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7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这个时候也无心欣赏市府巷这种别致的夜景。他沿着街道直接朝南边走去,走过一个小丁字路口,然后左转向东走去,又行走了大约三四百米,就来到了工人广场,在工人广场的右侧,就是天源市著名的特色夜市一条街。这里的饭店,白天大多都是关着门,营业的时间主要是放在晚上。从太阳落山那一刻起,饭店才开门做生意,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虽然正值寒冬,外面的气温低达零下六七度,可是夜市生意却异常火爆。很多下夜班的工人,开出租车的司机,还有打麻将打扑克刚散场的人这会儿都聚集在这里,让这个地方成为冬日深夜中天源市最热闹的地方。

  对早已经吃腻了生猛海鲜飞禽走兽等各种珍馐佳馔的包飞扬来说,他其实更喜欢到像这种特色夜市的不起眼却有着地方风味的特色小吃店来吃饭。他以前并不知道天源市还有这么一个所在,一个月之前,被朱瑞强带着来过一次之后,包飞扬才发觉原来距离他的住处不远竟然有这么一个吃夜宵的好去处。虽然说这里的小店提供的都只是简单、朴素、家常的天源本地饭菜,却让包飞扬真正体会到天源市本地美食的精髓,就像是是三江镇老杨家羊肉泡馍一般。

  包飞扬信不走进夜市一条街北边路东的一家饭店,大厅里摆放着六张餐桌,有五张餐桌已经坐有了客人,包飞扬就迈步向那张空着到餐桌走去,对着窗户坐下。
  一个围着围裙的年轻女服务员走了过来,先提着茶壶给包飞扬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然后又讲菜谱递给包飞扬,用略带西北口音的普通话甜甜地问包飞扬吃些什么。
  包飞扬翻开菜谱,看到这家饭店主打的是特色山野菜,什么山韭菜炒土鸡蛋,野蘑菇炖土鸡,清炒山木耳,油炸小白条,红烧野兔头等等。主食就是羊肉泡馍、葫芦头、猫耳朵、油泼臊子面。
  单单是看这份菜单,就让包飞扬食欲大振。这些东西虽然说腾飞大厦餐饮部、四海大酒店也有,制作出来也很精美,但是吃起来总是和街头这种地道的小店有差别。
  包飞扬点了一盘山韭菜炒土鸡蛋、一盘大葱炒山木耳,又要了一份羊肉泡馍。然后就点上一根红塔山,坐在那里等着服务员上菜。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老板,还有位置吗?”
  包飞扬下意识地就往饭店的门口望去,却看到尚晓红裹着一件深紫色的大衣站在饭店门口,一头齐耳的短发给门外的寒风吹得乱蓬蓬的,将她俏脸衬托的分外冷艳  。
  “尚姐,”包飞扬连忙站了起来,笑着招呼道:“你也来吃饭啊?来,坐我这里来。”
  尚晓红看到包飞扬,眼睛也不由得一亮。她迈步走到包飞扬桌前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摘下手上带着那双黑色的羊皮手套,把一双白嫩的小手放在嘴边不停地哈气,一边喊着冻死人了一边问包飞扬怎么会这个点出来吃饭。
  “肚子饿了睡不着,就出来了呗。”包飞扬提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尚晓红,笑着说道:“用这个暖手,比哈气管用。”
  尚晓红就接过茶杯,用双手捧着,一边暖手,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茶水。半杯热水下肚,她才缓了过来,那种刺骨的寒冷逐渐退却,身上也渐渐有了股热乎劲儿。

  借着近距离的灯光,包飞扬才发觉,他和尚晓红仅仅是几天不见,尚晓红竟然削瘦了不少,脸色也因为非常憔悴而显得有些苍白,以至于皮肤几乎都接近透明,让人能够清晰地看到皮肤下淡蓝色的细小静脉血管。
  包飞扬心中很是吃惊,在尚晓红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够让她憔悴成这般模样?以尚晓红年龄和大大咧咧的性格,是什么样的内心煎熬,能把她折磨成这般模样?是不是他这一段时间一直忙着考虑煤系高岭土加工企业的事情,很少回市府大院科长楼去住,没有能够和尚晓红碰上面,所以错过了一些事情吗?
  纵使心中充满了疑问,包飞扬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问尚晓红这些问题的时候,先让尚晓红吃点饭菜,暖和暖和再说。
  看着服务员拿着菜谱等候在一旁,包飞扬就问尚晓红道:“尚姐,你想吃什么?”

