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7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娄玉青其实对吴东红这个话相当不爽,却没表露出来什么,端着酒杯,一脸矜持的微笑,算是比较给面子地说道:“吴厅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酒,你放心,我们自己带了酒的。你平时抠一点不要紧,今天木书记从随江过来,你还这么抠,说不过去啊。啊?”
  说到这儿,娄玉青的目光就已经看到了木书记的脸上,然后,余光看到了张文定,脸上表情微微一愣,旋即又恢复了刚才的微笑,居然还稍稍点了点头,看着张文定道:“这不是小张么,什么时候来的呀?”
  娄玉青这么简简单单地一句问话,搞得众人的目光就都看向了张文定。
  这边包厢里的人就在想,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深藏不露啊;那边跟着娄玉青过来的人则暗暗吃惊,这个姓张的年轻人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让娄厅长主动打招呼?
  张文定希望娄玉青别注意到他,也想过娄玉青万一注意到他之后恐怕会当场摆脸色甚至会给他难堪,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娄玉青认出他了之后居然还微笑着主动跟他打招呼。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还是娄厅长胸怀宽广不计前嫌,对同志们总是有着春风般的温暖?
  不管心里如何惊讶,张文定还是在第一时间就作出了反应,斜跨两步,双手伸出,对着娄玉青道:“娄厅长您好,很高兴又见到您了,看来我今年运气真的相当好,尤其是财运。”
  这个话说得有点不伦不类了,再搭配上他刚才的动作,就让人不由自主生出一种别扭的感觉来。
  但娄玉青却没跟他计较,伸出右手跟张文定的右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在张文定的左手又搭上来之后,娄副厅长的左手也搭了上去,不过却并不是像张文定那么握住,而是轻轻拍打着,用一种长辈关切晚辈的语气,慢条斯理地说道:“小张啊,我还才进来你就将我的军呀。这么干要不得,啊,我是要告状的。”
  说着,他手也没松开,脸转向了木槿花,笑着道:“木书记,你刚才看到了啊。我就向你告状,呆会儿你可不能护着小张呀。”
  木槿花虽然不清楚张文定和娄玉青之间有什么,可并不妨碍她马上顺势接话道:“该护还得护。娄厅长我先申明啊,你要罚小张的酒可以,但人可不能被你拐到财政厅去了。小张,先自罚三杯,好好表现。只要娄厅长高兴了,一杯酒赏你一百万,你这趟省城就跑出成果了!”
  场面顿时就安静了,敢这么直接向财政厅副厅长要钱的人可不多见,这个女副书记很厉害啊!

  娄玉青哈哈笑道:“木书记这就给我出难题了,以小张的海量......我到时候上哪儿找钱哪!”
  这话一出口,众人心中的震撼实在是无法形容了,一杯酒一百万,娄副厅长居然很痛快地答应了!这个小张,到底是什么来路?
  娄玉青短短几句话,便将张文定给推到了一个相当高的位置。
  毫无疑问,现在这个包厢里,以娄玉青的身份最尊贵。管钱袋子的跟别的同级领导,优势真的相当明显。
  吴东红这时候对张文定就已经相当感兴趣了,顺势就要服务员加椅子,想把娄玉青等人留在这儿好好讨论一下酒文化。
  不过,娄玉青哪里肯在这儿坐下来喝,就把串包厢的酒喝完,礼数尽到便行了,反正借口很好找——那边包厢还有人等着他们呢。
  等到娄玉青等人离开之后,吴东红和孔庄红对张文定的态度就大不一样了,而大梅小梅原本就对张文定挺客气,这时候自然更加客气。
  木槿花倒是还能够坐得住,毕竟她早就知道张文定和武家的关系,而且张文定一直就对她很尊重,倒不至于因为一个财政厅副厅长的看重就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也就是奇怪张文定怎么和娄玉青认识。

  不过仔细想一想貌似又没什么好奇怪的,财政厅是常务副省长武贤齐分管的,说不定娄玉青靠武贤齐比较近呢?
  木书记很淡定,吴厅长假装淡定,孔局长就相当不淡定了,一个劲地和张文定说话喝酒,甚至还留起了客:“张县长你这次别急着回去,总要给我个请客的机会吧?我告诉你啊,你要是不给这个机会,我到时候可是要跑到随江住上十天半个月,要你负责陪吃陪喝。”
  “陪睡都没问题!”张文定很配合地答道,仿佛跟孔庄红感情深到不能再深似的。
  这个话一出来,就把气氛又推到了一个小高朝,众人大笑。
  笑过之后,梅天容就说:“几位领导,我代表女同志向张县长表示抗议。”
  “哦?小梅抗议什么啊?”吴东红笑呵呵地说,像他这种领导,平时酒桌上可是很少接这种话逗人的。现在嘛,一来是对小梅同志的心不一样,二来也是凑一下张文定的趣。

  梅天容脸上就露出娇滴滴又带点委屈的模样,小嘴微微嘟起,道:“现在这世道呀,女人太吃亏了,不仅要跟女人抢男人,还要跟男人抢男人。”
  “噗”孔东红立马就喷了,弯着腰在一旁连连咳嗽不停,酒桌上的笑声比刚才更盛,就连木槿花都笑出了声,这气氛更热烈了。
  一顿酒就这么欢乐地喝过了,直到散场,都没人打探张文定和娄玉青究竟是什么关系。甚至连旁敲侧击打探张文定背景的话都没有。
  这个倒真是出乎张文定的意料了,看来这省城的干部还是蛮沉得住气的。
  散场之后,孔庄红和大梅小梅走了,吴东红、木槿花和张文定三个人则继续到茶室里喝茶。这个搞法,就是要谈事情了。
  就算是谈事情,也不可能一下就进入主题,还是要先天南地北地扯上一通的。反正吴东红今天是想给足木槿花和张文定的面子,不必要赴别的地方赶场子,有的是时间。
  现在这种情况下,吴东红就可以稍稍试探一下张文定的底细了:“听小张的口音是北方人吧?普通话说得很标准啊。”
  张文定笑着道:“在京城读过几年书,还参加普通话过级考试了的,其实我就是随江人。”

  “随江出人才啊。”吴东红就感慨了一句,“省里就有两位领导是随江人,京城也有不少领导。”
  张文定明白吴东红这话意有何指,在心里苦笑一声,中规中矩地说道:“哦,这个听说过。其实别的地方也有很多领导。”
  吴东红心想这小子看着年纪不大,怎么这么滑不溜手?
  木槿花在一旁觉得好笑,就提了一句:“小张啊,没看出来你在财政厅还有关系啊。”
  自己的领导问话,张文定就不能不答了,他苦笑道:“哪有什么关系啊,我的性子您也清楚,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前几天在紫霞会所,我喝得有点多,差点就闯祸了,唉,还好娄厅长大人大量,不跟我一般见识。”

  这个话听在木槿花耳朵里,那就是娄玉青今天这奇怪的表现,确实跟武省长有所关联。而吴东红心脏则使劲地跳了几跳,靠,合着前几天这姓张的和娄玉青还发生过不愉快啊,那么今天娄玉青的表现,就是要和这小子解释误会了?
  其实木槿花和吴东红的理解都有点靠边,但也都不尽然。
  娄玉青确实有交好张文定的意思,但并不需要张文定解释什么。
  当初在紫霞会所发生过不愉快之后,娄玉青表现出了对张文定的兴趣,然后下面人很快就打探出了张文定是个什么角色——张文定已经从随江去了安青,可随江依旧流传着张文定的传说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