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8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感觉到木槿花似乎又不急于见到自己了,便顺势接了一句:“哦,那,领导有什么指示?”
  木槿花自然不会随便就对人说常委会上的敏感内容,她只是淡淡然道:“公丨安丨局明天会召开个新闻发布会,就乔中锡同志意外坠楼的情况作一个通告......大家都要发挥主观能动性,有新闻媒体资源的,要利用起来,还要密切关注网络媒体,积极引导舆论导向,要小心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媒体抹黑乔中锡同志,要坚决维护随江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不受影响......”
  张文定听着这话感觉怎么就那么怪呢?
  木书记这个话,肯定不能只听字面意思,这字面意思完全就是没意思的套话嘛。这种话出现在市委市政府的文件中不稀罕,可木书记隔着电话这么对他郑重其事的吩咐,那就比较怪异了。
  领导的话,有时候要正着听,有时候要反着听。
  张文定明白,这个时候木槿花的一番言论,恐怕要反着去理解才是真意啊。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盘旋萦绕着,张文定倒也没有多惊讶,只是感慨木书记别看是女同志,可做事情真的相当果断,看准了就下手,一点也不优柔寡断呢。
  看来这次随江要出大事情了,也不知道木书记能不能如愿以偿?如果木书记再往前进一步的话,那对自己以后的工作也是有许多的好处的。
  带着这个疑问和美好的愿景,张文定就加重声音道:“嗯,我明白了。”
  听他的声音加重了许多,木槿花就知道他是真明白了,暗想这小子悟性不错,而看他答应得这么痛快,想必对于应该使什么手段,也是心中有数了的吧?
  想到手段这个词,木槿花心里又警醒了一下,张文定这小子是把好刀,好刀的破坏力也往往相当惊人。
  她虽然希望由张文定在外面闹点事情,好让纪委方面更方便更快地介入调查,可也不想看到事情闹得太大超出掌控——张文定以往的战斗力,那可是有目共睹的。
  她希望往上一步,这个事情需要省委领导来决定,可如果她把动静闹得太大,到时候惹得陈继恩不爽了,到省委领导面前明确表示她木槿花大局观不强,那她的上进梦就会破了——陈继恩的推荐在省委领导那里起不到什么效果,可要坏点事情,难度还是不大的。
  想到这个,木槿花就又不情不愿地加了一句要他注意影响的话,然后收起电话,暗想以往自己一直只是护着张文定,却没要他办点什么事情,那么长的时间,感情培养得还是相当深厚的,现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二话没说,冒着极大的风险掺合进来,算得上是个厚道人了。

  啧,对这小子,还是要打感情牌呀!
  盘腿坐在床上,张文定很想知道市委常委会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情况。
  木槿花确实给了他指示,他也愿意按木槿花的指示去做,可是呢,他还不太确定用不用刚才胡思乱想设计出来的方案去做,如果做了又应该把事情做到什么程度。
  他深深地觉得,木书记的指示,太简单了,太含糊了,也太考验人了!
  他跟媒体自然没什么交情,几次跟媒体打交道,都是相当不愉快的。所以,他自然明白木槿花话里的意思并不是叫他到媒体上搞风搞雨,而是要他想办法从乔中锡,从国土局方面入手,多吸引媒体的目光。
  公丨安丨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那些媒体恐怕不会很相信公丨安丨局的通告,抛开媒体机构的立场不提,至少记者还能够在网上发消息。
  这些情况,张文定算是深有体会的了。再说了,到媒体上搞风搞雨,太容易留下把柄了,木书记提醒他要注意影响,说的可不仅仅只是把事情搞到什么程度的话,还有让他手脚干净点的意思。

  乔中锡有没有问题?
  这个问题暂时谁都不敢肯定的回答,但是他既然莫名其妙地坠了楼,网上又有人曝料了,虽说没有曝出什么有力证据,可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嘛。
  张文定其实并没有去网上找相关的帖子,他觉得没那个必要,因为他心里有个还不怎么成熟的方案。如果动用了这个方案,那么随江市国土局恐怕就要热闹非常了,而他自己,也将身陷随江权力争夺战的漩涡中心了。
  这其中有巨大的风险,张文定还是明白的。可是这些年,木槿花对他的提携之恩,他也是铭记于心的,一直想着有机会报答木槿花,但好像总是没机会,倒是他一有困难就会去找木槿花帮忙,而木槿花都很痛快地帮他了。
  现在,机会就摆在面前,他如果不帮木槿花,那也说不过去,最主要是他心里过意不去。
  在白漳的时候,木槿花说过叫他不用回来的,他跟着回来了,还在路上把那天晚上在紫霞会所发生的事情说了,而现在木槿花一散会就打过来电话了,这表明什么?

  这就表明木书记觉得现在用得上他,他又怎么能够退缩呢?
  如果在这种时候退缩了,木书记心里会怎么想?
  别看他刚才在电话里答应木槿花答应得挺痛快,其实心里也没多大的把握。
  因为他的方案,是从紫霞会所那次不愉快的事件入手,当时他是要让那个被市国土局副局长周万一给打了个那个女孩子告周万一墙间的,但最后由于武云、屈玉辉和娄玉青过来了,便不了了之。
  现在,他就想再找那个女孩子谈谈,希望那个女孩子能够勇敢地站出来!
  他不会蠢到直接去找乔中锡的问题,他所要做的,只是让国土局再闹出些动静,然后木槿花会有什么动作,他就管不着了。

  张文定在随江的传说很多,抛开那些跟领导斗的话题之外,最令人信服的,就是他的招商引资能力了,不仅仅把开发区给搞起来了,还给他自己都引进了一位特别有钱的女朋友,可谓是公私兼顾靠嘴巴吃饭的典范了。
  别人都觉得张文定这种招商能手肯定是很会跟人谈判的,其实他自己心里明白那些公司都是怎么引进的,有许多特殊的因素在里面,跟他的口才真的没多大关系。
  他不是搞政治思想工作出身的,论起嘴皮子工夫,他比白珊珊可差了许多了——开发区的中小企业,大部分可都是白珊珊谈下来的!
  张文定关上门的时候,还想着如果自己有白珊珊那么会说,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不过,只要自己开出足够高的价钱,那个女孩子也没有理由拒绝吧?
  下楼之后,张文定打了台车直奔紫霞会所而去。
  从小受老道士吴长顺的熏陶,张文定虽然当了领导,但还是没有太多的坏习惯,比如坐车,这时候他可以叫司机的,但却没叫,倒不是他有多体贴下属,而是觉得打车也很方便。
  车还才开了三分钟,白珊珊突然打电话过来:“领导,我到安青呆几天吧。”
  “怎么了?”张文定一阵头大,这丫头不会还在和孙光耀闹情绪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