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6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玉辉这个话,就定调子了,就这么干,和和气气的谁也别闹事。
  至于今天晚上出了什么事情他不想问其究竟了,他的目的达到就行了。
  黄德衡欲哭无泪,他能够代表国税局拿出一些钱来,可是屈市长这意思,却不仅仅只是国税局,那是连地税局都算上了啊,而且这地税局的工作还得他黄德衡去做。
  靠,地税是归省地税局管的,跟国税局虽然是兄弟单位,但自己跟他们真的不熟啊!不过,纵使如此,他还只能在心里感谢屈市长。

  娄玉青跟过来只是不希望被武云误会自己对武省长不够尊重,毕竟屈玉辉都跟过来了,他如果稳坐着不动,谁知道武小姐会不会有意见?可是过来之后呢,发现了惹事的是黄德衡,他可真就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然而毕竟有那份交情在那儿摆着,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也要伸手拉黄德衡一把,再加上刚才屈玉辉貌似有和和气气解决这个事情的意思,他就乐得顺水推舟做个人情,附和了两句,说是他们呆在这儿同志们恐怕还玩得不尽兴,向屈玉辉提议赶紧走。
  按武云以前的性子,她恨不得好好整治一下黄德衡和周万一,也好对那些想打紫霞会所主意的家伙起个威慑作用。但现在屈玉辉和娄玉青都有帮黄德衡说情的意思,她就不能不考虑这二位的脸面了。
  毕竟,人家敬她其实是敬的她老爹屁股底下那个位子,而不是她本人。
  以这二人的身份,能够跟着她亲自走一趟,已经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了,现在她总不好扫了这二位的面子,看来今天晚上只能就这么大事化小了。
  武云心里真实的想法自然是不会告诉别人,不过从表面上来看,她今天晚上是赢了。
  所以她也不能太计较,于是也就顺着屈玉辉和娄玉青的意思,微笑着说这里是不太合适,换个包厢,然后又对众人说今天的消费免单了——她虽然对黄德衡和周万痛恨不已,但这时候也只能表现得大方一点。

  就在屈玉辉等人准备出去的时候,张文定突然又跳出来说话了:“哎呀,周局长,你怎么了?腿受伤了吗?”
  说着,他往前走了一步,却又马上停住了,自言自语道:“啧,腿功不比手劲,那是要天天练的,要不然踢人一脚,自己都搞得脱臼,得不偿失呀......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张文定的声音不大,但也绝对不小,反正包厢里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一时间,众人就都愣住了,张县长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这种时候还敢挑事!
  屈玉辉的眉头情不自禁地就跳了跳,千防万防,以为这事儿已经要圆满解决了的,却还是没防住张文定这个惹事精啊!
  他很不爽地看了张文定一眼,然后又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一屁股坐到地上了的周万一,暗恨不已,姓周的你这一屁股坐到地上,当自己还是那种没有糖吃就撒娇的小孩子吗?
  不过,屈玉辉也没有帮周万一出头的意思,刚才他对周万一逼宫那一手可是恨极了的。
  武云在来这个包厢之前就觉得张文定有煽风点火的嫌疑,现在眼见事情都解决了,可他又跳出来搞风搞雨,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道:“张文定,你能不能安分点?”
  “我怎么不安分了?”张文定一脸无辜道,“人家到你店里来闹事要封你的门,是我硬顶着不准封;人家打你这儿的服务员,是我帮你的员工出头......你不跟他们去理论,倒找我的不是来了,有这个道理么?”
  屈玉辉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果然,这张文定恐怕是在武玲那里受了气,现在把气出到武云头上来了。不过,貌似,小张跟黄德衡和周万一不是一伙的?

  靠,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屈玉辉觉得这个情况貌似有点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在这种时候,他就不急着表态了,而是要好好思量思量——人家的内部矛盾,他虽然是领导,却也不适合管得太宽。
  不过,如果不是武云和张文定身份特殊,那他这个领导,说不得也要管上一管了。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话是不假,可只管不断,这总是许多人的兴趣所在。
  坐在地上的周万一应该不是醉得太厉害,他一脸煞白,失魂落魄的神色又夹杂着些许期翼。
  他是很想说点什么的,可嘴唇颤抖着,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应该跟谁说?
  今天这个事情太刺激了,刺激得他肠子都悔青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个话是参军之前母亲教给自己的,现在自己转业了、出息了,怎么就忘了呢?

  他对张文定怨恨不已,他觉得刚才对张文定已经够忍让的了,可张文定这人真就像传言中的那般不讲情面蛮横无理,屈市长他们都要走了,紫霞会所的武总也不想计较甚至都大度地免单了,这个张文定居然非常可恶地跳出来干了一回火上浇油的缺德事,让这本已快要熄灭的战火再斗熊熊燃烧了起来。
  张文定啊张文定,老子跟你没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吧?你怎么就要对我这么赶尽杀绝呢?
  哼,这笔账老子记下了,只要过了这一关,咱们来日方长!
  这个包厢里,大多数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压根就不去想劝或不劝的问题,但娄玉青却跟别人的想法不一样。
  他刚才一直就看张文定不顺眼,若不是因为屈玉辉专门介绍了一下,依他的性子,当场就要张文定好看了。
  现在看着这个不长眼的东西又跳出来搞风搞雨,完全不把他这个财政厅的副厅长和随江市的常务副市长放在眼里,娄副厅长肚子里那些不愉快就化作了怒气,两眼望向屈玉辉,淡淡然道:“屈市长,随江的干部,果然年轻有为,与众不同啊。”
  这个话,就是对屈玉辉不满了,老屈啊,看看你介绍的这都什么玩意儿!
  这是副县长该有的态度吗?这简单就是流氓地痞啊!不仅仅对领导不够尊重,说话还满嘴匪气,这简直把你们随江整个干部队伍的水平素质都拉下去了!
  其实娄副厅长倒是想批评张文定几句的,但他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降身份去和张文定这么一个副处级的干部去斗嘴巴。
  他有点吃不准这个年轻的副县长会不会不管不顾地损他几句,那他娄副厅长的脸可就丢大了——县官不如现管,眼前这小子貌似连屈玉辉的面子都不是很在意,就更不用说隔得天远地远了的财政厅副厅长了。

  所以,娄玉青一肚子不舒服就冲着屈玉辉去了。
  省财政厅的副厅长到市里来了,只要有个由头,对常务副市长稍稍表现一点不满,那是很正常的,毕竟是财神爷嘛。当然了,他这么说,也是有讨好武云的意思在里面,毕竟刚才张文定可是和武云在斗嘴呢。
  屈玉辉是常务副市长,不是管干部队伍的组织部长,可听到娄玉青的话还是觉得脸上无光。
  这个张文定,也太不懂规矩了,别说你还只是武省长的准妹夫,即便成了武省长的真妹夫,那又如何?
  在随江这一亩三分地,我还是你的领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