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7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电力和童宏哥互相望了一眼,彼此都读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了怪不得听说城南支行把矿上拨下来的工资款扣了之后,包飞扬态度会那么笃定,直接带着熊红芳杀奔城南支行去了。原来他和张淑君是老相识老关系,自然是不担心张淑君为难他;只是唯一有点解释不通的就是张淑君既然和包飞扬关系非习一般,应该也知道包飞扬到旧河煤矿任职的消息吧?如果是这样,当初城南支行决定冻结日河煤矿资金账户,强行划拨这五十万元资金的时候,张淑君应该不习意才对啊!为什么张淑君会同意营业部那些人这么做?

  童宏哥这边还考虑不明白,那边龙电力却又“深”想了一层:他思忖道:走了,一定是这样的,张淑君知道包飞扬到旧河煤矿来任职,担心包飞扬年轻资历浅薄,压不住场,所以就特意通过这个办法来帮助包飞扬立威。虽然只是资金在旧河煤矿账户上一出一进的事情,但是就这么一个举动,就把包飞扬在日河煤矿的威信竖立起来了。让日河煤矿这些人都知道,包飞扬的背景绝对不简单,最起码和她张淑君关系匪浅。谁如果要对包飞扬操什么坏心思,可要在心里多掂量掂量,能否承受采自市委书记夫人的怒火……

  龙电力自以为扑捉到了事情的真相,一时间小心肝哗得噗通噗通的乱跳个不停。我的那个乖乖啊,开头我只想着包飞扬有矿务局一把手孟德海的关照,还不服气这个资历浅薄的毛头小伙子,想在班子会议上跟他掰掰手腕。谁个,儿又能够想到,包飞扬还跟市委书记的夫人还有这么好的关系呢?也幸亏自己后面见机得早,迅速做出了改变立场,交好包飞扬的决定。否则的话,等一旦让包飞扬脑海里对自己形成了成见,那么自己的下场还说不定有多么可悲呢!

  和桨平却不似龙电力想这么多,因为范爱华的缘故,他私下里和包飞扬接触并不少,对包飞扬这边的背景还走了解不少的:他只是有点奇怪,不是说包飞扬和市长钟严明的关系不错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包飞扬和张淑君的妾系也不一般呢?这件事情无论是从包飞扬那里,还是范爱华那边,都没有听过一丝风声啊!
  这些人全都摸不清头脑,唯一能够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乘龙去脉的财务科科长熊红芳又因为留在矿上发工资,没有过来,所以龙电力、童宏哥他们产生这此自以为是的猜想也并不奇怪。
  包飞扬见张淑君要让鲁秋雁去接孟爽,连忙伸手阻拦了下来:“张行长,算了吧。不是我不叫她来,她这两天悄实有点累。您如果想见她的话,咱们再约个时间,我带她过来陪你热闹,还不行吗?”
  张淑君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见包飞扬答应下乘,这才转嗔为喜,笑着说道:“这样还差不多!我今天过来啊,主要是想见你女朋友,早知道她不过来啊,我才不来凑你这个热闹呢!一说到这里,张淑君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惊叫道:“哎呀,这不知不觉的,都快八点了。你们矿上的这些干部一定饿坏了,飞扬啊,咱们还是开席吧!”

  不知不觉之间,张淑君把对包飞扬的称呼巧妙地换成了“飞扬”两个字,听到龙电力这此旧河煤矿的干部耳中,更是坐实了包飞扬和张淑君关系非同一般的想法。
  因为有市委书记夫人张淑君的在场,旧河煤矿的这些“酒精”考验的干部就有些放不开,又加之包飞扬的那点可怜的小酒量确实有限,所以场面就显得毕竟平静,一直波澜不惊。※※酒宴只进行了一个小时出头,就草草结束  。可是白壮男看着很聪明的人。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就犯起了糊涂,他说道:“包书记,咱们矿上的领导干部总得来说是好的,但是也有少数人叫人心里感觉不怎么舒服。往难听的地方说啊,简直就是官霸,如果不是您及时到来,恐怕咱们旧河煤矿就要变成一言堂了!”白壮男这话就有点焚琴煮鹤大煞风景了。包飞扬的意思已经说得那么明确。在岔开白壮男话头的情况下,也是想把白壮男点醒,却想这个白壮男依旧痴迷不悟,绕来绕去。又把话题扯到龙电力身上,而且话还说的是如此的不好听。对包飞扬来说,不管龙电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目前需要做的就是要维持旧河煤矿的大局稳定。因为只有旧河煤矿大局稳定住了。他才好迅速推动旧河煤矿和方夏陶瓷化工

  的煤系高岭土加工项目的合作。同时,也方便他对目前来说危险性极大的矿井采煤作业的停产整顿。这个事情是旧河煤矿的大局。也是旧河煤矿的当务之急,完全耽误不起。相比起这个大局来,其他东西都是细枝末节的东西,等这个大局安定住了,顺利开展起来了,再去理这些细枝末节也不算晚。更何况包飞扬也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个龙电力应该不算是一个坏人。虽然说一开始在班子会议上,龙电力和自己唱了反调,但是在自己拿过来工资款之后,龙电力长久迅速地改变了立场,开始全力配合自己的工作——一个人知道配合工作,就说明这个人有大局意识。在包飞扬印象里,一个识大体顾大局的领导干部,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所以,不管白壮男想说出来的东西是真是假,包飞扬都不想去听。最起码目前没有心思去听。于是包飞扬又拿过谈话的主导权,和白壮男扯了起来,他始终把握着尺度,不给白壮男提供任何打小报告的机会,总是在他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叫包飞扬绕开了。到最后见白

  壮男总是这样不识趣,包飞扬也彻底失去了耐心,他就拿出了领导地架势,望着白壮男说道:“老白啊,现在是我们旧河煤矿的特殊时期,困难多,矛盾就多,所以我们就特别需要注意,需要好好的研究总结出一个目前困难状况下的工作方法,否则局面就更困难了。在这种情况下,就要求咱们旧河煤矿上的党员干部,尤其是矿上的领导干部特别注意讲团结了。说到改进工作作风问题,我觉得关键还是靠你们下面这些干部,要多交流,多在沟通上面下功夫。当然,具体到咱们矿上宣传部这一块工作来说,我在局机关工作时也听说过了,这一两年时间工作搞的还是蛮不错的。”白壮男忙说:“对对,咱们旧河煤矿上的工作方法是要改进一下。我早同龙书记说过,也提过一些建议……”包飞扬怎么可能再容白壮男说下去呢?他立刻就抢了话头说道:“是啊,这个问题,回头咱们要开会好好研究一下。”随后他又放白壮男说了两句。但是白壮男也就是刚起个头,话还没有说完,就又被包飞扬打断,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