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8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继恩知道,木槿花在省里的靠山并非武贤齐,可由于有张文定这层关系在,想必只要不涉及到原则问题,关键时候木槿花要做点事情,在省里能够取得的支持就会相当大了。
  没看出来啊,这个女人心计很深啊,平时张牙舞爪地护着张文定,这层关系居然真让她给处出来了。
  这个木槿花,才当上了副书记,不会还贪心不足,想继续再进一步吧?
  陈继恩脑子里跳出这么个念头来,随即又觉得太过荒谬,若是再往前推个十几二十年的,才当副书记过几天就当市长的事情倒也说得过去,可是现在是什么时代了?
  别说现在这个事情不一定会让高洪多被动,就算是高洪在随江呆不下去了,省委出于稳定方面的考虑,市委书记和市长其中会有一人在随江现有市领导中提拔,也肯定会提常务副市长屈玉辉当市长,而不会提她木槿花啊——前不久才提的副书记,还兼着组织部长呢,这是管理一个市,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总要考虑个影响吧?
  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木槿花应该能够想得通的啊!
  陈继恩脑子里想着这些,轻轻地点点头,不动声色道:“哦,那是个喜事呀。婚礼在哪儿举行?”
  话问得貌似有点关心的意思,可陈继恩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丁点感兴趣的神情。
  木槿花觉得这话听着像是在问她和张文定结婚,而不是指武玲。
  不过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实在是一点难度都没有,她张嘴就答道:“这个还没定下来,估计京城和随江都会办酒吧。”
  陈继恩就咳嗽了几声,没再问了。
  木槿花也不再多说什么。她虽然很想取得陈继恩的支持,但却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刚才稍作试探,她感觉出陈继恩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向省委推荐她更进一步的意思,所以她也就懒得再多说什么了。

  对于随江市以后的正副班长人选,省委肯定会征求陈继恩的意见,但也仅仅只是征求意见。
  木槿花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组织部长,自然明白征求意见这四个字的作用有时候几乎跟物体自由落体时的空气阻力一样可以忽略不计。在很多岗位的用人问题上,她也征求过不少下级的意见,可那些意见还真没几条被她采纳了的。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出去的人一个个地进来,会议继续——他们倒是想走,可陈书记还坐在会议室呢。
  再说了,今天晚上这个会开得有点意思,多看会儿戏也是很开心的嘛。
  会议继续,气氛还是像先前一般沉闷,但却又似乎有些许不同,常委们的眼神比先前丰富许多了,而且不再像刚才那么干坐着。
  高洪脸色还是那般木讷,看不出什么喜怒。
  只有副市长兼公丨安丨局长的孙坤最是尴尬,要汇报的情况已经汇报完毕,原本休息的时候他就可以走了,但是纪委书记罗强盛跳出来搞了这么一手,他如果走了,那被罗强盛惦记上了可不太好。原本他也不用怕罗强盛什么,可是罗强盛今天表现得太吓人了,他也不愿意莫名其妙惹上这么个摸不清底细的恶人。
  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跟进来了,反正他今天晚上是列席的,没人赶他走,他也不适合主动要求半路退场不是?
  再次开会的时候,意见就分成了三派。
  一派认为既然省纪委很重视那个举报材料,那么随江市委就应该引起重视,由市纪委展开调查,如果材料是捏造的,那也可以还乔中锡同志一个清白嘛。另一派认为,现在这个时候,稳定才是最重要的,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没必要大动干戈,乔中锡同志的遭遇已经是个相当大的遗憾,就不要再刺激他的家人和同志们了。还有一派那就是中立派了。
  市长高洪,当然就是主张稳定最重要的领头人了,三方意见中,他们这一方力量是最强大的,毕竟人死为大,谁都有点感情的,人都死了,纵然生前有再大的错,那也没什么值得计较的了。只不过,他们力量再大,也大不过那两方加起来。
  主张调查的,只有两个人,纪委书记罗强盛和政法委书记左wen革。
  别看只有两个人,可还有几个是两不相帮的呢,所以他们两个人的意见,也足以把高洪憋出内伤。
  陈继恩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看向了一直没发表意见的木槿花,道:“槿花同志?”

  木槿花眨了眨眼睛,又皱了皱眉头,然后道:“我认为这个事情,还是要尽快解决,不能拖,越拖越被动。现在证物都有了存档,就先治丧吧。”
  说到这儿,她就把目光转向罗强盛,道:“至于省纪委那边,强盛同志是不是先向省纪委领导做个汇报,把情况说明一下?”
  木槿花这个话,倒也是个解决问题的方案,只不过用心是什么就不好说了,由罗强盛向省纪委领导汇报,那汇报的倾向性就可想而知了。
  十有**,汇报之后应该还是要调查的。
  陈继恩就点点头,道:“就按槿花同志的意思。孙坤同志,明天开个新闻发布会,由公丨安丨局作个通告。”
  孙坤赶紧应下,他知道,这次的国土局长坠楼事件,对外宣传就是意外了,但是真实的情况是什么,还有待进一步查证。而随着这查证的展开,随江将有可能掀起一轮权力更替的狂潮,不知道谁又会是弄潮儿?
  散会之后,木槿花一上车就拨通了张文定的电话。
  张文定在酒店里根本就没睡,半躺在床上看电视,手机就放在手边,随时准备接领导的电话呢。
  木槿花既然同意让他一起回来,那他就得做好随时帮木槿花办事的准备。而且在回来的路上,张文定还给木槿花讲了讲当初在紫霞会所发生的事情。不仅仅讲了和财政厅副厅长娄玉青那不愉快地相识过程,也讲了当时市国税局副局长黄德衡和市国土局副局长周万一的表现,特别是周万一,他可是讲得比较详细的——谁叫周万一那天的表现太离谱了呢?

  如果面对的是别的领导,张文定讲那些事情就有点背后伤人打小报告的嫌疑,可面对木槿花,他不需要有那个顾虑,因为木槿花是他的老板。
  适当的在老板面前表露一点自己的喜好厌恶,会让老板更加信任自己。
  接通电话,张文定只叫了声领导,木槿花便一个字的客气话都没有地打断,直接就问:“没睡吧?”
  领导这么问话,就算这会儿刚从睡梦中醒来,也得干脆利落地回答说没睡啊,更何况张文定原本就没睡,他赶紧道:“没呢,您在哪儿?”
  从木槿花的语气中,张文定就听出了她有见自己一面的意思,所以不等她吩咐,便主动问起了她的位置。其实也不是问位置,就是表达一下他可以马上动身赶过去面见领导的意思。
  做下属的,在这种时候一定要主动点。
  木槿花倒并不是一定要和张文定见个面,她听到张文定这么问,略一沉吟,才缓缓说道:“刚开完会。”
  这个话没有明确说在哪儿,可也算是个回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