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3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元昊不知道,他这句话隐约传到了队列中的耿帅耳朵里,而耿帅则是用憎恨的目光看着他。
  徐岩愣了一下,说,“营长,上级命令中明确提到全体出动,留下退伍老兵,不合适吧?”
  元昊想了想,只好点头,“那就按照命令执行吧。”
  “是!”
  他们说话的时候,汽车排的人已经将三辆解放军卡停在了老地方,发动机保持着怠速运转,等待着装载部队。

  李牧转身要向徐岩敬礼报告,徐岩摆手,大步走到队伍前,扫视着寒风中的兵们,沉声说:“弟兄们!接到上级命令!距我营区四十五公里处的第一监狱发生越狱案件,十余名犯人打死看守武警抢夺枪支越狱!上级指示,我连全副武装出动,协助武警部队追捕犯人!”
  队列发出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在灯光下,兵们呼出的白气整整齐齐,肾上腺素在快速分泌,牙根咬紧,肌肉绷紧!
  耿帅双眼放光!
  没有哪个兵是不激动兴奋的!
  在演习场的时候,许多没有捞着和逃犯交手机会的兵都遗憾死了,这会儿又来一件类似的事情,而且比上次的更加严重,如何不叫这些日夜操练了各种杀人技术的大头兵们激动兴奋!
  然而,李牧却是眉头紧皱,并不陷入盲目的激动当中,甚至,他隐约觉得,这次任务,并不轻松。
  “除了背囊,其他东西都要带上!”徐岩对李牧说,“解散之后各班排到排房等候命令,所有班排长到会议室开会!”

  “是!”
  李牧敬礼,给全连下令:“防弹衣!钢盔!作战靴!战术背心!水壶挎包雨衣!防毒面具!单兵电台!都要带上!回去之后副班长检查好每一个人的着装!班排长到四楼会议室开会!动作快点!解散!”
  “解散!”
  “解散!”
  “解散!”
  三个排同时解散,兵们刷的一下就跑空了,全部都回到了排房里,然后在副班长的组织下,按照操练了几百遍几千遍的顺序分别领取各种单兵装备!
  班排长们迅速来到四楼的会议室。

  五连三个排里,只有三排长岑全齐在位。一排长在广州学习,二排长原来是吴军,后来吴军升任连长,随即不幸牺牲,而二排长还没有到位,一直是李牧实际上代理着二排的事务。
  加上休婚假的副连长,实际上五连只有三名干部在位,而五连副指导员这个岗位,是常年缺编的。
  九位士官在会议室里坐定,彼此低声交耳,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徐岩和方鹤城一边语速很快交谈着一边大步走进来,三排长岑全齐跟在后面,脸色同样冷峻,手里拿着一副地图。
  看见徐岩等人进来,士官们纷纷站起来。

  岑全齐在桌面上把地图铺开,这才坐下来。
  徐岩示意大家坐下,开始说道:“最新消息,武警部队已经追回了五名犯人,另有七人逃进了深山。”
  说着,他拿起铅笔,开始指着地图进行任务通报,士官们都纷纷起身围拢过来。
  “三号地区,我们经常在那片搞定点越野,你们对那里的地形都很熟悉。”徐岩沉声说,“第一监狱背靠骆驼峰,距离骆驼镇只有三公里,公丨安丨武警已经把通往骆驼镇的道路封锁了起来,切断了犯人逃窜进镇区的道路。上级给我们连的任务是——进山搜捕!”
  看着大比例军用地图上那熟悉的等高线、地名、道路以及坐标物,李牧的表情非常的凝重。
  徐岩扫了一眼,目光最终落在李牧身上,他问,“李牧,说说你的看法。”
  这话一出,就连三排长岑全齐的脸色也有点难看了。在座都是军官士官,就李牧一个上等兵,但是徐岩首先征询的,却是一个上等兵的看法。这让其余人情何以堪。
  连长这是把李牧当军师了。
  李牧却是没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他的注意力都在任务上面。他指着地图上的三号区域中的骆驼峰,沉声说道,“连长,过了骆驼峰是一大片原始老林,那边的地形非常的复杂,搜捕难度非常大。我建议起码要带上足够一周作战的弹药口粮,还有夜视器材。”
  方鹤城眉头皱起来,“有必要吗?”
  坚定地点头,李牧说,“指导员,从情报来看,这些犯人逃窜的路线非常的明显,说明他们当中肯定有非常熟悉当地地形地貌的人,并且这场越狱肯定是经过长时间策划的,甚至不排除外面有人接应。”
  说着,他看向徐岩,“连长,我建议尽快向监狱方面获取更多更详细的情报信息,包括越狱犯人的身份背景。更加详实的情报,对搜捕行动更加有利!”

  别说这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依据十足,单单是这份遇事沉着的本事,就不得不让其他人佩服。以上等兵的身份在连队那么高的威望,不只是拳头硬就行的。
  毕竟,这是一个看拳头的社会,同时更是一个看智慧的社会,更是一个走肾的社会。
  徐岩和方鹤城对视一眼,有了决定,徐岩沉声说道:“逃犯手里有枪,他们手里最起码有两支八一杠,非常危险。你们一定要检查好,防弹衣钢盔一个都不能少。我提醒你们,逃犯是绝对会被抓回来或者打死的,中午之前,会有大量的武警部队将目标区域死死包围起来。我要求你们,在搜捕的过程中慎重慎重再慎重,不要一味追求速度!”
  大部分人都听明白了徐岩的意思,岑全齐也许在五连的时间相对较短,不是很了解徐岩,所以他很不确定地问道:“连长,你的意思是,一切以战士们的安全为第一位?”
  这下大家就都觉得无语了,这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本来是紧急的重要任务,官兵们应该发扬不怕死不怕苦的精神全力追捕,你岑全齐捅破了徐岩隐晦表达的意思,这不是将徐岩给推到了前面去。
  而岑全齐却不是故意的,在这样重大的任务面前,作为排长,他问清楚指挥官的命令含义,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
  徐岩看了岑全齐一眼,却也是很干脆利落地说:“没错!首先确保自身的安全,然后才是任务!”

  方鹤城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说话,他知道就算是说了,徐岩也不会改变决定。徐岩到底还是不希望连队出现任何的伤亡。吴军的牺牲,影响的不只是李牧,还有更多人,包括徐岩!
  “检查好通讯器材,每个班带上两部对讲机,作为备份通讯!按照标准携弹量携带弹药!把库房里的夜视器材全部拿出来发下去!带上干粮!水壶都要装满水!一排余安邦负责!二排李牧!三排由三排长带领!我再强调一遍!兵们的安全是第一位!还有问题吗?解散!”
  士官们纷纷领命而去,徐岩对方鹤城说,“老方,你赶紧的和司令部值班室联系,抓紧时间搞清楚更详细的情况。”
  日期:2016-01-28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