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6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颇为无语,心想女同志就是有优势,偶尔调戏一下男领导,还能够跟领导拉近距离,可如果男同志这么跟女领导说话的话,十有**就会被记恨上了。
  以他张某人的个性,也只敢跟徐莹一个女领导这么说话,在木槿花面前,都不敢这么放肆。
  下班之后,白珊珊大大方方地跟着张文定一起出去,一起上了车,当然了,郑举也是跟着一起的。

  白珊珊过来随江,当然不是为了蹭饭,她是要对老领导表达一下谢意,毕竟老领导亲自到医院看过她了的,她不过来一下,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当初张文定刚到安青县上任的时候,旅游局的同志们到随江来给张文定庆祝,她由于被孙光耀打了,所以不便过来,内心其实是很愧疚的,但张文定并没有因此而对她有什么看法,这令她相当感动。
  不过,她既然过来了,也不仅仅只是表达谢意,还有继续向张文定靠拢的意思。
  她是下定决心要跟孙光耀分手了,分手之后在旅游局呆着肯定不合适了。
  倒不是说戴金花会在工作中针对她,只说大家都知道了她会成为戴金花的儿媳,可最终却又没成,呆在一个单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啊。
  吃饭的地点就是郑举叔叔家那个店,羊肉是必不可少的,还上了两味正宗的野味——张文定分管农林水,林业局方面跟郑举不可能不打交道,钱财郑举自然是不敢收的,但一些从山里打回来的野物,他倒是收了不少,有一些给父母了,大部分都存在他叔叔这儿呢。
  除了服侍好领导,郑举也要请别人吃饭的嘛。

  就在这饭桌上,白珊珊用一种玩笑的语气说:“安青这边挺不错的啊,除了城市规模小一点,各方面条件,不比随江差多少。撤县建市之后,恐怕省里就管得多一些了吧?到时候要政策有政策,要钱财有钱财,前途一片光明呀。领导,这边还要不要人啊?”
  张文定就笑着道:“县级市,就是换个名字,好听点,以前怎么管,以后还是怎么管。县级市说是省里委托市里代管,其实就是归市里管,省里基本上不会干涉。不过天涯省那边,县级市就是真正的省管了。”
  听到这个话,白珊珊就知道这时候没办法再谈工作的事情了,领导专门给她说县级市这个问题,却仿佛没有听到她后面那个问题似的,就表示暂时没有把她带在身边的意思。
  要不然的话,就是打趣她一句在市里多好怎么想到往县里跑的话,也是一种希望啊。
  其实白珊珊在心里就连职位都想好了,她现在在市旅游局是副科长,到安青县的话,也不希望级别调整为正科级,只要在哪个行局当个副局长就行了。毕竟当初在开发区的时候,她可是招商局的副局长来着,也算是有经验的同志了。
  当然了,如果行局里不好安排,那么到街道办事处当个副主任什么的,也不错。
  至于说偏远的乡镇,她还是不怎么想,但如果张文定要她去,她也不会拒绝。
  等安青县正式撤县建市之后,下一步的工作,就要把安青市委市政府的驻地承首镇给撤了,一个镇撤分成三个街道办事处。
  这种事情,在安青县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在随江也有许多人知道,但随江市里倒是很少有人会把主意打到这个上面来。
  白珊珊来的时候,是觉得这个问题应该不大,领导应该会答应自己的,可现在的形势却有点出乎她的预料了。
  她有些失望,但对张文定还是一样的尊重,她这个人有一个许多人都没有的优点,那就是不会因为别人没有帮她而怪别人。她一向觉得,别人愿意帮你,那你就要感激别人,别人不愿意帮你,你也不能怪别人。

  怎么说呢,谁也不欠谁什么,做人,要常有感恩之心。
  其实张文定倒是很愿意帮她的,只不过,张县长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在许多人眼里,张文定是一个不讲人情一句话不对头就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可张文定自我感觉还是个讲感情的人,还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人。
  对陌生人或者没有好感的人,他可以痛下狠手,但对于熟人,他也还是会讲几分情面的。

  以他和白珊珊的交情,他当然会帮白珊珊。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他是不适合帮她的。为什么呢?原因就在旅游局副局长戴金花!
  张文定和孙光耀没什么交情,哪怕孙光耀是石三勇的得力手下;他对孙光耀的父亲孙从军也没什么敬畏,尽管对方是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可是,对孙光耀的母亲戴金花,张文定还是有点尊敬的。
  想当初他在旅游局能够很快打开局面,田金贵的不强势是一个方面,而戴金花的精诚合作,也给他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和帮助。
  虽然戴金花跟张文定交好也有她的目的和打算,但人情就是人情,那几声姐姐也不是白叫的!
  现在孙光耀和白珊珊之间闹矛盾,他张文定跳出来就把白珊珊调到安青县来安排了,那算怎么回事?也太不讲究了!

  本来就有人说他和白珊珊之间不清不楚,他如果在这个时候那么干的话,那可真是黄泥巴抹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如果白珊珊跟孙光耀二人和好了、结婚了,那求到他这个老领导头上,他可以帮她;如果白珊珊跟孙光耀彻底分手了,求到他这个老领导面前,他一样可以帮她。
  但是现在,纵然白珊珊单方面宣布跟孙光耀分手,可由于时间着实太短,而且孙光耀还没有放弃,那在外人眼里,这就是小情侣之间置气的话语,并不是真正的分手,他张文定可以以半个娘家人的身份为白珊珊打抱不平,却不好马上出手调动白珊珊的工作。
  这个原因,张文定只能闷在心里,也不好给白珊珊解释。
  当然了,他不解释,也是存了一点对白珊珊试探的意思在里面,毕竟人心隔肚皮,他就算对白珊珊再欣赏,也不可能做到完全信任的地步。况且,二人也有一段时间没共过事了,他倒也要看一下,如果自己这次不像以往那般痛快地帮她,她对自己会不会有所冷淡。

  当领导的,谁不希望自己的下属对自己是真心的忠诚呢?
  如果在自己帮不上下属的忙,或者说帮得上但却不帮忙的情况下,这个下属还是真心的追随这个领导,那么,这个下属就是相当忠诚了,就是值得大力栽培的。
  所幸,白珊珊的表现没让张文定失望。
  至少在这个饭桌上,白珊珊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的表现,只要在今后的日子里,白珊珊注意跟张文定的联络,那么白珊珊在张文定心中的份量,那就会比以前更重了。只要张文定的日子好过,必然不会忘了白珊珊。
  就比如严红军,只要一有机会,张文定就帮他在木槿花面前说了好话,然后严红军就以老干局长的身份兼上了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至于以后还会不会有更好的位置,那就要看机会,也要看严红军自身的努力和能力了。
  酒足饭饱之后,白珊珊又请示张文定,她这次休假休多长时间为好。
  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以前,白珊珊是不会问的,可是刚才张文定没有答应帮她调动工作,她怕领导误会自己心里有意见,所以就用这么一个问题来显示自己还是很听领导的话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