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鹤城一晚上没睡,熬夜写材料,顺便听取余安邦的汇报。余安邦被他发展过来了,方鹤城也是下了很大功夫,势必要让李牧这个特殊的兵留下来。若是其他兵,断然是不需要搞得这么复杂的。
  若是以前,李牧这样的兵走了也就走了,单单是难以管教这一条就足够连干头疼的,再好的军事素质都白给。可是如果二营已经被明确定为新型步兵试点单位,恰恰是极度需要像李牧这样的军事素质过硬又对新型步兵有深刻理解的指挥士官。
  任何一名军官都不会也不敢忽视一名优秀指挥士官在连队中发挥的作用,尤其是步兵连队!
  美国的幕僚士官长在士兵们中的地位甚至比团营长的都要高,这足以说明职业士官的重要性。
  所以,就算是方鹤城这么一个传统保守的人,也都不惜对李牧下了多重手段,想尽办法把他留住。

  磕了磕烟灰,方鹤城示意余安邦坐下,拿起烟递过去,“抽一根。”
  余安邦笑了笑,接过点上一根,把烟还给方鹤城,抽了两口。余安邦这烟抽得心安理得得很。
  不过,很快他就纠结了。
  方鹤城的眼圈黑黑的,双眼布满了血丝,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这会儿余安邦才猛地想起,从一个多月前进驻演习场到现在,指导员基本上没睡过一个好觉。连长基本上是管着营里的很多事务,所以连队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指导员一个人操持着,几十号人的吃喝拉撒等等,其中的辛苦是可想而知的。

  余安邦不由的有些愧疚了,他们这些坐等退伍的士官,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都是放松了的,这就更让指导员操心了。
  “明天是你值班吧?”方鹤城把眼镜搁在桌面上,打开话匣子。
  余安邦点头,“是的。”
  “明天上午的操课改成上教育。”方鹤城拿出那份中午给李牧看过的文件递过去,“明天教育课的内容,是传达学习这份文件精神。”

  余安邦接过,越看眼睛越大,虽然他的理解没李牧的那么深刻,但是他也能看出来,这份文件内容蕴含着的巨大变化。
  “咱们营是试点单位,五连是重中之重。”方鹤城说,“新型步兵在我军中属于全新课题。它跟特种部队是两个性质。直白点说,以后所有的步兵部队,都会按照这个标准来建设。而具体标准如何,训练如何进行,包括作战战术作战目的,等等等等,都要在试点中出来。也就是说,咱们二营是怎么搞的,未来推广建设之后,全军的步兵部队都会照着咱们的套路来。”
  听到指导员说到这里,余安邦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果不其然,指导员话锋一转,说,“说说你吧。立过两个三等功,参加过猎人集训,带出了两名军官。怎么,真的不考虑继续在部队发展下去?”
  余安邦嘴巴动了动还没来得及说话,指导员就又继续说了,他压根就没打算给余安邦开口的机会,在他把话说完之前。
  方鹤城说,“你今年二十五岁吧,我记得你上学比较晚,二十岁高中毕业,当年入役。嗯,这一点倒是和李牧那小子相同。大好青春年华,你愿意浪费在浮躁的社会上,还是继续在部队里发展。我想这道选择题不难做。留转二期不算容易,你有这个机会就应该把握住。”
  顿了顿,他说,“士官制度改革正在进行,深化改革会议开了好几次,你小子怎么看不到美好的前景呢。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习惯了军营生活,回到地方你还能适应吗?适应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需要多久是个未知数。”
  “我和连长都希望你能留下来,继续为军队现代化,为国防事业,继续贡献力量。”

  看见指导员端起茶杯,余安邦指导他说完了,想了想,说道,“指导员,没其他人在,您就甭喊口号了。”
  方鹤城一脚踹过去,余安邦没敢躲,结结实实挨了一脚,赶紧的坐直。方鹤城怒斥,“就你这个态度,我可以马上把你的名字划掉!”
  余安邦严肃起来。
  大营区里的官兵谁都知道,五连俩主官是俩奇葩,连长指导员年纪都挺大的,一个三十二一个三十,都是上尉正连。另一处奇葩的地方就是,连长指导员都曾经担任过指导员连长职务,比如徐岩就曾当了一年的指导员,而方鹤城也在其他连队连长的位置上待了大半年。
  这种组合在全旅乃至整个军区,都是比较少见的。
  主官的性格就是部队的性格,所以五连的性格——很复杂!
  传统保守的方鹤城严肃起来,是让人感觉到阴森的,的确是阴森,因为他身上的政工味道实在是太浓厚了。
  “余安邦,我看你这五年兵是白当了。到了最后到了最后,你的思想还停留在低级程度。入党喊的口号就光喊喊?”方鹤城严肃地训斥,“一个人要怎么活才有价值,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一心扑在赚钱上面的行尸走肉,还是精神世界丰富思想高尚的社会主义建设者?”
  伸出手指点了点余安邦,方鹤城说道,“这两天你好好的认真反省反省。周一给我交一份深刻的申请书上来,不满意你就给我写到满意为止。我不点这个头,你小子休想退伍!”

  余安邦顿时就呆住了,“指导员,你这不是逼……”
  “选择自由,我没强迫谁做任何事。”指导员打断余安邦的话,“周一我一定要见到申请书,滚吧!”
  余安邦嘴巴张开又合上,张开又合上,指导员耍起无赖来他是真没办法,他只能站起来,敬礼离开,心里是苦不堪言。本来是替指导员打个潜伏,帮着说服李牧留队,没想到指导员他老人家把自己给瞄上了。
  特么的,这回轮到自己纠结了,亏得刚刚还劝说李牧,现在到自己坐选择题了。
  待余安邦离去,方鹤城也是苦笑着松出了一口气……

  李牧回到排房的时候,经过洗漱间门口。因为整个排房大概呈四方样式,门口右手边是宽阔的洗漱间,最里面是厕所,有俩茅坑俩尿多,洗漱间门口可以一眼看到茅坑那里,蹲坑的人只要稍稍探出脑袋也能看得见门外的情况。
  经过的时候,在电光火石的瞬间,李牧的脚步顿了顿随机又恢复正常,整个过程非常的短暂。他发现厕所里面有人,想要停下脚步看看是谁的时候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随即恢复脚步。于是就出现了以上这样一幕。
  无声苦笑着叹了口气,心里默默想着,其实选择退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也有自身的一些考虑……李牧回到自己的床铺那,刚躺上去,就依稀看见耿帅从里面走了出来。
  “耿帅,你还没睡。”李牧低声问道。

  原来刚才在厕所里撸管的人是耿帅。
  “给尿憋醒了。”耿帅说,“班代你咋还不睡?”
  “刚刚去跟一班长聊了会儿。”李牧盖上被子,“赶紧的睡吧。”
  “是。”

  耿帅轻手轻脚爬上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失眠了——他好几个晚上没睡好了,而这跟撸管没有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