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3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杂毛小道疑惑,说不是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么?
  劫摇头,说不,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是,但后来却开始怀疑了起来,因为有很多地方并不能够自圆其说,随后我发现这其实跟我茅山宗内部的人员有关,再然后,我怀疑到了当时的话事人杨知修身上,然而在我想要追查的时候,却发现陷阱重重,有人开始想要对付我,后来的时候我被逼入后山乱地,给人推进了时空乱流之中,肉身绞毁了去……
  杂毛小道说你既然说自己并非杨知修所害,那人到底是谁?
  劫摇头,说这个事情,我暂时不能够肯定,我会继续追查此事的,等有了结果,一定跟师兄汇报。
  杂毛小道皱眉,说你这是准备离开?

  劫点头,说对,我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人多了,反而会心慌;不过各位放心,不管何时何地,你们都是我的朋友,这一点,我以我的灵魂保证。
  这时陆左突然插嘴了,说你是杨劫之前,还是什么?
  劫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他。
  沉默了许久,他开口说道:“我还是魔将。”
  啊?
  陆左皱眉说道:“什么是魔将?”
  劫不肯说了,他对我们说道:“此事无关大局,经历了两世轮回,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状态,现如今的我,便是我,便是陈留劫,不再是任何人的附庸或者从属……”

  他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而这一切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我甚至都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对话,但看起来陆左和萧克明似乎知道一些秘辛。
  劫说完这些之后,转过身来,朝着我结结实实地拜了一下。
  我吓了一跳,赶紧把他给扶了起来,说你既然是萧大哥的师弟,自有身份,之前的事儿就都忘记了吧,我可教不了你这么厉害的徒弟。
  我这般说着,劫却严肃地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上辈子拜了一个师父,这辈子也拜了一个师父,这事儿我不会忘——若是没有您,我或许永远都只是陈留只知道打猎混日子的懵懂之人,既报不了这一世的父母血仇,也回返不得这个世界,就只是这一点,你足以成为我的师父。这是命运的安排,不过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日后,再来聆听师父教诲……”
  说罢,他双手抱拳,朝我郑重其事地又拜了两下,方才转身离开。
  他的身法宛如轻灵的燕子,几个起落,人便不见了踪影。
  这姿态,不知道比我潇洒几多。
  劫走了之后,我方才回过神来,看向了杂毛小道,说萧大哥,你这师弟到底什么来头啊,看起来简直吊炸天啊?
  杂毛小道呵呵一笑,说你这话说得有问题,论起关系来,他可是你的徒弟,比我亲近许多呢。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咱能不能好好说话?
  杂毛小道依旧笑,说陆言,说起来你倒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这劫呢,他是我大师兄从山下捡来的一孩子,出生之时天有异象,电闪雷鸣,而他生下来的时候天生长毛,宛如猿猴一般,被叫做毛孩儿——这是返祖现象,算不得太稀奇,只不过他父母嫌其古怪,想要把他给扔了去。我大师兄过意不去,将其带上了山,后来他成为了我小姑师父英华真人的弟子,也是唯一的男弟子。
  他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他跟了英华真人的俗家姓氏,也信杨,修得一身好手段,特别是轻身之术,我看说是茅山之最,无人匹敌,而此人因为身体缺陷的缘故,在茅山十分低调,但有人也认为他的修为和天分,绝对是顶尖儿的,若非他是旁门,只怕茅山三杰应该叫做茅山四杰了。”
  茅山四杰?
  那茅山三杰之中,黑手双城陈志程现如今是宗教总局副局,符钧是茅山宗当代掌教,而杂毛小道则是上一代的掌教,个个都是吊炸天的人物,这个杨劫,居然能够与其并列?
  这可不是厉害到没谱了?
  我说那后来又是怎么回事呢?
  杂毛小道告诉我,说杨劫素来低调,之前曾经跟随大师兄混过一段时间,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突然转了性子,求得我师父同意,通过茅山后院的时空乱流,出入类似于荒域、黄泉这般的地方,修行修心,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但据说就连杨知修对他也是十分忌惮,只可惜后来我重返茅山之事,才听说他已经在时空乱流之中死掉了,当时还可惜了一回,觉得茅山又少了一人才,没想到居然是这般情况。

  听他说了一个大概,我方才知晓这劫有多厉害。
  难怪他能够在千军万马之中取下风后的头颅,而这仅仅是他这副身体还不能够承载的情况之下。
  他若是恢复之前的修为,指不定有多厉害呢。
  这样的人,居然还认我当师父?
  我有点儿亚历山大啊……
  劫的事情不过是一插曲,杂毛小道告诉我,说劫此人最重信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所以让他自去,不用管他,日后有缘,再见便是了。
  现在我们面临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在于陆左和朵朵脑袋上面的通缉令。
  再有一个,就是接下来的行程。

  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不管陆左身上的这案子,先去天山。
  屈胖三问去天山干嘛?
  我们不敢说明具体缘由,只是告诉他,说杂毛小道想要去见一下自己的师父,说清楚自己离开茅山宗的缘由,获得谅解。
  哦……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说着,而随后陆左问明了我们所在的地方之后,开口说道:“既然已经来到了鲁东,那就顺道去崂山走一遭吧?”
  杂毛小道笑了,说也罢,去见见两个老头子,问问他们对现如今江湖的看法吧。
  我们身处的长岛九丈崖,位于鲁东烟台的蓬莱市,与位于青岛的崂山,一北一南,相隔差不多鲁东半岛,这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当下我们也是连夜离开了长岛,然后更装易服,等到了第二天白天的时候,由我出面联系了一辆商务车,赶往青岛。

  一路上周折自不必提,当天下午我们抵达了崂山。
  与大多数以道家闻名的名山一般,崂山在鲁东这一带也是数得上名号的旅游景区,我们赶到的时候,也是游人如织,不过杂毛小道和陆左并不走那大路,而是往那山窝子里面挤,一路走行,山沟里面反复钻,走了好久,却是来到了一处山沟子里。
  这崂山与别处景致并不一样,可谓是剑峰千仞、山峦巍峨,那奇石怪岩遍地皆是,使得整个山区看起来无数奇景,一看就知道内有道行。
  事实上,崂山曾经是道教的发祥地之一,早在春秋时期就已经云集了相当一大批的方士之流,是早年间的修行圣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