  “你帮我点吧。”尚晓红捧着水杯,眼睛望着杯底,“随便什么都行。”
  “那就跟我一样,来一碗羊肉泡馍吧!”包飞扬说道:“你冻成这样,光喝热水不行,得喝点羊肉汤暖暖身子。”
  “嗯。”尚晓红嗯了一声。
  服务员很快就拿过来两只大碗,里面各放着一块锅盔。包飞扬起身到饭店的水池旁洗过手,回到餐桌前,看见尚晓红把杯子里的水快喝完了,就又拿过杯子替尚晓红加满水递给尚晓红,又伸手拿过尚晓红面前的碗,问尚晓红道:“泡馍要小块的还是大块的?”
  “你看吧!”尚晓红低声回答了一句,似乎有些神不守舍。

  包飞扬看在眼里,心中就下定决心,等吃过饭,一定要好好问一问尚晓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自己这外干练开朗的大姐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那就小块吧,羊肉汤浸的透一点。”包飞扬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碗里的那块锅盔,替尚晓红掰了起来。按照天源市这边饭店的习俗,羊肉泡馍的锅盔是要顾客自己掰碎的,碎块的大小顾客自己来决定。等顾客把锅盔掰好后,服务员才过来拿走大碗,到后厨里让厨师加汤加配料烩制。
  包飞扬替尚晓红把锅盔掰好,又把自己碗里的锅盔掰成稍微大的碎块,正要让服务员拿走去烩制。就看到饭店的玻璃门被推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穿着一件黑色皮夹克的男青年走了进来。他目光在大厅里一扫,就落到尚晓红和包飞扬这桌。
  “好啊!”他阴阳怪气地喊道,“怪不得你急急忙忙要回来,原来是跑到这里私会小白脸了!”RS
  尚晓红看到这个男青年,脸色一下子变了起来,她说道:“阳红兵,跟过来干什么?”
  “我跟过来干什么?我跟过来看你和小白脸幽会啊!”这个叫阳红兵的男青年冷哼了一声,目光只往包飞扬脸上睃,脸色很是不善。
  包飞扬听尚晓红叫这个男青年叫阳红兵,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原来在市府办行政接待科的时候,隐约听人提过,尚晓红的爱人似乎就是叫阳红兵,在天阳市天北县一个什么乡当副乡长。虽然他很不喜欢这个阳红兵说话的方式,但是想到阳红兵既然是尚晓红的丈夫,他怎么样都要照顾一下尚晓红的面子。
  于是包飞扬就站起来笑着说道:“大哥,你可能误会了。我和尚姐是恰巧碰到,你如果不相信啊,可以问问店里的老板和服务员,他们可以作证的!”一边说着,包飞扬摸出兜里的红塔山,往阳红兵手里让。
  看包飞扬笑的很坦然,而且还让他问饭店老板,阳红兵就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多心了  。他也不接包飞扬递到面前的烟,只是问包飞扬道:“你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单位工作?”

  “呵呵,我叫包飞扬,以前在市府办行政接待科工作过一段时间,尚姐是我的老领导。”包飞扬虽然很反感阳红兵这种小肚鸡肠的态度,但是考虑到他毕竟是尚晓红的丈夫,又撞倒自己深夜这个时分和尚晓红一起吃饭,想得有些复杂,也可以理解。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单从自己在市府办时尚晓红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自己也得忍着气,把这个场面给圆回来。
  “什么?你就是包飞扬?你这个小兔崽子,老子找的就是你!”
  果然,阳红兵听包飞扬报出他自己的名字,立刻就恼羞成怒,挥拳就向包飞扬打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