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3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左摇头,说怎么会,我们没矛盾。
  无缺真人叹了一口气,说若是如此,事情就有些无解了。
  陆左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说无妨,时间会冲淡一切,这点儿冤屈,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对了,无缺真人怎么闭了死关去?
  谈到这个,无缺真人忍不住苦笑道:“我这师兄你也是知道的,与你一起,从黄泉归来,整个人就时而清楚、时而糊涂,本以为整个人就毁了去,结果天山大战之后,我与他都受了重伤,回返崂山之后,养了小半年,突然有一天,他就清醒了过来,告诉我,说他也要效仿茅山陶晋鸿一般,去闭死关,要么死,要么悟,从而将掌门之位交予我手……”
  杂毛小道突然激动起来,说若是如此,说不定无尘道长能够超脱自我,成就果位呢?
  无缺真人摇头,无奈地说道:“你师父能够成就地仙,那是黄山龙蟒的力量,而他呢,生死悬于一线,谁知道能否活着出来呢?”
  陆左和杂毛小道,以及朵朵,与这位无缺道长在天山大战之时结下了生死情谊,只有真正参与过那一场大战的人,方才能够体会到当初的艰辛与不易。
  无数的战友倒在身边,无数的鲜血飙射,无数次瞧见了绝望,而又在最终看到了一缕阳光……
  这种情绪并不是我们这些后来者听别人简单聊几句就能够体会到的,所以我也无法体会到他们谈论起那一场战事的激动心情。
  不过看得出来,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对于这一位崂山派的掌门还是十分信任的。
  即便是在此刻处处危机、敌我不分的当下,他们对于无缺道长都没有任何怀疑过。
  都共过生死了,彼此之间都卖过命,还有什么可说的?
  而当两人恭喜无缺真人成为崂山派掌门时,老道长却显得很平静,淡然说道:“你们两位身份地位都不低,萧道友还做过茅山掌教真人,更应该晓得,这世俗之间的名利,对于修行者来说不过浮云,反而是修行境界的提升,更加动人心魄一些,只可惜我这些年来忙于俗物,倒是没我师兄那般单纯了……”
  杂毛小道叹息,说:“说起来,我们都得佩服无尘道长,他遭了回劫难,然而人却恢复了单纯本我,反而更加容易触摸那天道的边缘去。”
  聊了一会儿,又谈及了当今江湖的变化,无缺真人跟我们讲了当前的一些变故,说起了一件事情来。
  就在一个月之前,阁皂山遭人攻击,清炫真人与山门十八人惨死,江湖传闻,是同在赣西的龙虎山天师道下的手,不过后来又有人出面,说不是,凶手却是宝岛一个姓秦的男子,此事议论纷纷,官方也出面做了调查,不过最终却是不了了之了去。

  我之前曾经恶补了一段时间的江湖典故,知道这阁皂山位于赣西樟树的东南隅,是武夷山的西延支脉,之所以成名,却是因为此为道教历史上著名的葛玄葛仙翁成道之处。
  阁皂山因葛仙翁而成名,随后弟子葛洪将其发扬光大,被称之为葛家道,在唐高宗年间被御封为天下第三十三福地。
  它与宋代的时候进入鼎盛时期,与金陵茅山、广信龙虎山并称为三大名山,盛况空前。
  只可惜阁皂山在秦魔的时候屡遭危厄,最终逐渐没落了去。
  不过即便如此,传承并未断了,在当今天下之间,依旧是仅次于三大顶级道门的宗门,比之崂山也不弱许多。
  陆左听闻,不由得一愣,说那清炫真人,可是当初与我们在天山之上,并肩而战的那位道长?
  无缺道长点头,说真是,清炫真人虽然并非阁皂山的掌教,但却是实力第一等的强者真修,结果给人凭空击杀了去,十八门人惨死,这件事情十分轰动,闹得江湖大乱,小道消息非常多,我还收到一个消息,说陆言你也参与其中……
  听到无缺道长点我的名,我顿时就是一愣,说还有我的事儿?

  无缺道长说此事颇为复杂,我有一个师侄是宗教局内部人员,他曾经谈过一回,说此事似乎牵涉到你,但具体的事情,我也并未深问。
  陆左笑了,说道长,一个月前,陆左还跟我在地底里面摸老鼠呢,哪里有机会跑赣西去?
  无缺道长叹息,说本以为天山大战之后,小佛爷身死,邪灵教覆灭,江湖之上能够修生养息一段时间,好好地缓一口气来,没想到事情的走向却越发混乱,让人有些瞧不清楚未来了——陆言这事儿,你们需得注意,有陆左你的事情在前,若是有人真的想要故技重施,搞臭你们,也不是没有手段……
  谈了一些江湖琐事,话题转变,几人又交流起了修行心得来。
  在座的都是当世间顶尖之人,对于修行的本质和底层的规则理解,都远超出我的理解之外,他们随意的三两句言语,都能够对我有着莫大的启发。
  几人坐而论道,我在旁边只有听的份儿,不过也是津津有味,颇有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如此一聊,时间飞逝而去,当夜我们留宿崂山,与无缺道长告别之后,回到了房中,大家并无困意,聚在了一起来。
  我心中犹记得那阁皂山血案之事,说难道是有人准备谋害于我,将我也给通缉了去?
  陆左冷着脸不说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反倒是杂毛小道笑了笑,说若是有人连你都想搞,事情就变得有趣了。
  屈胖三在旁边突然说道:“陆言,你可还记得在老家被人抓了的事情?”
  啊?
  听到屈胖三的提醒,我立刻就想起了当初我回老家的时候,结果给人擒住,审问了几天的事情,忍不住惊讶地问道:“你的意思,是出现在阁皂山的那人,是我哥?”
  这回惊讶的反倒是陆左了,他看着我,说陆默哥回来了?
  我哥陆默当初出国打工,最后失踪的事情,这事儿我们老家那一带的人都知道,陆左算是我不远不近的亲戚,自然也知道此事,我也不隐瞒,将我哥现如今的状况与他说明。
  陆左很是兴奋,不断地提问,到了最后,忍不住笑了,说我到现在还记得陆默哥当初带我去山上砍柴和采桑葚、八月瓜的事情,他这个人天生就有领导力,没想到居然也入了这一行,当真是巧了……
  我苦笑,说他现如今到底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上了黑名单,甚至都不肯与我见面。
  陆左沉吟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我觉得陆默哥应该是有苦衷的,不过他为人十分不错,豪侠而仗义,也有着自己的底线,绝对不会坑害无辜之人的。”
  我对我哥都心存疑虑,他倒是信心满满。
  聊过了阁皂山之事,旁边的杂毛小道咳了咳,然后说道:“今天无缺真人的话语里,其实意有所指,不知道你们听出来了没有。”
  陆左刚才还带着笑容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对,他是想说,无论是我身上的污名,还是陆言随时可能遭受到的冤屈,其实都是小事,你大师兄现如今贵为总局副局,朝堂之上说得着话的大人物,如果他出面,一切污蔑都将烟消云散。但现如今的事实却是他一直都没有站出来说话,从这一点上来看,的确十分的可疑。”
  日期:2016-06-21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