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7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来是陈继恩在医院里打针;二来,有好几个常委要么在乡下,要么在省城,赶回来需要时间;第三嘛,出了这个事情,主要领导需要先单独听取一下公丨安丨局的汇报,或许还要打几个电话什么的,等心中有个定数之后,这个常委会开起来也才有意义。
  陈继恩今天很不舒服,在会议室坐下还不到两分钟,也没有开口说话,就咳嗽了三声。
  他倒是没什么大病,只是肾结石发作,外加发高烧,到医院里吊水止了痛,烧都还没全退,就要来主持这个会议,要能舒服就怪了。

  陈继恩很不喜欢去医院,但如果需要治病的话他都会去医院,而不是把医护人员叫到家里来。
  他认为病这个东西到医院里治才是正经,如果把医护人员叫到家里来了,不仅仅自己的病会继续留在家里,还会把别的病都带到家里来;如果在医院治病治到一半就不得不出来,他也认为这是相当不好的兆头,至少表明他的病没有留在医院,而是继续留在身体里的。
  当然了,这个认识有点唯心。官方的说法是,陈书记有病亲自上医院,坚决不搞特殊化。
  其实医生曾建议陈继恩做个激光碎石,可陈继恩觉得激光穿过身体很恐怖,又觉得结石这玩意儿不是什么要命的大病,吃了些药没起效果,也就不想折腾了,大不了疼的时候到医院里止一下痛就行了。
  昨天晚上陈继恩跟某个年轻貌美的女同志深入探讨了大半夜的工作,然后早上起来觉得有点小感冒,也没当回事。
  可到下午的时候,头就很晕了,还发高烧,他吃了几颗感冒药,以顽强的意志坚持到下班,原本想着如果晚上再不好的话,就去医院,可没料到吃晚饭的时候,肾结石突然发作,只能往医院跑了。

  说实话,陈继恩对高洪很恼火,看着高洪那张木讷的脸,他忍不住又咳嗽了两声,目光从众常委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非常委的副市长、公丨安丨局长孙坤脸上,缓慢开口道:“都来了,那就开会。”
  这句话之后,他停顿了一秒钟,似乎身体相当难受的样子,然后直奔主题道:“请孙坤同志讲一讲......什么情况。”
  众常委脸上的神情就都有了些许的变化,看来陈书记很恼火啊!开会居然没有一句客套话!
  市长高洪那木讷的脸上,隐隐可见肌肉跳动了两下。

  孙坤早就做好了汇报工作的准备,可是也没想到这才宣布开会,自己就要第一个发言啊。
  他原本是想先听听大家的发言,或者先听听书记跟市长对乔中锡坠楼事件有个什么官方的意见之后再汇报情况的,那样的话,比较保险些,可陈书记却一上来就要听汇报,而不是先定调子,这就有点为难人了。
  不过,再为难,孙坤也只能开口汇报情况了。
  这个情况,自然跟先前单独向书记和市长汇报的时候的情况一样,只是增加了一些市局如何重视,抽调了多少精兵强将进行多方调查,怎么样推理,怎么样细致地观察国土局以及周边的监控录像等等。

  然后,孙坤也不等陈继恩再问,便作了个结论:“综合以上情况,初步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具体案情,还有待进一步调查取证......”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很想表态说保证一天之内怎么样怎么样,但是看了看这些常委们,他到嘴边的话就又吞回了肚子里,来了一句相当标准的话:“市局会用最快的速度把情况调查清楚,消除不良影响。请,领导指示。”
  他没有说请市委领导指示,在不是说的请市委市政府领导指示,就是一句请领导指示,具体指是哪个领导呢,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政法委书记左wen革深深看了孙坤一眼,调整了个坐姿,脸上似乎闪过一丝冷笑。

  市长高洪突然间说话了:“短短时间之内,公丨安丨局就作出了相当迅速的反应,看得出来孙坤同志平时是下了工夫的,关键时刻才能显现出人民丨警丨察的战斗力。啊,这个事情,一定要认真调查,公丨安丨局的工作一定要细致到位,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盲点......我建议,等这个事情搞清楚之后,有关部门联合起来搞一个安全大检查,看看办公楼、住宅区都有哪些安全隐患......比如楼顶上拦杆不高或者损坏了的,一定要加高加固,窗户也要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杜绝意外坠楼的惨剧发生。”

  高洪这个话听上去没一点毛病,但是实际意思却值得深究了。
  高市长一开口就肯定了公丨安丨局的工作,也等于认可了公丨安丨局的初步调查结果,然后才要求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这话就可以理解为结论我认可了,但你们要把工作做到位,不能够留下任何一个疑点让别人有机会搞风搞雨。
  这本来就没多大的疑点,高洪为什么要这么强调呢?原因就在后面了,后面高洪说了一大通关于安全检查的话,实际就只有一个意思,光排除他杀是不严谨的,一定要找出死因。
  死因是什么?高洪给出了答案:意外坠楼!
  不是他杀,也不是自杀,是意外坠楼!
  木槿花原本只是静静地坐着,可听到高洪这番话之后,她目中就有精光流转了,双手的手指绞在了一起,心中大喜,高洪啊高洪,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乱了分寸!
  一种压抑地气氛弥漫开来,给这次常委会凭添了几分沉重的感觉。
  众人表情都没什么大的变化,但心里却各自盘算起来。
  平时跟高洪尿不到一个壶里的,这时候就在想着这个事情到底有多深的水,要不要对高洪落井下石穷追猛打呢?平时跟高洪走得近的人就在考虑,这种时候,如果帮高洪一把,会有什么样的收获,又要承担怎样的风险?
  众人其实早就在怀疑是有人要搞高洪,只是却不能确定最终会搞到什么程度。
  现在见到高洪这么忙着给案子定性,众人既觉得意外,又觉得应该。
  意外的是,高洪这个话也抢得太急了些,人家陈书记还没开口呢;至于应该嘛,那就好理解了,意外比自杀要少许多麻烦,毕竟意外就是意外,而自杀的话,还要找原因呢,会惹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陈继恩眉头皱了皱,不解地看向了高洪。
  他也觉得高洪今天的表现太急躁了,现在还没有什么风声说这个事情能够扯到他高洪头上,怎么就自乱阵脚了?

  不过,心里疑惑归疑惑,在他退下之前,他也不希望随江出现什么大的动荡,所以,他也就准备向公丨安丨局作点指示了。
  然而陈继恩还才刚刚咳嗽了两声,便有人插话了:“我这里有个情况,可能对公丨安丨局破案会有些帮助。”
  如果是平时开会的时候,陈继恩咳嗽之后,就表示要说话了,别人肯定不会插话。可是今天情况不同,因为陈书记时不时地就会咳嗽两声,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所以在他咳嗽之后有人插话,这一点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这个话的意思简直就是跟高洪旗帜鲜明地作对啊。高洪已经说了这个事情作意外坠楼处理,可他却说有情况能够对破案提供些帮助。
  破案这个词,在此时此刻就显得格外惊心了。
  说话的人是市纪委书记罗强盛。
  罗强盛是交流任职的干部,才从中ji委下来的,随江市纪委原来的书记则交流到了中ji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