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2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还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自然是无所谓,随大流。
  有这些大佬在,哪里有我说话的地方。
  没聊多久,龙不落带着龙云赶了过来,前来拜访我,和我的这些朋友们。
  他显得十分郑重其事,上来就直接跪倒在地,我们慌忙迎了过去,将其扶起,问这是怎么了?
  龙不落在我们阻拦的情况下,硬生生地磕了三个头。
  第一个头,是给他死去的兄长磕的,感谢我们帮他得报此仇;第二个头是给那些死在轩辕野手下的华族烈士磕的,感谢我们帮着拨开乌云;第三个头,是给华族磕的。
  今天倘若是没有我们站出来,只怕华族真的就是凶多吉少了。
  至于他,估计就已经没有了命。
  行完了大礼,他方才起身来,然后与我说道:“陆先生,对不起,没有跟你商量,就自作主张地请了安当做我华族族长,这件事情我坦白,的确有想要借助各位力量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我说你的心思我明白,不过是为了华族的整体利益,而非你个人,倒也不那么讨厌,而且你有勇气推选安,我能够看到你的赤诚之心。
  龙不落说我年纪已经不小了,与其再换一个暮气沉沉的老头,不如把机会给年轻人,或许她能够将华族带向我不曾知道的地方去。
  我说别的都好说,我唯有一点,那就是好好待她,不要把她当做了傀儡。
  龙不落说这是当然。

  这一天众人也颇为疲惫,龙不落身上处处是伤,不过却并不能歇着,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连夜处理,不能留下麻烦,所以在得到了我们的允诺之后,又匆匆离去。
  次日清晨,我们这边秣马厉兵,开始四处出巡,探听轩辕野一众人等的下落。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们在荒域的各处突击,对轩辕野的势力进行了围剿,也的确杀伤了对方不少人,不过却并没有大鱼落网。
  而即便如此,我们也获得了一些情报,那就是秋水先生在东夷部落的海上,某处岛屿,似乎有个基地。

  想必那儿,就是他的老巢。
  至于轩辕野,他之前与杂毛小道和陆左的拼斗中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等到他有力量卷土重来的时候,或许是半年之后了。
  而这个时候,安、龙不落与华族高层已经将华族给打造妥当,不会有什么可趁之机了。
  事情到这里就已经告了一段落,我们这边辞别了华族,开始前往小香港。
  劫也决定与我们一同离开。
  陪同我们的,是龙云,以及重新组建的小香港驻军。
  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终于到了小香港,在这里我们受到了藤族长老蚩野的热情接待。
  华族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这边来,因为安成为了华族族长的缘故,所以藤族也自然并入了华族,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小部落。
  而小香港作为贸易之都,将继续存在。

  我们在小香港停留了一夜,然后继续向东而行,来到了之前洛小北带我去达的林子里来。
  这儿一片迷雾,几米之外,几乎没有半分视线。
  我并不是很清楚如何自由穿梭两界,而屈胖三虽然之前有过一些研究,但却并没有太多的把握。
  不过好在我们有陆左,而陆左有天龙真火。
  站在林子的深处,他举起了手掌,然后一团有龙形浮动的火焰,从中徐徐升起,然后出现在了我们所有人的眼中。
  它不断变化,仿佛在感应着什么。

  几秒钟之后,它突然间跳跃不定起来,而这个时候陆左伸手一把抓住,然后轻声念道:“请带着我们,返回属于我们的世界……”
  烈焰在一瞬间将我们都给包裹了去,而下一秒,天色陡然一黑,四周一片空旷,呼呼的海风从远处吹了过来。
  我左右一看,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我们回来了。
  这里正是那蓬莱岛,九丈崖。
  当确定了周遭的环境之后,我将心神转移到了劫的身上来。
  安一直梦想着能够来到我的世界走一遭,然而却最终没有成行,不仅仅她之前是藤族族长,此刻是华族族长,走不开身的缘故,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于荒域世界的人,是无法带到我们这儿来的。
  这事儿洛小北曾经提过一次,说会魂飞魄散。
  其实这个跟当初禹王九鼎镇中原有关,一切被分割出去的化外之地,都有强者生存,如果两边能够自有来往,说不定就会扰乱得中土大乱,方才会有这样的规则。
  屈胖三是个例外,他虽然出生在荒域,但本身还是凤凰蛋所生,不受拘束。
  但劫会否是另一个例外呢?
  对于这件事情,我其实并无把握,然而劫却一再要求希望随我们同行,我之前有些疑虑,担心这并不是他本人的意见,而是另外一个意志。
  然而后来陆左告诉我,说不管是部落少年劫,还是神秘人劫,他们其实都是同一个意识,不同的表现而已。
  他们只会相互融合,不会吞噬。
  或许觉醒了,对他本人来说,会有更大的好处,不用再拘束于现在的状态。
  我不太明白陆左的解释,但却知道一点,那就是这是劫自己的选择。
  而陆左也跟我保证,一旦出现异状,他会立刻送劫返回荒域去,不会让他受到太多的伤害。
  能够这么玩儿的,估计也就只有陆左了。
  因为他手中的天龙真火。
  我看着劫,发现他初临这个世间的时候,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块,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就好像是一条到了岸上的鱼,有一种喘息不过来的感觉,而且浑身的骨骼劈啪作响,无意识的颤抖和抽动,瞧得我一阵担忧,问你没事吧?若是有事,立刻送你回去。
  劫没有作声,只是一点儿、一点儿地调整着呼吸。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陆左拦住了我。
  他告诉我,说给劫一点儿时间,他需要安静。
  我没有再说话了,如此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劫终于长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了身子来,朝着我点了点头,又向陆左说道:“多谢您给我机会。”
  陆左咧嘴,说客气,不过现在你可以说明自己的身份了吧?
  杂毛小道在旁边摸着下巴,说看起来我们似乎认识。
  劫抬起了头来,有些冰冷的脸上咧了一下嘴,说各位指的,是我前世的身份么,还是什么?
  陆左说我好奇心比较重,都想知晓。
  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上一世的身份,叫做杨劫,是茅山宗英华真人的弟子。”
  茅山宗?
  我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了旁边的杂毛小道,而那家伙则是猛然拍了一下手掌,说哈,我就知道,那天远远看你出手,就差不多能够猜出了一个大概来——杨劫师弟,不是说你被杨知修所害,迷失在时空乱流之中了么?

  劫点头,说对,我的确是给人所害,而那人并非杨知修。
  啊?
  杂毛小道的脸冷了下来,沉声问道:“那人是谁?”
  劫对着杂毛小道说道:“师兄你可能并不知晓,我一直都在暗中追查杀害我师父英华真人的凶手到底是谁……”

  日期:2016-06-2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