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9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发生的一切,楚天齐都看在眼里,但他并没有言声。他只觉得苟大军这个人有意思,同时也大概明白苟大军为什么现在只是一个“安全员”了。
  虽然刚才没有和苟大军直接对话,但苟大军的行为,就是在打自己的脸,这让王文祥气愤不已,一时连思路都找不着了。
  会议室里出现了冷场。
  方宇看着王文祥轻声问:“王副主任,你还讲吗?”
  “讲。”王文祥咬着牙吐出了一个字,喝了两口水,又开始讲了进来:“开发区建设成果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
  王文祥也真算一号,中途被人搅了局,第二次再讲的时候,没几句就进入了状态。就像没有发生刚才的事似的,就像他口中讲的假政绩真正有过似的。
  就在王文祥把他自己吹的“文可安邦、武可定国”的时候,有一个人却因为找他不到而着急。打电话的这个男人,窄脑门,梳大背头,一身藏青色西装,白衬衣。
  在地上转了两圈,男人再次拨打了王文祥的手机,手机里依然还是那句标准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男人摁断电话,又拨打起了王文祥办公室的电话,这一次一直打了有四、五遍,可电话里除了“嘟……嘟……”的声响以外,还是没人接听。

  男人重重的挂掉了电话,嘴里骂着:“没用的东西,正找他,他把电话关了。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妈的不知道深浅,一天胡吃海混的。”
  骂归骂,可该找还得找。男人抿着嘴唇想了想,再次拨出了一串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里里面传出一个女声:“领导您……”
  男人打断女人的话:“我找王文祥,他和你在不在一起?”
  电话里静了一下,然后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声音:“领导,您真会说笑,我怎么会和王主任在一起呢?”

  男人语气不善:“少扯没用的,我找他有急事。今天一早打电话就不通,现在还是打不通,他到底去哪了?马上让他给我回电话。”
  这次女人的声音正经起来:“领导,有什么急事?”
  “我要和他说,没听明白吗?”男人很不耐烦。
  女人声音很着急:“哦,领导,他现在肯定在开会。我有事休假了,要不我马上去找他?”

  “开会?什么会?”男人反问,不等对方回答,他已经想到了是什么会,便说道,“行了,你别管了。”说完,挂掉了电话。
  男人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说了句“出去一趟”,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站起身,走到衣架前,一边穿外套,一边随意向窗外看去。
  院里停着一辆崭新的“桑塔纳”轿车,一个女人向后面一人挥挥手,钻进了轿车。接着,轿车缓缓启动了。
  看到刚才的一幕,男人把外套又放到衣架上,自言自语道:“王文祥,你自求多福吧。”
  男人坐到座位上,先按下了固定电话上的免提键,又按了重播键。电话一通,他说了句“不出去了。”说完,关掉了电话上的免提。

  会议已经进行到了第二项议程,员工代表发言。
  发言的一共安排了三个人,分别是招商股副股长庞大海、建设股股长韩文、财务股副股长郝玉芳。
  庞大海和韩文已经发言完毕,他们的发言空洞无物,但却大话连篇,和王文祥的一个腔调。他们的整个发言中,依然没有“楚天齐”三个字,但却不止一次拍王文祥马屁,多次用到“在王主任的正确领导下”的语句。而且庞大海最后更是说了“要紧跟王主任的指挥棒,王主任指到哪就打到哪”的肉麻话。
  对于庞大海和韩文的“表演”,楚天齐直接嗤之以鼻,这不过就是王文祥的跟屁虫,跳梁小丑而已。
  现在正在发言的是郝玉芳。

  对于郝玉芳今天的表现,楚天齐只能用“惊艳”二字来形容了。
  首先,郝玉芳的形象,就让楚天齐眼前一亮。郝玉芳今天穿着一件红色系装饰腰带上衣外套,外套下摆刚刚垂到膝盖处,既盖住了臀*部,又显出了身条。红色上衣V领处,露出里面黑色高领毛衫。她腿上着一条黑色紧身裤,很好的勾勒出身体线条,脚上是一双黑色高跟中腰小皮靴。整个衣服色调搭配,是红配黑,既庄重大方,又不失热情活力。
  郝玉芳今天的发型也和昨天大不相同,昨天她只是用一条黑色发带随便拢住头发,而今天却是黑色长发披散开来。并且在后脑勺的地方,用棕黑色的别致塑料发卡做出了一个造型。今天大框宽边眼镜已经不见,灵动的眼睛、忽闪的睫毛展现在众人面前,就是脸形也不显得太小了,而是看上去透着娇美。
  其次,郝玉芳的发言口齿清晰、语句简洁、条理清晰、数据精确,有分析有结论还有见解。
  今天的郝玉芳,真是让楚天齐大跌眼镜,在心中大呼上当。昨天以貌取人,以为见到了一个六、七十年代的女孩、当今时代的老太太。而今天看到的却是一个新世纪的,时尚但不娇艳、靓丽又不肤浅的知识女性、职场精英。他意识到,昨天之前的装束打扮,应该是这个女孩故意的,可能他不是为了在自己面前这样,而是为了给所有人都造成那种错觉。
  大呼上当的还有王文祥,他今天意识到自己走眼了。这个女孩从进入开发区那天,给人的感觉就是貌不惊人甚至有点偏丑,语不出众甚至有点木讷,行不出彩甚至有点迟钝。郝玉芳到开发区已经半年了,王文祥就没听她说过几句干脆利索的话,平时更是穿的土里土气,比乡下来的女孩还要土。未曾说话已经脸红,低着头半天不抬起来。
  当时郝玉芳的形象肯定入不了王文祥法眼,他也就没打她的主意。但他却发现了这个女孩另外的优点:说话不多、工作细致,而且不抢功,就知道干活。因此,他和任芳芳都觉得这个郝玉芳听话,没有任何威胁,不需特别防着。
  本来一开始是安排任芳芳发言,为此王文祥还特意给任芳芳润色了好几遍稿子。结果临时有变,任芳芳休假了,但任芳芳和王文祥都想从财务角度说一下功绩,于是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这个木讷女孩郝玉芳。

  当昨天把提前写好的稿子给郝玉芳的时候,郝玉芳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还感谢二位领导虑事周全。但今天真正发言的时候,王文祥才发觉不对,郝玉芳说的根本就不是给她的那篇稿子。所以,王文祥不光觉得被郝玉芳装出的外在形象骗了,就是发言这件事也被骗了。
  当然,感觉被郝玉芳“骗”倒的还大有其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