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7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对白珊珊问这个话的用意相当清楚,不由在心里感慨这丫头真是心细如发,说话办事越来越有章法了。他情不自禁就将白珊珊和郑举暗自作了一个对比,却发现如果让白珊珊来当秘书的话,应该会有另一种乐趣。
  郑举的细心谨慎是够了,但主动性方面,还是不及白珊珊。
  当然了,有些领导就特别不喜欢秘书有主动性,只要秘书细心谨慎。
  思来想去,张文定去白漳的时候还是没有带上县民政局的同志。
  毕竟,这次去并不是到民政厅公干,而仅仅只是跟着木槿花一起认识一下民政厅的吴厅长,算是一个私下的试探,只要把大致上的东西提一下就行了,并不需要详细汇报具体细节。再说了,就算是工作汇报,中间还隔着一个随江市民政局呢。
  当然了,如果吴厅长感兴趣问起一些实质的东西,他自信也是答得上来的。对于殡葬这一块,他也是下了工夫的。

  木槿花去省城,自然是有她自己的事情,张文定那点事情,只是顺便。所以,她只是给张文定说了一下日子,却不是和张文定一起去的白漳。
  张文定当然也乐得如此,虽说做下属的都愿意跟领导多呆一会儿,可一次呆的时间过长,也会不自在的。他自己去白漳,还可以先和徐莹约会一番,以解相思之苦。
  现在他跟武玲和好了,可在和好之前,他和徐莹之间的感情却更加深厚,要他为了武玲放弃徐莹,这个难度也是相当大的。
  除非徐莹自己没那个心思了,反正他是不会主动放弃的。
  见到徐莹的时候,张文定忍不住就是一阵心疼,因为徐莹的样子看上去很是疲惫。
  他就不明白了,团省委应该是个轻闲的地儿,怎么她那样子比在开发区当一把手还累呢?
  他看着她的双眼,关切道:“团委的工作是有多累多忙啊。”
  徐莹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道:“工作倒是不忙,就是烦心事儿多。”

  张文定笑着道:“先吃饭吧,边吃边说,把烦心事儿都说出来,也就不烦了。”
  徐莹也就笑着点头,疲倦但不失柔情地说:“嗯,吃饭吧。正好肚子饿了,这几天都没吃好。”
  “怎么?团省委食堂里换大师傅了?”张文定轻声问了一句,语气很轻松,可眼睛直视着徐莹,这个话既有关心她身体的意思,也有问她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没吃好的意思。
  二人谈情说爱,却总是要夹杂一些工作方面的话题的,而且,二人也过了炽热的时期,感情深浓之际,谈工作则是对生活更深层次的关心了。
  徐莹就边吃饭边说起了她最近干的工作。
  最近几天她人其实没在单位,而是下到白漳市公筱县去搞一个爱心助学的活动,既是看一看以前的希望工程的成绩,也新带了款子下去,却又要防备着款子被地方上挪用——哪怕她防不住,但领导有这个要求,她也只能下去辛苦了。
  要说这个献爱心什么的,往往第一个就会想到民政部门,想到红十字会,可跟学校有关的事情,团委也算是关系亲近的——团委有个希望工程办公室呢。

  希望工程这块,在团省委里也算是有油水的了,以前不归徐莹分管,可这次分管的副书记调离了,团省wei书记王本纲就让徐莹把这一块暂时抓起来。
  按说,王本纲和徐莹在随江的时候就有过不愉快,自从在团省委共事之后,虽然没有红过脸,但王本纲也一直是在排挤着徐莹的,这次把希望工程这一块交给徐莹,不止别的副书记看着眼红,就连徐莹自己也没搞清楚王本纲脑子里哪根筋短路了。
  希望工程办公室的主任是王本纲的心腹,对徐莹这位副书记尊重倒是尊重,可也就是表面上尊重,实际上做事情的时候,只听王本纲的招呼。而徐莹由于只是暂时抓一抓这方面的工作,并不是明确了以后一直都由她管,所以也不好马上就施展雷霆手段。
  毕竟,王本纲才把希望工程这一块的工作交给她,她就拿王本纲的人开刀,那也显得太过薄义寡恩了点。
  但是,如果徐莹不能把希望工程这一块掌控住,那就会让别人看了笑话——这个徐书记果然是个花瓶,靠着出卖色相上位,做些无关紧要的工作还能应付得过来,真要是做些实际的工作,那就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啊!
  说不定她以前在下面那些招商引资的成绩,都是靠跟商人睡觉睡出来的!
  团省委的副书记中,既有副厅级的,也有正处级的,徐莹是副厅级的,再加上她在随江的时候,虽然能力不俗,但也确实是依靠给市长高洪做情人而得到重用,一身能力才有了用武之地。所以,她到了团省委,对于别人背后的议论,表面上是云淡风轻,可实际上心里相当恼火。
  世人多有这些恼火的事情,别说她一个小小的团省委副书记,哪怕就是省wei书记,也不见得就会时时开心事事如意。
  这种情况,徐莹心中无奈,也没什么特别的好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虽然级别提到副厅了,可毕竟不如她在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那般自在。
  好在还是有些实事可做,总强过无所事事。

  徐莹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强势,什么时候应该隐忍。
  在随江的时候,她背靠高洪,而且是开发区的一把手,务实多一些,自然可以强势。而现在在团省委,务虚多一些,并且团省委的这些人,有许多都是背景深厚之辈,过来就是熬资历混级别的。这个原因,使得她所处的环境比在开发区要复杂许多,也不愿莫名其妙得罪人。
  反正多是些务虚的工作,并不像招商引资那么靠成绩说话,大家过得去就行了。
  只是,行事是如此,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如意。
  这些都是徐莹的处境,与工作有关,却又不全是工作。
  至于这几天,她到下面县里,受到的接待是热情的,不止团市委团县委对她这位团省委的副书记都特别尊重,市里县里也算是给面子,白漳市委副书记都亲自出面接待了她。
  白漳虽然不是副省级城市,但人家是省会,比别的地级市是不同的,市委书记高配省委常委,是副省级干部。市委副书记虽然和她一样只是副厅级,但份量和省内其他市的市委副书记也是有相当大的区别的,如果不是跟她早就认识也算有点交情,恐怕她还得不到这个待遇。
  接待很热情,可希望工程的助学实际情况,却不是很乐观,而她虽然是分管希望工程这一块的团省委副书记,却也拿下面没办法。
  她也在基层呆过,知道在对待上面下来的钱这个问题上,下面人胆子那不是一般的大,什么名目的都敢伸手,只是有的些款子截留得少,有些截留得多。
  这些情况,徐莹明白自己是无能为力的,她能做的,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呢,王本纲却让她下到县里去落实希望工程的助学情况,却是交待过要让每一分钱都用到孩子们身上!
  这个话平时听着,也就能够当套话官话来理解了,可是徐莹却多了个心眼,觉得王本纲恐怕不仅仅只是随口说说,而是会有什么布局。
  毕竟,王本纲把希望工程这一块交到她手上,就太不合常理了,她跟王本纲之间,还没那份交情!

  徐莹在白漳,自然也有她的朋友圈子,但这些情况,她是不能跟别人说的,还得做出一幅混得越来越好的模样来。现在张文定问起来,她也只是大致上讲一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