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9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局长姓沈名集州,是西京市公丨安丨局一把手。堂堂西京市公丨安丨局局长竟然亲自到跳楼现场来部署施救方案,可以说是相当罕见的事情  。细纠起其中的原因则很简单,因为楼顶上那位轻生者大有来历,虽然下面的这些警员和消防队员都不知道但是沈集州却知道,这位叫做涂小明的轻生者不是别人,正是西北省现任省委一把手涂延安的小儿子。因为担心出现某些对涂延安不利的猜测,这个消息只有沈集州和同在现场指挥的西京消防支队支队长洛红军知道,现场的警员和消防队员都被蒙在鼓里以防他们嘴巴不严,传出风声之后对涂延安造成不利的影响。

  听说涂小明的老战友竟然出现在现场沈集州眉毛不由得皱了皱,今天这件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丝泄露风声的危险。不过呢,既然魏子名是涂小明的老战友,说不定能多提供涂小明一些信息,甚至可以在说服涂小明的工作中起到比较大的作用。比起泄露出涂书记的小儿子要闹自杀的消息的风险来,如何能够说服涂小明不要做傻事从堆满积雪的高楼边缘走回到安全地带显然更为重要。
  “老洛,你看呢?”沈集州低声征询洛红军的意见。
  西京消防支队属于武警部队编制,虽然全称是武装丨警丨察部队,但是洛红军从来不认为自己部队是丨警丨察,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部队实质上就是一支军队,只是和解放军在叫法存在一点小区别而已。这时听说涂小明的战友过来了,而且还是驻天源市某部高炮营的营长心里自然而然生出一种亲切感。至于说沈集州所担心的泄露出涂小明真实身份的问题,洛红军则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人民军队最讲究的就是纪律性魏子名身为一名营长,纪律性一定是相当过硬,只要对他交代过其中的厉害关系,他肯定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泄密。

  就在沈集州和洛红军在商量的时候,包飞扬和孟爽还有司机小王也都赶到了魏子名的身边。
  “魏营长,你是不是认识楼上那个人?”包飞扬望了望在楼顶边缘大喊大叫的涂小明,低声问魏子名道。
  “是啊,他叫涂小明,是我新兵连的战友。”魏子名说道,“当初我们入伍才三个月,驻地附近发生泥石流,我们部队奉命去参加抢险。涂小明为了救一位老乡,左手被落石砸到,导致食指被切除,随后他就退伍了。后来我们按照他留下的地址写过几封信给他,信都被退回来了,说是查无此人,就这样我们失去了联络。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他。”
  魏子名正在唏嘘,刚才那位警官一路小跑回来,对魏子名说道:“魏营长,我们沈局长请你过去一趟。”
  魏子名就想领着包飞扬和孟爽跟过去,却被这位警官伸手拦住,“对不起,他们不能跟过去。”
  “他们是我的朋友啊!”魏子名解释道。
  “不行,我们沈局长只说了让你过去!”警官坚持道。

  “包矿长,那麻烦你和弟妹在这里等一等,我到那边看看!”
  “没关系,魏营长你去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着,有什么我们能够帮上忙的,你过来喊一声就是!”包飞扬摆了摆手,示意魏子名只管过去。
  魏子名心中牵挂着涂小明的情况,也不跟包飞扬客套,一路小跑地跟着那名警官跑到了沈集州和洛红军的跟前。
  “魏营长,你好!”沈集州说话语速极快,“我是西京市局的沈集州,这位是西京消防支队洛支队长。听说你和楼上的轻生者是战友?”
  “对,他叫涂小明,是我当初新兵连的战友。”魏子名回答的语速也极快,“当初我们新兵连参加抢险,涂小明为了救一位老乡,被落石砸伤了手,导致左手食指被切除,随后他就退伍了,我们和他也失去了联系……”

  正说着,就看到站在楼顶边缘的涂小明再次情绪激动地大喊大叫起来,隔着呼啸的寒风,魏子名隐约听到“我不想活了”、“你们别管我”、“我不想再过什么生不如死的生活了”、“让我去死好了”等断断续续的话语  。
  一个消防队员快速地从楼里跑出来,对沈集州和洛红军汇报道:“沈局长、支队长,施救对象的家属劝说失败,施救对象的情绪再次出现大幅度波动……”
  ****************************************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正奔驰在驶往省委大院的路上,看得出来,司机的技术非常好,丝毫没有受路面湿滑积雪的影响,奥迪车行驶的非常平稳,车身几乎没有一丝抖动。

  忽然间,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位上柴爱民手包里的手提电话鸣叫起来。柴爱民打开专用手提电话包,拿出小砖头似的手提电话放在耳边,里面传来省委书记涂延安声音,“小柴,人接到了吗?”
  “涂书记,接到了,柳老人就在车上,我们现在正回省委大院的路上。”柴爱民隐约觉得涂书记这次说话的声音和平日里有一些差别,他没有细想,只是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那你让柳老接个电话。”涂延安和其他人提起柳建功的时候,也以柳老称之,只有他和柳建功说话的时候,才会称呼柳建功为“爸”。
  “柳老,涂书记找您!”柴爱民从副驾驶位置上探过身去,恭恭敬敬地把手提电话递给柳建功。
  “延安,是我,说吧,有什么事情。”柳建功拿过电话,开门见山地对柳建功说道。和涂延安做了这么多年翁婿,柳建功自然是了解涂延安的性格,如果不是出了什么急事的话,涂延安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
  “爸,”涂延安的语气非常低沉,“小明出事了。”

  “什么?小明他又出什么事了?”柳建功心中不由得一紧。他只生养了一个女儿,所以就把女儿和柳建功生的这三个孩子看成亲孙子一般,而这三个孩子中,他最疼的就是年龄最小的却最懂事最机灵的涂小明,他内心中对涂小明寄的希望也最大。只是没有想到,在十多年前那场抢险救灾竟然会对涂小明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以至于让涂小明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纵使柳建功和涂延安夫妇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这时候听说涂小明出了事情,柳建功的心立刻就悬了起来。

  “他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爬上了一座高楼顶,闹着要自杀。秋雁正在现场劝说他,我估计恐怕也劝不住。爸,小明从小就最听你的,你到现场去把他劝回来吧……”涂延安压低着声音说道,“我在这里正接待外宾,走不开……”
  “那座楼叫什么?”柳建功打断涂延安的话问道。
  “宏图大厦,离火车站不远!”
  柳建功啪地一声按掉了手提电话,对柴爱民急切地交代道:“小柴,立刻赶往宏图大厦,速度越快约好!”
  “是!”柴爱民应了一声,从司机做了一个手势。司机立刻一个漂亮的急转弯,在混杂着积雪的路面上画出一个漂亮的弧度,顺手又拿出一个警灯,往车顶上一摆,伴随着闪闪地警灯,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鸣叫起来,黑色奥迪车像离弦的箭一般,向宏图大厦疾驰而去!
  魏子名在楼底看着楼顶上的涂小明情绪再次狂躁起来,一颗心不由得提了起来。虽然在新兵连的时候,他和涂小明只相处了短短三个月,但是感情却非常深厚,几乎是亲如兄弟。虽然说涂小明因伤退伍后他失去和了和涂小明的联系,但是在魏子名心中,一直没有忘记这位好兄弟。现在看着自己这位好兄弟徘徊在生死边缘,又如何能够让魏子名心中不焦灼着急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