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20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一笑,说:“当然有关系了,动路秘书长你更好说话啊。”
  王稼祥皱起了眉头,想了好一会,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呢?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都是庄峰的左右手,相对而言,刘副市长更麻烦一点,动他对庄峰的打击更大,这和找冀良青没有什么关系的,反正都要找他帮忙的。
  华子建就不再卖关子了,简明扼要的说:“让路秘书长下课对您好处最大,也对你最有借口,因为在他下去之后,或者说不上你就可以动一动了,你说是不是?”

  王稼祥一下就彻底的傻眼了,他呆呆的看着华子建,半天都没有说话了,但他的心里却开始扑腾,扑腾的动了起来,华子建的这个设想一下就把他推到了一个无法平静的境地。
  于是,当天的下午,在郊区的一片山脚下,天空中一抹红色,红红的、亮闪闪的。远看像一幅画,一个夕阳分好几种颜色,最中间的是大红色,渐渐的变成红色、朱红色、浅红色、桔黄色、土黄色、黄色和金黄色,旁边映衬着蓝天,真神奇啊!夕阳就像一幅美丽的、多变的画。
  而这片夕阳中的一个洋溢着浪漫,庄严,古典、开朗气质,经典而不落时尚的别墅里,华子建和冀书记都很巧合的先后来到了这里,本来是王老爷子请冀良青来喝茶的,没想到王稼祥却带着华子建也准备过来喝茶,这一下几个人也就不期而遇了。
  冀良青哈哈的笑着,就指着华子建说:“你今天也有心情来喝茶啊,不是听说你和庄市长为招标的事情在闹吗?”

  华子建就唉声叹气的说:“就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稼祥请我来喝茶聊天的,没想到和冀书记相遇了,我不会打扰到书记的雅兴吧?”
  “怎么会呢?我也正想抽时间和你一起坐坐呢。知道你最近很忙,也很辛苦,特别是压力大啊。”冀良青深有感触的说。
  王老爷子就笑呵呵的给大家都倒上了茶水,很深奥的说:“人生在世,避苦求乐是人性的自然,能苦会乐是做人的坦然,化苦为乐是智者的超然苦多乐少是人生的必然乐不是苦的积累,而是对苦的总结何不乐对生活,与世界同笑,苦中乐一乐又有何妨?。”
  冀良青微微含笑说:“王老爷子所言极是啊,这辛苦和快乐本来是连在一起的,不过看你怎么面对和体会了,不知道子建你现在是什么体会?”
  华子建有点沮丧的说:“我现在最大的体会就是权利在稍微的大一点,筹备组里我说话稍微的算数一点,那就是大乐了。”
  冀良青一听,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端起了茶盅,喝了一口说:“你这个想法很有新意。”
  “有新意没用啊,除非动点手术。”华子建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华子建的话带着极强的暗示性,让冀良青的眉头就是一皱,他看了华子建一眼,心想在这个地方怎么可以谈正事呢?但转而一想,倒也无妨,这里的王老爷子是个不问世事的人,而王稼祥也不是多嘴多舌之徒,自己到很想听听华子建有什么好的建议。
  他就松开了眉头,说:“子建你是什么想法啊,莫非你的处境已经到了很紧张的局面了吗?”
  华子建就裂开大嘴说了起来:“不是我到了很紧张的局面,而是新屏市所有人都应该紧张,现在的市政府,几乎成了庄峰的后花园了,那些副市长们,还有助理,秘书长们,都是以庄峰的马前是首,你说我这工作怎么开展。”
  这倒是真的,冀良青也一直对这个事情是有点担忧的,现在的市政府,比起全市长在的时候,更难控制了,虽然还没有到油泼不进,针扎不透的地步,但显然的,指挥起来很是费力,长此以往的发展下去,有一天自己恐怕真的就对政府无法管辖了。
  但现在的形势又让自己对很多事情也无可奈何,庄峰在中层还是很有一点势力的,特别是他手下那几员悍将,像刘副市长,路秘书长等人,在很多时候都是阳奉阴违的对待自己。

  冀良青叹口气,看着王老爷子给他倒上了茶水,对华子建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在政府确实很辛苦,很有压力。”
  王老爷子就笑着说:“那你这当书记的就应该帮这华市长排除一点压力啊,不知道老朽这样说对不对。”
  冀良青笑笑,说:“我也想啊,不过有的事情太过复杂,现在说真的,市委并没有往些年那样大的权利了,有时候一个县长,县委书记,我们要动一动都要大费周折的。”
  华子建却结了一句:“不过我倒是听说了一个消息........。”说了半句,华子建就闭嘴了。
  冀良青很好奇的看看华子建,说:“什么消息啊?你到说啊,哼哼唧唧的。”
  华子建就鼓起了勇气说:“据说啊,省里有人对路秘书长有点意见的,好像准备让他到省党校做副校长。”
  冀良青有点难以置信的说:“这很八卦的消息吧?我都没听说。”
  华子建也点头说:“确实可能是八挂的消息,不过我当时听了还是满高兴的,要是他一走,不仅可以平衡一下政府这面的关系,说不上还能给稼祥创造一个机会,稼祥在正处位置上也待了好几年了,论说也该动动。”
  这华子建很突兀的提起了王稼祥,房子里所有的人都一下紧张起来了,王老爷子说是自己对王稼祥骂骂咧咧的,但哪有老子不希望儿子当大官的,这老头的凡尘之心自然也没有完全的泯灭,就一下看着冀良青不说话了。
  王稼祥也是神情紧张的看着冀良青,这对他来说就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啊,多少人一生一世最后就死在了正处的级别上,上一步那就是海阔天空,他眼神里也就包含了太多的期待和渴望。
  冀良青也沉默了,他像是感觉到自己今天掉进了华子建给他设置的一个圈套里,华子建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说出路秘书长的事情,在说起王稼祥的提升,看似两者毫无相连,实际上肯定不会的,这华子建是什么样的人,他才不会乱放炮的。
  既然他不是一个胡言乱语的人,那么是不是真的有人想动路秘书长呢?要是真有此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砍掉了庄峰的一条右臂,就等于拔掉了老虎的一枚利齿,就算这是一个华子建的圈套,但对自己一点坏处都没有,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何况这和涉及到王老爷子的宝贝儿子王稼祥,要是自己再次提升了他,他应该是会对自己感恩戴德,关键这样确实可以平衡新屏市政府的势力。
  冀良青在脑海中就盘算起来了,他下意思的端起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喝着,而其他几个人都在眼巴巴的看着他,他似乎恍然醒悟过来,看着华子建说:“呵呵呵,你华子建啊,怎么能把小道消息当真呢,要明白,动一个像路秘书长这样的人,不是谁说说就成了,当个玩笑听听就罢了。”
  华子建没有退缩,说:“当然了,我也这样想的,除非省委那个书记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们也就是开开玩笑,茶余饭后的聊聊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