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9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记得就好。”楚天齐严肃的说,“任股长,那你就对照职责,把刚才这些人的帐目,按照我前面说的要求,在三天之内全部整理出来,交给我。有问题吗?”
  “啊?……没问题。”任芳芳是咬着后槽牙说的,她心里恨死了楚天齐。
  “那你走吧,我和老姚还有事商量。”楚天齐挥了挥手。
  任芳芳疑惑的看了一眼姚志成,步履沉重的走出了屋子。

  屋门关上了,办公室里又静了下来。
  过了足有五分钟,姚志成说道:“主任,这些人大部分都应该是要帐的,但那个领头的人似乎……似乎像是故意来闹事。刚才我没有及时过来,是我的失职,我向你承认错误,并请求处分。”
  “先不谈处分。那你看出他为什么要故意闹事吗?是不是背后有人指使,指使的人又会是谁呢?”
  姚志成试探着道:“应该……应该是有人指使,只是指使的人我猜不出来。”

  听到姚志成的话,楚天齐心中暗道:姚志成很聪明,这既是表明了一点儿态度,还留有充足的余地。只是楚天齐有点不明白:你老姚应该能看清形式,可为什么却不按正确的去做呢?
  “老姚,欠帐户的事你也留点心,以后听到动静不对的时候,该露面还是要露面,你回去吧。”楚天齐语气很平静。
  “好的。”姚志成如蒙大赦,走出了屋子。
  行在走廊上,姚志成步履很沉重,他明白刚才之所以自己被留下来,就是主任故意要让任芳芳看的,让任芳芳把自己“和主任亲近”这个事情汇报给王主任。他越来越深切体会到了“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的感觉。
  刚才喧嚣的屋子,一下子静了下来。楚天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道:王文祥,看来你这招数很多呀,现在连外援都请来了。既然你要让对抗升级,那我只有奉陪到底了。
  夜深了,折腾累的男女终于停了下来。
  床头灯散发着微弱的粉红色光焰,映照在男女身上。
  女人脸色红*润,头枕在男人臂弯处,失神的望着屋顶,眼中似有一层薄雾。

  男人用手抚了抚女人的脸蛋:“这家伙,小脸还这么烫,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女人没有接男人话茬,而是依旧眼睛看着顶棚。
  男人扭过脸,望着旁边女人:“怎么啦?”
  “你还有心情啊?想想往后怎么过吧,恐怕以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哎。”女人又叹了口气。
  男人不屑道:“你是说他?一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毛头小子而已。他还能怎的,能反了天不成?老子吃的盐比他吃的饭还多,过的桥比他走的路……”

  女人打断男人:“别自我安慰了?人家才来几天呀,你这先是当专职司机,让全县人都拿这事说你笑话,等让人奚落够了,又乖乖的把车交了出去,还吹的什么劲?”
  “你真这么认为?老子这是策略,岂能以一时输赢论短长?”男人满不在乎,“我就是要麻痹他,然后集中火力一击而中。”
  “不要自信过了头。你不是说交出车钥匙,他就能给你签吗?可到现在他还不是拿话搪塞你?快醒醒吧。”女人轻轻在男人身上拍了两下,“你难道忘了上丨访丨那天?大鸭梨牛不牛,不还是乖乖的按人家划的道走?”
  “是哦。我就奇怪了,他不就是在乡里混了几年,还有人们给编的一些传言吗?按说大鸭梨也算的上一号人物,怎么一听到他的名儿就成了那个德性?”男人沉默了一会,又说,“他确实有点不地道,老子都明确的给他大面儿走了,可他到现在咋就不能签字呢?他*妈的,看来还得闹腾他。”
  “你要再整什么事的话,千万提前谋划好,别再弄一堆草包,还有墙头草。” 女人埋怨着,“今天白天你是躲了,让我一个女人去扛,还说要看人家笑话。到头来怎么样?你找的那些人全放了哑炮,让人几句话就给拍走了,结果我还让他训了半天,最后又给我脖上勒了绳套。你说怎么办吧?”
  男人“嘿嘿”一乐:“怎么办?凉拌。实在不行,就给他来一个美人计,就凭你的能耐,他还能逃出手掌心?”
  女人猛的在男人头上来了一巴掌:“少他*妈打老娘主意,你要能斗的过就斗,斗不过拉倒。把老娘当什么了?老娘可不是随便的人。”
  女人打男人,并不是撒娇,也不是为了男人说的这件事本身,而是男人的话触动了她的伤心之处。她何尝不想引诱那小子?初次见面的时候,她就用了这招,可那小子根本不吃这一套,还让自己摔了个大马趴,丢人现眼不说,连自尊都没了。

  她恨那小子不解风情,其实看到那小子的时候,她就心动了,就想着让那小子融化在自己的柔情里。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来个假戏真做,摆脱身边这个老东西,改投在臭小子身下。可是还是自己太自信了,人家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哎……”女人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男人被女人打了一巴掌,又听到女人唉声叹气,以为是自己说的话让她伤心了,赶快陪笑道:“我就是说说,怎么能舍得你呢?就凭他也不配呀。你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还能让你献身啊?”
  女人忍着心中难受,又捶了男人两下,撒娇道:“你还说,你还说。”然后话题一转,“先说说当下怎么办吧,他可是限我三天之内完成。你是没见,白天他那脸色就跟死了妈一样难看,眼神也是阴森恐怖。依我看,要是完不成的话,他肯定不会轻易饶了我,指不定出什么损招难为我呢。我可是愁死了,赶紧想个办法,别光知道在老娘身上占便宜。”
  “哎呀,办法……”男人长嘘了一口气,“就用咱们前几天商量的,撂挑子,看他能怎么样?”
  女人不放心:“撂挑子倒是一个办法,可我总觉得不踏实,万一弄巧成拙怎么办?”
  “我觉得没事。你想啊,从单位一成立你就在。经过这几年,你又一点点的成了部门的头,手下那几个人还都是你选出来的,能出什么事?”男人满不在乎。
  “人心会变的,有一个人不也是被我们拉过来的吗?难道人家就不能再背叛变我们?尤其是去年刚来的那个女人,那可跟我们不是一伙。”女人还是很担忧。
  “怕什么?就那娘们,长的跟小老太太似的,平时连句整话都说不了,她还能成了气候?再说了,发现苗头不对的时候,咱们马上不就回来了吗?”男人很自信,“没事,就听我的,咱们就这么办。”
  女人嘟囔着:“我还是觉得不踏实……”
  “有什么不踏实?我看你是阴阳失调所致,还是让我给你平衡一下吧。”男人嘻笑着,翻身向女人压去。

  顿时,屋子里响起了女人的*笑声:“老不正经的,你行吗,你行吗……”
  早上吃完饭,在院子里转了转,楚天齐回到办公室,拨通了“二狗子”苟富生的电话。
  很快,电话里传出“二狗子”的声音:“楚哥。”
  “富生,感谢你啊,昨天帮我解了围。”楚天齐真诚的说。
  日期:2016-11-1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