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里憋着,说不清楚憋着的是什么。留转士官遇到了挑战?还是在留转这件事情上,班代偏向林雨。是啊,林雨和班代是老乡,相距不够百公里,班代当然会倾向林雨。
  自己能如何呢,加上林雨踩了****运击毙了逃犯,听说二等功是绝对跑不了的,那自己更没有优势了。
  他心里很烦躁——尽管他和林雨约定,大家都提交申请,连队让谁留就谁留。但大家都知道,这已经意味着自己没有机会了。优势明显的林雨,毫无疑问是会被优先考虑的。
  烦躁,怎么一个“烦躁”了得?
  一个班是不可能包揽整个排的留转名额的,除非出现极端情况——其余两个班没有人愿意留队——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也没有发生。
  想起一千多公里外的那个村庄,那穷乡僻壤,那山穷水恶。他是怎么样都不想子承父业守着三两亩田地度日。
  想起上火车前,面目沧桑满满是太阳光留下的纪念的老爹,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帅啊,以后你就是国家的人了,要为国争光,给爹妈挣脸,听党的话,好好搞训练,听见没有?”
  “爹,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训练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的。”
  “小兔崽子有模有样的了说话。爹都打听清楚了,谁训练搞得好谁就能干志愿兵,一辈子吃皇粮。你可得争点气。”
  “爹,早就没有志愿兵了,现在都是士官。我会努力争取留转士官的,结结实实地吃上皇粮。”
  “那爹就放心了。唉,儿啊,咱家总是受欺负,为啥,因为咱家没有当官的。你啊要是能留在部队吃上了皇粮,往后村里我看谁敢欺负咱家!”
  耿帅咬牙切齿地说:“爹,你放心,以后谁再欺负咱家,你给我打电话!到部队我就马上给家里打电话告诉你号码!”
  火车隆隆隆地将一名肩负全家希望的十八岁青年送进了部队,他叫耿帅,人长得帅,家里穷,经常被村里人欺负,有些自卑,自尊心很强。
  思来想去,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家人,尤其是老爹。耿帅一闭上眼睛就想起老爹那满怀期盼的目光,他无法入睡,心理压力非常的大。
  但当前的情况,他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而自己却做不到表面上那么洒脱。
  “如果当时没有被抽去警侦连帮忙该多好啊,那么击毙逃犯的就有可能是自己!”耿帅心里万分懊悔地说,然而,协助地方公丨安丨机关搜捕逃犯是突发事件,谁都无法预料,而被抽调去警侦连帮忙,却是客观上的对一个兵的看重。
  “唉,再来几个逃犯吧!”

  耿帅心里极端地憧憬着,“听说山的那边有所监狱,快来一场越狱啊,你们这帮该死的罪犯!”
  时间走到五点一刻,是否真的有上苍,它用一双大手操纵着世间的一切?
  连部文书金焕明被乍起的电话铃声惊醒,他连忙爬起来,在黑暗中扑向红色电话机,拿起话筒的同时摁亮了灯光。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的,必定是司令部值班室打来的,必定是有紧急情况!
  “你好!五连!”迷迷糊糊中的金焕明条件发射板地打招呼。
  “我是司令部值班室!把你们连长叫来!”对方声音干脆而急促,带着战场的色彩。

  “是!”
  金焕明把话筒放到一边,连忙出门来到连长房间。连长的单间就挨着连部,金焕明几步就到门口,敲门:“连长!连长!”
  “什么情况?”徐岩的声音随即传出来,灯亮。
  “司令部值班室电话!”
  披着大衣的徐岩已经推门出来,大步走进连部拿起话筒,“我是徐岩!”

  “徐连长!第一监狱发生大规模越狱案件,情况比较危急!首长指示,五连做好紧急出动准备!”
  徐岩的睡意彻底消失,瞪大了眼睛,问:“什么着装?”
  “全副武装!”
  “明白!”
  啪地挂掉电话,徐岩一边朝自己房间大步走去一边对金焕明说,“去找李牧,紧急集合!”
  金焕明却是愣了一下,说,“今天是余安邦班长值班。”
  “听不明白吗?”徐岩回头瞪眼。
  “明白!”金焕明答应一声,急忙下去二楼找李牧,尽管心里不是滋味,李牧不就是个上等兵吗,牛气什么!
  李牧躺下还没两个小时,金焕明一进来,他就听见了脚步声。他的警觉性何其高。
  “什么事?”李牧坐起来问。
  倒是把快步走进来的金焕明给吓了一跳,他稳了稳心绪,说,“连长你吹紧急集合!全副武装!”

  李牧皱眉,“发生什么事了?”
  “你去问连长。”金焕明扔下一句就走了。
  此时,排房里的兵们,都醒得七七八八了。没有睡着的耿帅心里开始期待起来,这个时候紧急集合,一定是有紧急任务,并且绝对是非常紧急的!否则——再过四十五分钟就该起床了,完全可以等到起床的时候再搞!
  关键是金焕明说的四个字——全副武装!
  老兵即将退伍的时候搞紧急集合拉练?极少,就算有,也不会是在这个时候!
  李牧花了十五秒钟把迷彩服穿上腰带扎好帽子戴好,这个速度和三个多小时前的着装速度是完全不是一个路数的。

  关键时刻不拉稀!
  他大步走出排房,拿出哨子吹响了紧急集合哨音——哔哔哔哔……
  一营二营所有连队都惊醒了,随着李牧一阵紧急集合哨音下去,知情的不知情的连队,主要是大头兵们,都疯了一般从被窝里钻出来,在黑暗中着装,在三分钟之内完成集合,队列矗立在寒风中,却不瑟瑟发抖。
  大营区的格局中,一营二营是前后相接的,三营则在营区左侧高地上,毗邻水库,而四营则是距离更远,和一营二营隔着中央区域的各种训练场,在营区右侧居中的位置,翻过围墙就是村庄。
  毫无疑问,单从营区的格局来看,一营二营是更被受重视的。关于各营的来历、地位等情况,这里暂且压下不表。
  却说李牧这边吹响了紧急集合号令之后,仅仅两分半,全连就全副武装在楼下空地集合完毕。

  徐岩脚步匆匆从三楼下来,手里抓着对讲机,脸色严峻。
  从营部那边大步走过来几个人,李牧抬眼一看,是营长元昊和营部参谋以及通讯员。
  “徐岩!”元昊大步走过来。
  徐岩迎上去,“营长。”
  两人在中庭那里开始沟通。
  “接到命令了吧?三号区域的第一监狱发生大规模越狱案件,上级命令我营以及一营全体出动,协助武警部队追铺犯人!”元昊沉声说。
  “我这边收到具体通报了,越狱的有十几个人,具体数目还有待确定。”徐岩点头,说。
  “你带五连先出发,我带大部队后续跟上!全力配合武警部队进山搜捕。武警部队的支援力量要从Q市那边调过来,在他们到来之前,我们是主要力量。”元昊说道。

  徐岩明白地点头,看守监狱的武警有多少,他心里还是有数的,即便加上地方公丨安丨丨警丨察,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是欠缺的。
  “犯人手里有枪,所以所有参加搜捕的官兵都要穿上防弹衣!”元昊说着,压了压声音,“你挑选一下,把退伍老兵留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