包括营级部队,跨区调动,需要总部报备。其他的,基本正确。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这就够了,兵们抓住了一点出入,就开始艹石磊了。在连队里,石磊就是那种给大家取乐的角色,就算你不拿他取乐,他都会经常跳出来给大家联合攻击。这是他的性格,大大咧咧,调皮捣蛋,有心机也有憨厚的一面,是个怪胎。

  看见车厢里气氛轻松起来,李牧也就放心了。不管怎么样,以轻松的心态进入任务,总比紧张的进入要好。
  李牧把其余两个班长召集过来,脑袋碰脑袋,打开手电筒,开始对着地图研究。对于二排,李牧有自己的想法。尽管连长下达的作战计划已经非常的具体,留给排一级发挥的不多,但是李牧还是想要再精细一些,再精细一些,再多考虑一些。
  耿帅把弹夹卸下来,用手指去摸了摸露在供弹口的冰冷子丨弹丨,又撞上,如此反复的,以一种他都没意识到的规定频率在进行着。他沉默不言,满脸通红,一遍一遍地想着,自己持枪对着逃窜的犯人进行射击,觇孔里的目标在自己射出的弹雨之中颤抖着倒地而亡……
  身边的赵一云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说,“你什么情况,紧张了?”
  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的耿帅回过神来,瞥眼,“紧张?开什么玩笑,老子会紧张。”
  “那你这拆下来装上去的,干嘛呢。”赵一云指着他手里的弹夹。
  耿帅连忙装好,习惯性的要去拉枪机上膛。赵一云吓了一跳,伸手拽住他,低声骂道:“你疯了。”

  一愣,耿帅吓得松口手,脊梁冒出了一阵冷汗。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跟班代说说?”赵一云问。
  “我没事啊,操,老子没事。”耿帅顿时急声说,“我真没有紧张,你什么时候见我紧张过。”
  赵一云打量着耿帅,说,“那你特么的就正常点,一会儿班代要是看见了,妥妥的让你留守。”
  他知道耿帅的心思——这一次任务对于耿帅来说,是一次绝好的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不要说超越林雨的功劳,只要他能拿到一个和林雨一样的功劳,那么留转的名额八成会落在他头上。

  赵一云基本也看出来了,之前耿帅和林雨私下里谈的,想必就是顺其自然,公平竞争,连队要谁留转,就谁留转。无疑,这是不影响兄弟情谊的最好办法。
  但,机会来了,耿帅也好林雨也罢,会不努力争取吗?
  凌晨6时,天亮之前最后一个小时的黑暗尤其的漆黑。
  迷彩豹上面坐着熊副和指挥组的参谋,亮的大灯两条粗大的光柱打出去,穿透了前路的黑暗,随着车头指向的角度指向正前或者两侧的树木、房屋。后面军卡的大灯同样是卤素光源,比起那些疝气大灯LED大灯这些高大上的大灯总成,卤素光源的大灯是最适合军事用途。
  可靠、维修简便、穿透力强,军品的基本要求。
  双闪在黑夜之中像跳跃的萤火虫一般醒目,在完全没有路灯的国道上,在这个路上几乎没有车辆的时间,闪耀着希望之光。
  徐岩在第一台军卡的副驾驶上,后面搭载着的是一排。他盯着迷彩豹的尾灯,感慨万千。没想到,时隔十四年,在熊副即将脱下军装的时候,自己能够有机会,再一次在熊副的指挥下作战。
  熊副之于徐岩,如同吴军之于李牧。

  对讲机里传来沙沙的电磁干扰声,伴随着熊副的声音,“徐岩,马上要进入三号地区了,让你的兵都打起精神来!”
  “明白!”徐岩回答,马上使用单兵电台在通用频道上面说话,“都注意了!下面进入目标区域!都打起精神来!”
  他的声音传到每一个兵的耳朵里,热闹中的兵们马上安静下来,不用班长叮嘱,开始默默地检查身上的装备。然而班长和副班长的提醒,依然是此起彼伏的。
  对于一支普通的步兵连队来说,面对这样的任务,再怎么准备再怎么慌张再怎么着,都不会显得过分。

  毕竟,他们的火力强大——而却不能使用——他们从来要对付的目标是侵略国土的拥有更强大火力的职业军人——而不是抢夺了几支破枪越狱的犯人。
  若不是距离最近,这项任务不会落到二营头上。
  随着路两边逐渐看不见房屋,随着视野的纵深完全没了星星亮光,随着车辆的颠簸和速度的放缓,徐岩知道,他们进山了。
  三号地区是连绵不绝的丘陵群山,不高不低,一两百米三四百米五六百米,不哭不闹,就那么连绵在一起。在其中的有道路连接的山脚,散布着一些村落,但在深处,是没有人烟的。

  大营区所有的连队的定点越野,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这片区域进行的。野战部队毕竟是野战部队,要适应野外作战环境,就必须在真实的野外作战环境中进行训练。这一点,人民解放军从来不曾打折扣。
  命令中要你断一根肋骨,就绝对不能断半根,当然,断两根也是不被允许的。
  三年以上兵龄的对三号地区都不会陌生,而就算是新兵蛋子,此时此刻也已经服役了一年,至少也在三号地区撒野过三次——按图行进也是在这里搞的。
  大头兵们一直将骆驼峰作为对三号地区的代称,因为骆驼峰是三号地区最明显的地标。
  然而,很多大头兵都不知道,此次他们将进入更深处,更原始的老林,而不再是只是在边缘区域。
  前路是布满荆棘还是惬意山中小径,无人知晓。
  拭目以待?
  扛大枪,杀敌寇,吃皇粮!入伍先当大头兵!
  显而易见,大头兵的出处在这里。这是兵们对自己的自嘲,也是兵们对自己的赞美。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兵们知道陆军是土不拉几中的战斗机,但陆军的兵们并不自卑,反而以此为傲。为甚呢,因为老子们可以在最艰苦的环境中完成同样甚至难度更高的任务,而你们(海空军二炮武警),不行。

  老子们啃着每天二十一块标准的伙食,腰带上别着脑袋干活,你,敢吗?
  所以,我大陆军的兵们,最**,最牛-逼。
  起雾了,哦不,那雾一直在,厚厚的一层,弥漫整片地区。
  卤素灯光的优点凸显了出来,顽强地穿透前方的不浓不薄的雾,驾驶员得以看得见前路。倘若是疝气灯,恐怕只能靠边停车了。

  迷彩豹用红色的尾灯引领着军卡缓慢前进,沿着开始越来越多弯曲越来越窄小颠簸的土路,哼唧哼唧地朝深山里开进去。
  徐岩皱起了眉头,如果天亮之后不是一个好天气,这雾恐怕很难快速散掉,这将对搜捕工作带来更大的挑战。他绝对不怀疑一点,胆敢抢夺枪械越狱的犯人,是绝对敢对搜捕的部队开枪的。
  日期:2016-01-28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