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7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上一世在粤海市是拜过名师的,虽然不知道阳红兵为什么会恼羞成怒的突然动手,但是就凭阳红兵这一点连花拳绣腿都算不上的本事,又怎么能够伤得到他?

  他轻轻地往旁边一撤步,就把阳红兵这一拳闪过。
  尚晓红在旁边看到阳红兵竟然动手,不由得又惊又怒,生怕包飞扬被阳红兵伤害到。看到阳红兵第一拳落空,没有伤到包飞扬,她紧绷的心才为之一松。然后不等阳红兵再动手,她就跨前一步用自己的身子把包飞扬护在身后,向阳红兵骂道:“阳红兵,你发什么疯?你如果再乱来,我可要报警了!”
  “哈哈,尚晓红,我还没有打到你的小*夫,你就心疼了啊?报警,你报去啊!我还正想让丨警丨察过来抓你们这一对*夫yin妇呢!”阳红兵脸色显得异常狰狞,冲尚晓红骂道:“你给老子让开,少他**的护着这个小白脸。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不敢下手。再他**的护着这个小白脸,老子连你一起揍!”
  “阳红兵,你嘴巴放干净点!”尚晓红也彻底被阳红兵给激怒了,她一边用胳膊紧紧地把包飞扬挡在自己身后,一边冲阳红兵冷笑道:“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你是我什么人?别说我和包飞扬之间的关系是清白的。就是不清白,也轮不到你来操心!”
  包飞扬本来正恼怒阳红兵说话死难听,却又碍着他是尚晓红的丈夫,他实在不好发作,心中正左右为难的时候。却不想听到尚晓红嘴里爆出这么一句话,一时间竟然惊呆了。、

  什么?尚晓红竟然说她和阳红兵没有任何关系?在行政接待科的时候,不是有人说她爱人就叫阳红兵吗?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吗?
  包飞扬却不知道,虽然阳红兵曾经是尚晓红的丈夫,但是阳红兵在和尚晓红结婚的第二天就出轨了,和尚晓红的闺蜜睡在一张床上,被尚晓红撞了个正着。然后两个人很快就离婚了。只是尚晓红担心影响不好,一直向大家瞒着这件事情而已,所以行政接待科的那些人还以为阳红兵和尚晓红还是一对夫妻。
  阳红兵当初之所以同意和尚晓红离婚,一个是他自己被捉奸在床,确实理亏。另外一个原因是他当时也正和尚晓红的闺蜜打的火热,奸情正浓的时候被尚晓红一逼,就同意了和尚晓红去办离婚手续。
  可是呢,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尚晓红闺蜜的新鲜感一过去,心里就产生了厌倦,又念起尚晓红的好,想着和尚晓红复合。虽然尚晓红坚决不同意,但是他那边却不肯死心,一直死缠烂打来着,尤其是最近这一段,来天源市找尚晓红尤其殷勤。
  今天下午,他又从天北县溜过来,到市府办来找尚晓红。在办公室没有寻到尚晓红之后,就到科长楼尚晓红的住处去寻找。正好尚晓红刚回到家开了门,还没有来得及进屋,就被邻居拉过去说的事情,房门也没有锁,阳红兵就趁机进去了尚晓红的住处  。看见尚晓红没有在卧室,他就到阳台上去找。偏偏巧合的时,六楼基建科科长挂在阳台上晾晒的丨内丨裤不知道怎么被风吹掉落下来,挂在尚晓红阳台的晾衣杆上。阳红兵看到尚晓红阳台的晾衣杆上竟然晒着一条男士丨内丨裤,不由得妒火中烧。正好这个时候尚晓红从邻居家回来,他就拿着这条男士丨内丨裤去质问尚晓红。

  尚晓红虽然对阳红兵偷偷溜进她的房间的行为非常气愤,虽然她很不想搭理阳红兵,但是也知道阳红兵这个人小肚鸡肠的有些不可理喻。这科长楼左邻右舍住的都是市府办的同事,而且都不知道她已经离婚了,一旦阳红兵闹将起来,肯定会非常难看。所以当她听阳红兵追问这条男士丨内丨裤是怎么在她阳台晾衣杆上出现时,就解释说可能是从六楼的住户阳台上刮下来的。因为这种楼上晾晒的衣物掉到楼下晾衣杆的事情是很经常的现象,所以尚晓红一听阳红兵问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是没有想到,阳红兵的疑心却非常大,听尚晓红说却还是不相信,借口要到楼上还这条丨内丨裤,上楼去敲门询问了。
  却不想基建科李科长的老婆也是嫉妒心非常强的人,平时总是对老公的举动疑神疑鬼的,生怕自己老公被别的女人勾引走。她最近因为母亲生病,回娘家照顾了大半个月,母亲刚一出院,就急急忙忙赶回来了。
  而这大半个月,李科长都是自己洗衣服晾晒衣服,所以当李科长看到阳红兵拿着这条丨内丨裤上来时,一眼就认出正是自己早上晒在外面的丨内丨裤。可是当着自己老婆的面,偏偏又不敢说是自己的丨内丨裤。因为他老婆最最忌讳的就是楼下住的这位行政接待科漂亮的尚科长。也许是天生就对漂亮的女子有敌意,李科长的老婆私下里和李科长提起尚晓红时,开口闭口就是说楼下那个狐狸精,说狐狸精明明结婚了,却不想办法调到老公的单位去,一个人在市府办上班,单独住在市府办科长楼,星期天也很少回去,肯定是有问题。她警告李科长,少和楼下的狐狸精打交道,以免被那个妖媚的狐狸精勾了魂去。

  所以呢,李科长这个时候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承认是自己的丨内丨裤。不然他家这头嫉妒心极强的母老虎肯定会发飙,逼问他和楼下的狐狸精究竟是什么关系。自家这头母老虎可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的丨内丨裤是被风吹下去的,一定会认为是自己故意扔到五楼的晾衣杆上,好借机和狐狸精勾搭。
  李科长这边一否认,左右两家住户也都表示不是自己家掉下的丨内丨裤。本来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没有李科长家里那头母老虎什么事情。偏偏李科长家里的母老虎是一个好事精,她跟在阳红兵后面看了整个过程,然后自作聪明的认为这肯定不是楼上谁家掉下来的,绝对是楼下那个狐狸精干了什么勾当,替那个野男人洗的丨内丨裤。她本来就对尚晓红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这个时候见机会送上门,自然不会错过,故作关心的对阳红兵说,一条破丨内丨裤,找不到主人,就扔掉吧。不过呢,你也真狠心,那么漂亮的媳妇儿,竟然忍心让她一个人住啊?没有一个男人帮手,有时候家里有点体力活,女人还真干不来呢?对了,我听说啊,她和三楼的包科长关系不错,两个人经常走动,你可以让包科长平时多帮你看着点,家里有什么体力活,让包科长帮着她干一点……

  等阳红兵从楼上回来,就跟吃了枪药一般,一直逼问尚晓红和包飞扬究竟是什么关系,这条丨内丨裤是不是包飞扬留下来的,甚至还要去找包飞扬算账!
  尚晓红当时差点都气疯了,斥骂阳红兵心里怎么这么龌龊,脑子里装的都是一些肮脏的思想。你自己是那种卑鄙无耻的小人,就把别人也想成卑鄙无耻的小人了?
  不过呢,尚晓红还是想着首先要宁事息人,不能任阳红兵就这样在这里闹下去,不然她丢人败兴不说,还可能连累的无辜的包飞扬。于是她立刻给阳红兵的父亲,天阳市北河区区委书记阳海波打了电话。RS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