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6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红芳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幕的变化,早已经惊得目瞪口呆。怪不得包矿长过来的时候这么有底气呢!有这么一个美女大款做女朋友,连成〖书〗记的爱人张淑君都要陪着笑脸跟包矿长说话。刘大宝和黄玉荣前面态度那么嚣张,最后也不是得狼狈地跑过来向包矿长道歉,即使这样,年终奖还被扣了一半。假如自己回矿上财务科跟手下那些财务人员说起这件事情,他们会不会认为自己在瞎吹牛呢?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接下来就简单多了。在张淑君的亲自指挥下,旧河煤矿的资金账户立即解封,刘大宝亲自上到会计柜上担任柜员,给熊红芳办理了五十万元提现的手续。然后张淑君又担心包飞扬带着这五十万元现金回旧河煤矿上不安全,又亲自安排支行的运钞车过来,派了四个武装押送人员,陪着包飞扬一起,把这五十万元现金安全送达旧河煤矿。
  当城南支行的运钞车出现在旧河煤矿的大门口的时候,等候已久的矿工们不由得沸腾起来,他们发出一阵阵响亮的欢呼声,那欢呼声直冲云霄,连遮挡夕阳的乌云都被震开,露出一抹鲜红的笑脸……。
  龙电力正坐在办公室里等着看包飞扬的笑话。在他看来,既然城南支行已经把五十万元扣下来了,别说是包飞扬,即使是矿务局新任一把手孟德海去了,也要不回来。由市委书记的夫人在城南支行坐镇,城南支行又岂会把吃进肚子里的肉再吐出来的道理?
  所以当龙电力听到矿办公室主任管健民进来汇报,说熊红芳从城南支行打回来电话,说包飞扬已经做通了城南支行方面的工作,城南支行同意把五十万元资金退回到旧河煤矿的账户上,熊红芳正在银行办理提款手续,争取在今天下午下班之前赶回矿上发工资的消息的时候,龙电力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开什么玩笑啊!包飞扬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让张淑君都要卖他一个面子?
  心中虽然是这样的反应,龙电力脸上却一点都不表露出来,因为他也知道,像这种大事,熊红芳绝对不会乱开玩笑,也绝对不敢乱开玩笑。既然她打电话回来说包飞扬把这五十万元要回来了,那想必是一定要回来了,不然即使矿上不追究熊红芳乱说话的责任,矿上这**百号等着发工资的工人们闹将起来,熊红芳也承受不起啊!
  一想到包飞扬竟然真的有办法把这五十万元从城南支行要回来,龙电力心里不由得酸溜溜的,这个小马屁精,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花招,讨得张淑君的开心,让她高抬贵手,把这五十万元款项放了回来。
  “龙书记,和矿长和童矿长要和工人们一起去到矿大门口等包矿长,他们让我问一下您,要不要一起过去?”管健民又轻声问道。

  去什么去!龙电力心中咆哮道,不就是要回来五十万元吗?很了不起吗?还要矿上全体领导班子成员和全体工人一起去矿大门口迎接?他包飞扬的脸有这么大吗?老子不去!
  脸上却露出温文尔雅的微笑,对管健民说道:“这办公楼里,总要留个值班的吧?你们都去吧,我留在办公室替你们看家!”
  管健民知道龙电力说话口不对心,嘴里却笑着回答道:“还是龙书记考虑的周到,那我和和矿长、童矿长一起下去了。”
  管健民离开之后,龙电力慢慢地踱步到窗边,透过玻璃看着下边的和桨平、童宏哥和管健民带着矿上的工人们往矿大门口涌去,心中感觉分外酸溜溜的。
  对于龙电力来说,他对然对包飞扬出任旧河煤矿一把手有意见,但是并不是说他想当这个旧河煤矿的一把手,因为龙电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就凭他的能力,是无法撑起旧河煤矿这个烂摊子的,所以他并没有觊觎旧河煤矿一把手的位子  。真正让龙电力介意的是,是局丨党丨委下达对包飞扬任命书的时候,让包飞扬在担任矿长的同时,还兼任了矿丨党丨委书记,这就一下子触动了龙电力的底线。龙电力一直希望自己能够从矿丨党丨委副书记升到矿丨党丨委书记的位置上,不图掌握旧河煤矿的实权,只要有一个丨党丨委一把手名义,去专心从事矿上的党务工作就好。为了达成这个心愿,他还往当时担任局一把手的胡福才家里跑过好几次,可是不知道胡福才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在局丨党丨委会讨论这个问题时,竟然提议包飞扬把矿长和矿丨党丨委书记一肩挑。后来胡福才因为牵扯进高峻岭兄弟的案子中被免职,包飞扬到旧河煤矿上任的事情就搁置了下来,龙电力本来以为自己的机会又来了,可是却没有想到,就在新任局一把手孟德海上任的第二天,包飞扬就到旧河煤矿来任职了,让龙电力的希望彻底破灭,如此一来,又怎么让龙电力对包飞扬有好感呢?

  龙电力看着黑压压涌往矿大门口的人潮,不由得感到心浮气躁。他本来还以为包飞扬办事毛糙,虽然从局里要过来五十万元下来,却没有稳妥地直接让局财务那边提现金出来,而是草率地让局财务打到了旧河煤矿的账户上,以至于款项被银行扣下,而且更要命的是,包飞扬还让矿上发出通知,要发工资,以至于造成了最后这个被动的局面。在龙电力看来,包飞扬这上任第一天的表现,注定是一幕悲剧,是包飞扬个人威信尽失,献丑露乖的悲剧。可是龙电力却没有想到,包飞扬竟然能够非常轻松的扭转这个局面,亲自的城南支行把这五十万元提回来发放工资。经过这一来回折腾,包飞扬非但威信不会丧失一点,反而会在工人们心目中威望大涨,他的矿长兼丨党丨委书记的位置,必然坐的更加牢固了!

  退回到办公桌后,龙电力信手拿起一本党建杂志,没滋没味的看着,耳朵却竖得高高的,听着窗外的动静。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一阵人声鼎沸的喧闹声从矿大门口方向传来。龙电力放下杂志,起身来到窗边,向外望去,只见两辆车一前一后地向矿大门口驶来,当先的一辆车,是矿上那辆老旧的上海小轿车,后面的一辆,却是一辆墨绿色的大轿车。龙电力虽然才四十五岁,但是眼睛已经有了老花的症状,看近处不清楚看远处却很清楚。隔着这么远,龙电力却已经看到墨绿色的大轿车车身上喷涂的“工商银行、武装押运”八个大字。

  城南支行竟然派了运钞车把这五十万元现金亲自运到旧河煤矿来了!
  龙电力不由得浑身一震。如果说包飞扬能够从张淑君那里把这五十万元要过来已经足够令他感到惊奇的话,那么城南支行派武装押运的运钞车把这五十万元现金亲自帮忙运送到旧河煤矿带给他的则是无比的震撼。作为一个老的党务工作者,龙电力有足够的政治分析能力,他自然知道,这个不平常的信号传达来怎么样的一个信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