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兵,不错。”
  约莫有两分钟,军区首长伸手去赶走了那个兵脸上的蚊子,然后说了以上那么一句话,随即转身继续“走一走看一看”了。
  旅长政委以及一干旅领导记住了那个兵。
  第二年,那个兵提干了,第六年,那个兵成了连长,第七年,那个兵成了第3旅名气最大的连队二连的连长。
  “那个兵就是现在的一营长刘志宇。”
  距离十一点还有两分钟,班长们都让兵们放松下来,准备下课休息开饭,当然,在连队值班员没有下达命令的前提下,兵们只能站着休息,可以放松站。班长就这样和班里的兵面对面地说话。

  石磊滔滔不绝地把一营长的老故事又讲了一遍,末了叹了一口气,说,“这都是命啊!”
  赵一云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如果用显微镜进行纤维对比,我相信我们的大便是不一样的。”
  林雨迷糊了,转脸看着赵一云,“啥意思?”
  “还能啥意思,同人不同命呗。”耿帅不屑地说。

  “班代,我一直闹不明白,听说一营长素质不咋的啊,怎么这么多年了还平步青云?”石磊压着声音问。
  “估计都够不上我们连长的二分之一。”林雨点头附和,同时也表示不理解。
  李牧站在队伍前看着他们聊天,本不想说什么,此时不得不扫了石磊和林雨一眼,“谁给你们讲,一营长能力有限的?”
  “听说的呗。”石磊耸了耸肩膀。
  扯了扯嘴角,李牧说,“像你这样这么有才华军事素质这么牛逼对生活这么有感悟的,说实话,他一个能打三个。”
  “吓?”
  五班的四个叼老兵就倒抽起凉气来。
  “真的假的,班代你开玩笑呢吧,就他那身板,我们林雨一拳一个。”石磊没拿自己来讲,因为他的身材跟人家一营长也是差不多的,就林雨牛高马大了。
  其他人正要说话,耿帅忽然低声说:“连长回来了。”
  李牧扭头看过去,徐岩从指挥组那个方向走来,看来是刚从指挥组那边回来。他和他的兵都不知道,在他们搞队列训练的时候,徐岩在指挥组和副旅长谈到了他们的去留,也谈到了军首长对他的表扬。
  对李牧,军长张宁的话和好多年前那位军区首长指着一营长刘志远的鼻子说的那句话居然惊人的相似。
  这个兵,不错。
  兵们装模做样地继续训练,李牧看见徐岩走进了营房楼,便掏出哨子吹响,下达指令:“五连的!各排组织带回!”
  各排值班员赶紧的集合队伍整队带回。篮球场和营房楼只是隔了个条主干道,走两步就到。各排集中带队回到楼前空地,在通常集合的位置停下,有任务布置任务,没任务就解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方鹤城在连部看旅政治部下发的关于做好年终思想教育工作总结的通知,徐岩大步走进来,吓了方鹤城一跳。

  “一惊一乍的有什么好事?”方鹤城放下通知文件,笑道。
  徐岩把迷彩帽摘了往桌面上一扔,那边文书金焕明拿起迷彩帽,说,“连长指导员,我去打饭。”
  “嗯。”方鹤城说,徐岩点了点头。
  金焕明走了之后,徐岩这才说,“有好有坏。”
  “别卖关子了,熊副是怎么说的?”方鹤城也是有些心急的,毕竟作为指导员,留转士官这个事情,他是有很大责任的。
  “五班的兵,原则上是可以全部留转的,熊副说,军长在会上是点了名的,这个问题解决了。”徐岩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好歹解决了一个问题。

  方鹤城眉头却是皱了皱,说,“不好的消息恐怕是名额不能增加呢吧?”
  “你猜得也是够准的……”
  苦笑了一下,方鹤城说,“这还用猜,军费那么紧张。大的政策如此,我们是没有办法的。”
  徐岩却是若有所思地缓缓点头说,“我有个同学在总参……这么说,最迟明年,士官编制会大量扩张……”
  “我觉得第一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方鹤城思索着说,“五班里只有林雨和耿帅有留转的意向,其他人,尤其是李牧,退役的欲望是很强烈的。解决了他们的思想问题,这个问题才算是真正的解决。”
  徐岩点点头,说,“这是你指导员的工作了。”
  “……”
  炊事班后面,工具房门前,抽烟圣地。
  兵们的智慧是无穷的,只需要很短的一段时间,就能发掘出多处隐蔽的抽烟的地点。

  这是一场战争,旷日持久的战争。
  这场战争在营区的每一个角落进行,工具房,猪圈,厕所,墙角,树林,菜地,战术训练场,哨位,器械棚……
  在抽烟与反抽烟这场战争中,广大大头兵们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将游击战的精髓发挥到极致,前赴后继开疆拓土地寻找更隐蔽的抽烟地点。敌人扑灭一个点,我们就建立一个点,若非死,战争不会停止。
  经过多年的抗争,单就五连而言,留存下了以下几处抽烟地点,根据隐蔽性能强弱进行排列:工具房、猪圈、菜地、排房厕所。
  这几处地方不知从何时开始形成了稳固的抽烟基地,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被无数大头兵们继承。

  这个时候,老兵们是不会害怕抽烟被发现的,然而长期养成的习惯使得他们只有在上述几处地方才能抽上一根安心烟。
  耿帅眼热热地看着赵一云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软中华,伸手拿了过来,点上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
  午饭过后,五班的兵们成一排,贴着工具房的墙壁蹲下,屁股坐在脚后跟上,后背靠着墙壁,展开饭后一根烟活动。
  “班代干嘛去了?”石磊朝递烟过来的赵一云摇了摇手,拿出自己的九五至尊点上。
  林雨皱着眉头表情纠结,他在考虑,是抽软中华呢还是九五至尊。最终,他还是拿出自己的灰狼点上抽起来,然后说道,“好像给指导员叫走了。”
  “指导员找班代干嘛,咱们班没出什么问题啊。”耿帅瓮声瓮气地说。

  “反正我是不相信指导员找有什么好事情。”石磊说。
  赵一云实际上是副班长,只是他从来没拿自己当副班长。他想了想,说,“可能是留转士官的事情。”
  忽然,赵一云看见石磊莫名其妙地咧嘴笑了,其他二人也发现,耿帅说,“你笑啥?”
  “我想起以前的一个事情。”石磊嘿嘿笑道。

  众人目光都集中在他脸上,石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便娓娓道来,“还记得杨进波吗?”
  “杨进波?”耿帅眉头一皱,在脑海里翻找起来。
  “波波。”林雨说。
  赵一云也笑了,说,“就是那个大赖子,一身的五花肉。”
  人家杨进波并不算胖的,只是那种丰满的身材在大头兵们眼里,跟猪圈的小黑没啥俩样,哦对,小黑是头黑毛母猪。
  想起杨进波,这四个吊毛就嘿嘿地笑了起来。
  杨进波是他们新兵时的副班长,去年这个时候退役走了。之所以大家对外号波波的杨进波印象如此深刻,总的来说是有很多事情的,最特别的一件事情就是,李牧和杨进波当时是势如水火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