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默然,指导员这个老狐狸显然早就跟地方武装部那边了解过了,什么情况都掌握得很清楚。李牧就干脆更紧地闭着嘴巴,且让指导员表演下去吧。
  “你小子小小年纪心机挺深,想得挺多,挺能藏事。”方鹤城说,“我跟你的高中班主任联系过。你小子根本就没参加高考,当时武装部跟你要准考证,你小子说丢了。”
  李牧顿时紧张起来。
  妈-的,自己的的确确是念完了三年的高中,但是没有参加高考。因为毕业考试实际上就是高考,所以理论上来说自己是没有高中毕业证的。但是高中毕业证这种东西,要弄到手实在简单。自己找了相熟的教务主任说明了情况,五百块钱递过去,搞掂。
  再这么说,自己是确确实实完成了学业的,只是缺少一个考试。
  这事实际上根本不算事,但是若是有人较真追究起来,那这事就可大可小了。
  看着方鹤城,李牧刚刚才对他改观的形象,一下子就没了,心里暗骂,指导员你大爷的,你特娘的什么意思,要搞老子吗?
  仿佛看穿了李牧的紧张,方鹤城微微笑了笑,说,“你小子狗胆包天。”
  李牧忍不住了,反正要退伍了,草泥马的爱咋的咋的老子不怕你,于是硬邦邦地说:“指导员,你想怎么着吧!”

  差不多了,方鹤城心里暗算着,于是说,“我跟你父亲谈过,他希望你留在部队。你肯定知道你父亲的想法。谈话中,从他的语气里,我听得出,你们兄弟二人,一文一武,他很自豪。哦,你母亲这两年的心情可是很好,身体也好了不少。你肯定很清楚你父母的想法,你留在部队里,他们安心。站在你自己的角度,李牧,你这样的人,我说实话,我是不敢也不愿意放你到社会上去的。”
  “我的破坏力太大了么?”李牧扯了扯嘴角问。
  “你还不够格。”方鹤城冷笑说,“我和连长只是不希望看着一个好苗子就这样没了。”
  说着,方鹤城知道该亮出杀手锏了,他起身走到办公桌那边,打开抽屉拿出一份红头文件,递给李牧,说,“我知道你是个业余的军事专家,你看看这个,全军首支营级新型步兵部队,试点就放在咱们二营。你应该知道所谓的新型步兵部队是什么部队。”
  “不是谁都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历史时刻,对于陆军来说,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开端。”

  李牧的目光落在文件上之后,眼珠子就动弹不得了。的的确确,方鹤城这个杀手锏一出,让极度热爱军事的李牧心里那个坚定无比的退伍的念头,产生了动摇……
  “那小子有些动摇了。老方,还是你有办法。几下就攻破那小子的防线。”
  李牧离开指导员的房间之间,徐岩从里面的洗漱间走出来,朝方鹤城竖起了大拇指。
  方鹤城笑了笑,说,“那小子不是在旅部机关那边待了半年吗,肯定接触到不少其他兵接触不到的信息。而且他还很热爱军事,你看看他发表在军网轮胎上的文章,论土陆军的出路,口气挺大,但文章还是有些意思的。这新型步兵部队恰好是他在文章中提到过的未来陆军的建设重点。这招用出来,他可不得认真考量。”

  徐岩惊讶地说,“哦,还有这事。那小子还在军网发过文章。”
  “陆军板块的常客了,我经常有关注。”方鹤城说。
  “看吧,老方啊,我早就说过,咱俩啊,就是天生地设的一对,哈哈哈!”徐岩大笑。
  “你别肉麻了。”方鹤城说道,“那小子可不是轻易能说动的人。你比我清楚,他要是做了决定,可不是那么容易转变的。”
  徐岩叹了口气,说,“是啊。庞科长跟我说,当时在机关的时候,政治部的王主任亲自找他谈话,希望他能留在政治部。你猜怎么着,那小子态度非常的坚决,一定要回来。几个科长轮番上马,也说不动他。这事在机关都传遍了,熊副还说了一句,哦,就是那个打班长的新兵。”
  说到这,徐岩苦笑连连,“老方啊,从军这么些年,我可是头一次为留下一个兵这么的头疼。”
  “我何尝不是。”方鹤城也苦笑着说,“这么的煞费苦心,恐怕也算是五连的史无前例了。”

  “我觉得得双管齐下才行。”徐岩想了想,说,“你这边从他家里入手,我这边找五班其他几个谈一谈。名额的问题是解决了的,争取把五班的都留下来。这样的话,李牧这小子势必会被影响的。”
  方鹤城点了点头,却是说,“老徐啊,不过你可不能一心扑在五班上面。你自己也讲了,一排的余安邦,三排的杜晓帆,这些都是好苗子,你也得在他们身上花心思,把他们说服下来。”
  “你放心吧老方。”徐岩说,“我恨不得多留下几个。可惜啊,如果五班不是被军长点名,也是要受到名额的限制的。”
  实际上,今年徐岩手里的名额是比去年要多了一倍的,但他依然觉得不够。去年才几个人,全连就只留转了四个人。这对一个步兵连队来说,比例简直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客观原因是,现实是我军尚且没有足够的军费养活更多的职业军人。
  君不见增加个几百亿军费就有那么多国家跳出来说三道四,要发展军队,要进行军队改革,内外的阻力何其大。
  “嗯,明天上午计划是安排操课,换一下吧,我传达一下上级的文件精神。”方鹤城拍了拍手里的红头文件。
  徐岩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让全连知道这个事情,整体的调动起官兵留转的积极性?”
  方鹤城微笑地点了点头。
  “好办法,先把氛围造起来。”徐岩击掌,“你安排,下午我把他们拉出去搞体能。这时期是不能让那帮吊毛闲下来的。”
  “老兵恐怕回到家也不会忘了恨你。”方鹤城说。
  夜晚,夜静悄悄的,营区漆黑一片,除了包括连部这些管理部门的灯还亮着,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
  时间正好二十一时三十分,分秒不差。
  “嘘嘘,嘘嘘。”
  黑暗中,有岗哨在悄悄进行沟通。
  “有话说有屁放,嘘你大爷嘘。”岗哨一低声骂道。
  岗哨二压着声音,黑暗中用下巴指了指二楼非战争器械房,说,“二楼器械房好像有人。”
  “电脑房和会议室的人更多,一堆学习的,大惊小怪什么。”岗哨一听口气像是老兵,操-得岗哨二不要不要的。

  岗哨二说,“不是,你看,真有人,肯定是新兵蛋子躲在那抽烟。看那红点点。”
  岗哨一扭头看过去,说,“还真是,你在这看着,我上去看看。操,你丫的要是新兵蛋子。”
  岗哨二等岗哨一走远,低声骂了一句:“牛什么呀,马上要退伍的人了,以后是老子们的天下了,操~!”
  岗哨一拎着木枪上了二楼,先是进电脑房巡了一圈。电脑房和二楼的器械房对着,电脑房晚上开放一个小时,供官兵们学习,实际上就是打打游戏看看电影电视,而二楼的器械房是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的,钥匙在二排手里,因为他们在二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