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19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惊讶之机,自己去省城知道的人很少,但依然是没有逃过冀良青的耳目,华子建感到自己在政府的所作所为,竟然没有一样可以躲得过冀良青,这让华子建感到恐惧,冀良青像一个妖魔一样,无时无刻不在自己的头顶盘旋。
  华子建不敢犹豫,也不敢乱说:“是啊,去了一趟省城,找了找财政厅的仲处长,把我们的情况也给她介绍了一下,希望不要发生上次养殖款的情况啊。”
  华子建在想,要是自己在省城的踪迹都没有办法躲过冀良青的监视,那真的就太让人奔溃了。
  所以在这样说的时候,华子建没有回避开冀良青的眼光,他也要仔细的审视冀良青的表情,看他会不会怀疑到自己的话。
  但华子建很是失望,他看不出冀良青的表情,冀良青的眼睛眯的很小,只有一束冷冷的光从其间射出,很难看清他的全貌。
  冀良青在华子建说完,好一会没有说话,他轻轻的把玩着手里喝过酒的空杯,又过了好一会才说:“嗯,好,怎么样?有没有效果啊。”
  这话来的很突然,华子建忙回答:“还行,她说了,只要资金批复一下来,她绝对能在第一时间里帮我们打过来。”
  “嗯,那很不错,看来啊,在中国办事,不管什么人,也不管是百姓还是领导,这关系是第一要务啊,就像你前几天见到的我那个朋友,这个人在上面也是很有点关系的,以后你们多亲近一点,对你没有坏处。”
  华子建笑了,他明白冀良青并不知道自己在省城做了什么,这一点已经从他再次的强调他那个朋友的事情上已经明白无误的表现出来了,冀良青现在应该是很有信心的等待着招标的开始吧?
  华子建点头说:“嗯,是的,来日方长,我们一定能够成为朋友的。”
  “好好,年轻人就应该这样啊,多个朋友多条路吗,对了子建,准备什么时候招标啊?”冀良青变得亲切了许多。
  “嗯,我想现在就开始整理和收集资料,力争在年前完成整个招投标事宜,这样过完春节,就可以开工了。”华子建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和打算。

  冀良青点头赞道:“这样好,这样好啊,那我就通知我那个朋友,最近不要走了,就在新屏市等消息。”
  华子建很随和的说:“行吧,反正肯定不会有什么失误。”
  说到这里的时候,华子建眼中就闪过了一丝笑意,这是一种嘲讽和揶揄的笑,不过冀良青没有看到这个笑容,他看着一个虚无的目标,脸上也在微笑着,似乎也有点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五百五十五章:叱咤风云
  华子建也是两三天没有和江可蕊见面了,所以和冀良青吃完了饭,回到家中两人见面的那一刻,他们彼此都站住了,他们定定地看着对方,江可蕊站在里屋的门口,华子建站在客厅的门口,忘记了关门,谁也没有说话,似有千言万语,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这似乎真的有点小别胜新婚的架势。

  后来,江可蕊笑了一下,便扑了过来,不知轻重地扑进华子建怀里,华子建抱着她,身子不由得摇晃了几下,江可蕊便吻他,啃他,她把自己挂在他的脖子上,让他不仅抱着她的腰,还要他托着她的臀。
  两人好久好久都没有说话,好久好久都持续着这个动作,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这动作里施放着渲泄着,最后,江可蕊把脚放了下来,说:“累了吧?”她一脸的笑。
  华子建还托着江可蕊的臀,五指深深地嵌入她的肉里,让她更紧地贴着自己,这时候,他的反应已经很强烈了,然而,他却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他知道,男人需要什么,也清楚女人需要什么。
  因此,华子建克制着自己,不想让江可蕊认为他和她在一起,就只想要那个,这个时候,他不能太直接,甚至想,自己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是这么抱着她贴着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江可蕊却“咯咯”地笑起来,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了。你好强烈的,我知道你离不开我,你离开我,隔个三几天就不行了,就要想我念我了,我知道,你只是想着我,只是想要折腾我,只是想要在我这里逞强。”
  华子建却不由的有点惭愧起来了,自己难道真的不花心吗?华子建真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自己了,他匆忙说:“不是不是。我只想抱着你,只想这么抱着你。”
  江可蕊就笑着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了?你这么乖,可是要会吓着我的。”
  华子建只得承认,只得说:“你太了解我了,你把我都看透了。”他手上更用劲了。
  江可蕊说:“抱我到床上去,就这样抱我去。”她又抬起双腿,又把自己挂在他的脖子上,说,:“我们去洗澡,我们一起去洗澡,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回来和你一起去洗澡。”
  江可蕊说话时,贴着他的耳朵,便时时喷出一缕软的气,撩得他得痒痒的,华子建也不禁笑起来,这些都是他们近段时间经常做的动作,经常说的话,每一次,华子建从外面回来,她都会这样挂在他脖子上,要他抱她,贴着他耳朵说这么一番话,他就也这么抱着她,就这么回她的话。
  华子建把她抱进了洗澡房,洗澡房早亮着灯,宽大的浴池也已经冲洗得干干净净。
  江可蕊说:“你好像还没帮我洗过头呢!”

  华子建说:“我还从没给女人洗过头。”
  江可蕊说:“那你今晚就给我洗,今晚就好好地给我洗。”
  华子建就问:“怎么洗?”
  江可蕊说:“没洗过就没看过吗?没看过女人洗过头吗?”她站在洗脸盆前,把水放满了,就让他站在她身后,就让他弄湿她的发,让他往她的发上倒洗发水,她对他说:“你就在后面轻轻挠,从前面往后挠。”
  华子建很听话地照着她吩咐的去做,很温柔地用十指轻轻地挠。
  江可蕊说:“你这是挠吗?你这挠像摸一样,可以用点劲吗?可以用你的指甲挠吗?你怎么这么傻呀?怎么连挠和摸都分不清呀?”洗脸盆对面是一面镜子,华子建便一边帮她洗头,一边从镜子里看着她,她的脸原是圆润的,饱满的,泛着淡淡的红润,柳眉凤眼俏佳人身材袅袅婷婷,凹凸有致,**轻分,让华子建越看越喜欢。
  有人说女人三十岁以前长相是天生的,三十岁以后,就要自己对自己的相貌负责,这话倒真有一点道理。美丽的容颜,总是短暂的。再美丽的一张脸,也经不起岁月的摧残。读过一本小说,不记得名字了,只记得有一点写女人的容颜和年龄的关系令我印象深刻。
  那里面写的是古希腊,有一个美女,应该算是倾国倾城吧,精心呵护皮肤,到了十六岁“高龄”还能得宠,而一般的女人,十四五岁就成了美人迟蓦了。
  不过这种看法到了现在,已经是改天换地了,君不见,演艺界十几二十岁的美女最多是偶象,真正的大腕还是那些三四十岁的成熟自信的老演员,那六七十岁的长青树,也照样魅力无边。是什么让她们越老越美丽呢?是阅历,是智慧,是自信,是心态。
  后来,她们都平静下来时,她还趴在他的身上,他们就这么抱着,就这么让温温的水漫上来,两个疲软的身子泡在温温的水里,有一种很写意很舒服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