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6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他张文定和武云的内部矛盾不假,可他张文定当着我屈某人的面这么干,那屈某人再不表个态,也就让姓娄的给看轻了。
  想到这儿,屈玉辉就不得不说话了:“小张啊,我记得圣金鲲公司是你招商引资拉过来的,对紫霞会所有感情的。现在到你安青去工作了,还记挂着这边,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希望你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发扬。啊。”
  这个话说得有点飘,没人敢确定屈市长这是在表扬张文定呢,还是在表示什么别的意思。

  但有一点大家都听出来了,那就是屈市长的态度表明了,关键就是“今后的工作中”这几个字,就只差直说你张文定只要干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别的事情少操心!
  屈玉辉心里还是挺想冲张文定摆一摆脸色的,可他毕竟为人一向谨慎,摸不清张文定今天是不是受了什么大刺激,他可不希望自己也闹出跟粟文胜一样的笑话,所以硬是忍住了那些生硬的话语,就这么温和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屈玉辉觉得,张文定是出了名的疯狗,跟这疯狗较劲,有辱自己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呀!
  在没弄明白研究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屈玉辉一惯都喜欢采取保守措施,凡事都留一线,免得给自己找不自在。也正是他这种性格,所以在市政府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一向强势的高洪也没有对他太过打压。
  出乎屈玉辉预料的是,张文定突然间又变得相当尊重领导了,马上接口就是几句自我批评,却是再也不提周万一的事情了,搞得娄玉青在一旁心中更是加有气,但屈玉辉却是点点头打了句哈哈,便请娄玉青迈步了。
  武云现在已经不再像以往那么任性了,居然也没再和张文定争论什么,而是和娄玉青屈玉辉一起走了。
  等到武云等人出去了大约一分钟的样子之后,周万一怨毒地望了张文定一眼,爬起来一声不响地走了。黄德衡也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带着人走了,居然都没和石三勇打声招呼。
  石三勇拍拍张文定的肩,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老弟,服了你了!”
  邵和平没心没肺地笑着道:“走吧,人都走光了。吃夜宵去,灌了一肚子酒,不舒服。”

  张文定表面上没什么异样,心里却在想着,不知道经过了今天晚上这事,屈市长会怎么看自己。
  屈玉辉没把张文定今天晚上的态度记在心上,倒是对周万一痛恨不已。而另一位领导,财政厅副厅长娄玉青,却是记住了张文定这个小小的副县长。
  从包厢出来之后,娄玉青就冷静下来了。
  他也是在基层拼搏过的,能够混到现在的位置,眼力心智都是不差的。刚开始他还以为张文定是屈玉辉的心腹,可见得张文定说话,他就能够确定了,张文定绝对不是屈玉辉的心腹,而且屈玉辉还有点不愿意和张文定太过计较的意思。
  堂堂常务副市长,却不愿意和一个嚣张的副县长太计较,这个事情怎么看怎么不同寻常。这种不寻常,让人有种屈市长很迁就张文定的感觉。

  娄玉青觉得,就算张文定是市委书记陈继恩的儿子,屈玉辉也不应该会那么迁就,再怎么说也是市政府二把手呢。
  那么,这个张文定,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了——这么年轻的副县长,想简单也简单不了哇。
  娄玉青觉得张文定不简单,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张文定和娄玉青之间的对话,更重要的是,张文定和武云之间貌似是旧识,而且看样子,好像谁也不给对方面子,但谁也拿对方没办法一样。
  能够跟武云对上且不落下风的人物,简单得了吗?
  娄玉青觉得自己应该要对这个张文定有一个了解了,可别莫名其妙惹了不该惹的人了。但他不会向屈玉辉问,毕竟二人身份相当,而且他直接问屈玉辉的话,多少都有点揭屈玉辉短的意思,毕竟屈玉辉先前对张文定可是显得极为无奈的,这对一个市领导来讲,也是个很没面子的事情。
  以娄玉青财政厅副厅长的身份,只要有心,想打听省里任何一个县里副县长的事情,那都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情。甚至都不用他亲自出面,只需要给身边人交待一句,身边人自会跟地市里经常打交道的熟人去打听。
  到市内一趟,遇到一些烦心事,不过张文定很快就把这些事情抛到了一边。回到安青,便又招来县民政局长,要民政局再做一个有可行性的详细的方案出来。

  他跟着木槿花到省里去见民政厅领导的时候,不管厅领导会不会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他都要提前把功课做足,别到时候厅领导问几句话,他这边一问三不知,那可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张县长是个有脾气的干部,但也绝对是一个肯干实事的领导。
  有人打趣说现在很多干部做事情的时候是在“认认真真搞形式,扎扎实实走过场”,可张文定却不一样。他想搞这个殡葬改革,可不仅仅只是搞一个形式,只是走一个过场。
  他想这么干,顾然是有政绩的因素在里面,可也是实实在在地为民办事,同时也为民政部门多谋一些利益,而且,这其中还有相当大的风险。
  若是别的领导干部,恐怕不止不会这么干,还会把民政局长臭骂一通吧。

  殡葬改革的细节问题自有民政局的人去操心,张文定并非只管民政这一个部门,还有许多单位要管。
  别的不说,防洪抗旱的准备工作也是要开展的,总不能真等到地干裂了缝或者洪水汹涌之后再手忙脚乱吧。
  这些工作自不必细表,倒是白珊珊从医院出来,就跑到安青县来了。
  白珊珊跟覃玉艳确实是很有区别的,这区别主要就是表现在说话和行事风格上。
  覃玉艳找张文定的时候,那是处处小心的,白珊珊就不一样,他直接就去了张文定的办公室找,根本就不在意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男未婚女未嫁的,别人想说闲话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白珊珊也很懂规矩,并没有直闯张文定的办公室,而是由郑举通报了一下。
  郑举是认识白珊珊的,也知道老板对白珊珊是很看重的,所以对白珊珊也不乏热情,微笑打过招呼之后,便进去通报了。
  对于白珊珊的到来,张文定有点奇怪,难不成她真的休假了?真的要和孙光耀分手了?
  看着明显精心打扮过了的白珊珊,张文定笑着道:“不是从医院里偷偷跑出来的吧?”
  “领导真是法眼如炬啊,我还要打几天针,但不想住院了,医院里的味道不舒服。吃什么东西都没胃口,所以跑过来蹭领导的饭来了。”白珊珊笑着回答,这是在办公室,她还是按老规矩叫领导,不称呼他现在的职务,也不像在私人场合那般叫局长。
  “你的时间观念还是那么强,值得肯定。想吃什么?看你这模样,得好好补补。”张文定笑呵呵地打趣道,这马上就要下班了,正是饭点呢。
  他也没说今天自己有没有饭局,跟白珊珊,不用搞这些虚的。
  不知为何,跟白珊珊说话,张文定就很放松,特别是现在二人不在一个单位了,不必要戴什么面具,只要不涉及到原则问题,怎么轻松怎么来。
  白珊珊两眼幽幽地望着张文定道:“那领导你就看着给我补补呗。”
  靠,一不小心就被这丫头给调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