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0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人满脸的无奈和泪水,显然还有些没有从悲伤中解脱出来,看见了华子建,他什么都不说,冲着华子建磕头。
  “老人家,快起来,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华子建一面搀扶着老人,一面问。
  “领导啊,您行行好,这些树,都是我们勤爬苦挣,才种出来的,您给我们一家人留下几棵,都砍了,我们吃什么啊,领导,我给您磕头了。”这老人还是不肯起来。
  华子建注意到,老人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脸上还有青斑,夜里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华子建还是想到了,老人一定是阻止砍树,遭遇了拳头攻击,华子建有些惊骇,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砍树不说,还打人。

  “老人家,快起来,不要跪在地上了。”老人这时候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华子建和王稼祥,再看看他们身后的越野车,脸上显露出害怕的神色来,他不肯站起来,继续跪在地上:“领导,求求您了,我不是有意要不准您们砍树的,山林我承包好多年了,辛辛苦苦的,儿子指望它娶媳妇,我们指望它活命,就这么砍了,什么话都没有,我们是外地人,不懂这里的规矩,我那个小儿子的脾气不好,我们以后不敢了。”

  “老人家,你弄错了,我们是路过这里的,刚刚看见这件事情,所以问你是什么事情。”
  华子建正在劝这这个老人起来,却突然见一个脸上带血的年轻人跌跌撞撞过来了,看见跪在地上的老人,年青人眼里喷着火苗,没有理睬华子建,用尽全力拉着老人,嘴里说:“爸,起来,不要跪了,求他们没有用,大不了我和他们拼了。”
  “儿啊,你知道什么啊,和政府拼命,你有几条命啊,不要做这样的傻事。”
  看着互相搀扶着的父子两人,华子建神色严峻了,看来砍树的不是什么恶霸,很有可能是乡政府,只是乡政府为什么砍树,砍树做什么?华子建就沉声问:“年青人,不要激动,我们是路过这里的,就是想问问情况,这样,你们都上车,我送你们回去,走了这么久,有些累了,到你们家里看看,可以吗?”
  年青人这时候才注意华子建,就着月光看清楚了华子建和王稼祥的相貌,的确没有见过这两人,他点点头,老人的住处离这里不远,越野车很快就到了。
  下车之后,华子建看见了两间土屋,周围没有其他住户,进屋之后,华子建发现,屋里居然没有通电。
  “这里条件不好。”年青人看来不怎么爱说话,扶着父亲坐下之后,准备去泡茶。
  “不要泡茶了,我们坐坐,问问情况就可以了。”华子建说。
  年青人在父亲身边坐下了,华子建看见,年青人坐下的时候,眉头微微皱着,显然是挨打了,身上有伤。

  问了一会话之后,华子建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这父子俩不是本县人,只是因为在林华乡有亲戚,家里的土地不多,种地没有什么出路,于是决定种树,多年前,他们到这里承包了荒山,老人带着小儿子来这里种树,几年下来,种了满满一山的树,可因为他们是外地人,手续一直办不好,手里的承包证,据说是没有法律效力的,随着树木成长,麻烦也就来了,先是村里的提出来,想要收回去,老人的小儿子曾经提着斧头,到了村支书和村长家里,大概是觉得理亏,村里就没有说话了。

  可不久以后,乡里来人了,随行的还有派出所的干警,老人的小儿子知道厉害,不敢来硬的,乡里说老人承包的荒山属于无效行为,乡里决定要收回去,老人无奈,找到了亲戚,回到家里到处借钱打点,好不容易乡里不提这件事情了。
  可是,一年多以前,乡里来了一个姓华的书记,得知了这件事情,甚至没有到山里来看看,便说要严肃处理,后来,老人才知道,这个姓华的书记,据说和长远煤矿的关系非同一般,长远煤矿需要大量的林木,老人感觉到了麻烦,却是无可奈何。
  今天,乡里来人了,是来砍树的,老人和小儿子阻止,和来人发生了冲突,结果,小儿子被打趴下了,老人也挨了几下,要不是老人阻止小儿子拿斧头,今天很有可能要出大事情,因为承包证是硬伤,老人没有地方说理,现在,被砍走好些树木,老人甚至不知道该找哪里来解决问题。
  听完老人的话,华子建黯然,这般无权无势的农民,和乡政府对抗,无疑是弱势中的弱势,树被砍了,不知道该到哪里申冤,也许就这样算了,也许老人的小儿子会酿出大祸来,华子建旋即想到了长远煤矿,想到了林华乡的书记,华子建身上有一个本子,全市副科级以上干部的名册,都在里面,主要是下乡的时候,能够直接交出对方的名字,这是一种当领导的艺术,会极大鼓舞下面干部的工作热情。

  林华乡的书记姓华,现在看来这个书记和长远煤矿肯定是有些特殊关系的,这样的关系不用别人说,华子建心里也知道是什么样的关系,现在社会上,权利和金钱在不断的交融。
  华子建想了想,在看看时间,时间已经是晚上,去长远煤矿也不现实了,不如去乡政府看看,摸摸情况。
  华子建就说:“年青人,我看这样,你带着我们去乡政府看看,可以吗。”
  老人唬了一跳,马上站起来,护着小儿子:“领导,我家的娃儿不懂事,您不要计较了,我们不敢阻拦砍树了,我们不去乡政府,您行行好,放过我们。”

  “老人家,你误会了,我们是市里的干部,到这里来了解情况的,刚才你已经说出来了所有的情况,我们也需要到乡政府去了解情况,看看实际情况如何,如果你们不信任我们就算了。”华子建有些无奈,看来这华林乡政府的名气挺大的啊,在老人的眼里蛮有威望的。
  说起到乡政府,老人的面色都变了。
  小伙到是很有胆气的:“爸,没什么怕的,乡政府还敢吃了我不成,我正想到乡政府去问问,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凭什么不给钱就砍树。”
  “快别瞎说了,你知道什么啊,唉,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领导,您们走,我们不说了,不阻拦了,什么都不会说的。”
  听着老人的话,华子建的心情愈来愈沉重,没有想到,老百姓对政府有这样的认识,这样的认识,在老人心里已经生根了,他的子女必然受影响,时间长了,政府还有领导百姓的基础吗,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华子建不敢想下去了。
  他黯然的苦笑了一下,说:“老人家,我们真是路过这里的,也想到乡政府去了解情况,如果你不放心,就算了。”
  华子建不愿意耽误时间了,他心里窝着火,华林乡的领导是怎么当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请,华子建需要去了解,这样的时候,只有亲自去了解情况,才会清楚底细,华子建不禁想,这个华林乡地处偏僻,已经有了独立王国的味道,究其根源,应该和大宇县的黄县长有很大的关系。
  “爸,我跟着他们去,没有什么好怕的,爸,你太老实了,他们想怎么欺负你就怎么欺负你,我不相信,他们敢要我的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