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躲在器械房里抽烟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岗哨一想着,一会儿不管发现躲着抽烟的是谁,随便说两句算了,自己都是要走的人了,没必要把新兵们搞得太难受。

  门虚掩着,岗哨一推开门,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说谁胆子这么大呢,敢情在里面抽烟的是五班长和五班副!
  “李牧班长。”岗哨一赶紧的站好,低声问好。
  原来,在器械房里的正是李牧和赵一云,他们盘腿面对面地坐着,中间放着垃圾铲,用来装烟灰,他们似乎在谈着什么严肃的事情。
  “嗯。”李牧看了一眼,点头。
  岗哨一连忙带上门,小心地恢复原状,深深呼吸了一口,下去了。他可是不敢触李牧的霉头。谁不知道李牧是本连最叼的班长,拳头硬得很。
  镜头回到器械房,赵一云脸色凝重,一口一口地抽烟。
  李牧掸了掸烟灰,说道,“昨天上午操课的时候,中途休息,林雨和耿帅的表现特别的不对劲儿。”

  “我也发现了。上了个厕所,俩人就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这事儿很古怪。”赵一云抽了口烟,说,“他们俩平时是最不对付的。”
  “演习回来之前,指导员找了林雨和石磊俩谈过话,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指导员跟他们谈了些什么。”李牧说。
  如果五连还有谁让李牧侧目的话,那么也就赵一云了。除了家境之外,赵一云的人生轨迹几乎和李牧的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赵一云是名牌在校大学生入役。
  “你怎么不问问?”赵一云问道。

  李牧摇头,“这事透着敏感,既然指导员没用通过我,就说明不想让我知道。如果去问了,就算是问林雨和石磊,这事也不妥当。”
  缓缓地点了点头,赵一云说,“总之你是要头疼了。拢共就这么几个名额,林雨和耿帅可是都想留下来的。尤其是耿帅,他的情况你也知道。可能你不知道,那货平时抠抠搜搜的,实际上把钱都省下来寄家里去了。”
  “你别替他说话,这对林雨不公平。”李牧说道,“不管怎么说,尽量站在公平的角度来考虑这个事情。”
  “公平……”赵一云苦笑地摇了摇头,笑中带着对这个社会的控诉和讽刺,只是黑暗中李牧不曾看到,他说,“老李,哪儿有公平的事情。林雨的二等功肯定很快就会下来,到那个时候,哪还有公平可言。”
  顿了顿,赵一云轻叹了口气,说,“其实你自己心情很清楚,耿帅比林雨更加适合留转,在名额有限的情况下,最有潜力成为优秀指挥士官的人应该被留下来。这就是你说的公平。”
  李牧沉默了,用手心手背都是肉已经不能形容他的纠结。赵一云是副班长,他的话对连队干部没有影响力,但是自己的却是不一样,作为党支部委员,自己在党支部会议上可是有投票权的。自己的意见必定会被连长指导员看重,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赵一云可以很洒脱的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他认为耿帅更适合留转,他就明明确确地说了出来。但是自己却是不能如此,需要慎重考虑,再慎重考虑。
  忽然想起中午指导员给自己看的那份文件,李牧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子,又拿出根烟续上,有些不确定地说,“只要名额限制这个问题解决,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赵一云惊讶起来,笑道,“那你明儿给军长打个电话,跟他说说呗,让他给咱们五连多来几个名额。”
  他当然是开玩笑的,但是却听到李牧很认真地说,“嗯,可以考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起码可以通过连长来。”
  赵一云被烟呛着了,咳嗽了几下,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说,“你这玩笑过火了啊。你跟军长之间差着一楼到三楼的台阶那么多级,你打哪门子电话。就算是连长,这事也很匪夷所思啊!”
  “你说得没错,老子就是吓唬你的。”李牧说到。
  “靠……”
  “行了。明天要上交留转申请了,我明天再分别找林雨和耿帅谈一谈,了解一下他们的思想。”李牧说。
  赵一云点头,“也只能这样了。我明天找石磊聊聊去,他应该知道那天林雨和耿帅聊了什么,我也侧面问一问,演习回来之前指导员找他和林雨谈了什么。”
  “行,你这个副班长,还是有点用处。”李牧说。
  “你大爷……”赵一云无语,顿了顿,变了语气,沉声说,“老李,上回我跟你说的那个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
  “什么事情?”李牧问。
  “我-操……”赵一云低声骂道,“老子就知道你忘了。上次我不是跟你说,退伍了你到我那边去,咱俩一块儿做事业。”
  “哦,你说到你老爹公司上班的事情。”李牧想起来了,他说,“我不去。”
  “操,怎么不去呢,嫌钱少啊,老子给你开一万。”赵一云激动起来,说。

  “更不去。”李牧说,没等赵一云更激动,便接着说,“别讲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作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准退役士兵,本**有一千多种办法生存下去,即便在食人不吐骨的社会。”
  赵一云无奈地闭上嘴巴,唉声叹气……
  李牧和赵一云一直聊到十点半,这个时间是营区所有灯光都要关闭的时间,除了值班室和出入口岗哨点。
  兵们都进了被窝,东南偏北地区冬天的气温还是比较低的,尤其是早晚。连队早些时候就下令兵们晚上睡觉必须加盖军大衣,确保不着凉。
  李牧翻了几个身,然后一个小时四十八分钟没睡着——每一岗的时间是一小时四十八分钟。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黑影走过来,借着通过窗户投射进来的淡淡月光,李牧看出来了,那是余安邦的轮廓,戴着迷彩帽穿着大衣扎着腰带,显然在站岗,查铺来了。
  “怎么还没睡。”余安邦低声问,显然他也发现了李牧还醒着。
  李牧爬起来,“班长。”
  余安邦是李牧的班长,正儿八经的班长。从新兵连开始,余安邦就一直是他的班长,一直到后来他到机关挂职,回来后成为代理班长。如果说吴军是李牧从军的引路人,那么余安邦就是他的启蒙导师。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兄弟加知己。
  “失眠了,我陪你站会儿岗去。”李牧爬起来利索地穿好衣服,披上大衣,套上迷彩鞋,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这估计是最慢的了。
  余安邦笑着摇了摇头,给几个踢被子的兵盖好被子,和李牧一道走出去。铁骨铮铮的大头兵们,许多人以前在家娇生惯养,就是个孩子,踢个把被子,也就再正常不过。
  天天喊打喊杀的爷们儿,其实很多都只是个孩子,长不大的孩子。谁能想象,有许多人是在部队染上了爱吃零食的毛病!
  “张同华,看着点儿。”到了楼下,余安邦招呼了和他一块儿站岗的新兵。
  那长得眉清目秀斯斯文文的新兵答应一声,便屁颠屁颠地转移到路口那里,目光警惕地扫视着,主要是放在主干道前后两个方向,一旦有查岗的过来,自己马上可以发出信号。
  余安邦和李牧靠着墙壁站在一楼楼梯口那里,拿出烟来,点燃了开始抽起来。全连除了已经牺牲的吴军之外,恐怕只有余安邦最了解李牧了,徐岩也不能。余安邦知道,李牧遇上难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