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5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接电话的是行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这也并不奇怪,虽然说按照张淑君的行政级别,是不能够配备秘书的。但是现在这个年头,手里凡是掌握着实权的干部,谁又会严格遵照这个规定啊?作为工行城南支行的行长,办公室里安排一位名义上不是秘书小跟班负责打打杂,接接电话,也不算奇怪。
  “我是矿务局旧河煤矿矿长包飞扬,”虽然知道对方只是一位小跟班,包飞扬态度依旧十分客气,“想过去找张行长谈一点事情,不知道张行长有没有空?”
  “旧河煤矿的矿长?”一听打电话过来的是旧河煤矿的矿长,电话那边的态度立即变得冷冰冰起来,“对不起,我们张行长工作很忙。你想办理什么业务,直接找我们行相关业务负责人谈就好了!”
  “你听我说……”包飞扬还想说服这名小跟班,却只听到听筒里传来咔嚓一声,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熊红芳在一旁看到包飞扬吃瘪,心中也暗自叹气。她听矿务局机关里的熟人告诉他,包矿长以前在市府办工作,人脉关系很广的,所以这次工行城南支行扣下五十万元之后,她立即赶回来向包飞扬汇报,心中指望着这位人脉很广的新矿长既然神通广大,说不定就会是市委书记成平原爱人张淑君的老熟人,有了这一层关系,也许矿务局拨下来这五十万元还能保住 。可是现在看来,包飞扬根本和张淑君没有任何关系,非但没有张淑君办公室的电话,打过去自报了姓名,还被对方卡了电话。唉,这事儿看来要悬啊,五十万元拨款,怕是要泡汤了!

  却不想包飞扬根本就不气馁,看到自己打过去的电话被挂断,反而斗志昂扬起来,伸手拿起公文包往腋下一夹,对熊红芳说道:“走,你现在跟我到工行城南支行去一趟。”
  包飞扬的矿长座驾是一辆老旧的上海轿车,开行在破破烂烂的矿区公路上,几乎能够把人的屁股给颠破了。
  “矿长,本来矿上还配有一辆普桑,后来张矿长调去王庄矿时,硬是给带走了,给换了一辆上海轿回来。”司机老王也有点不好意思是,一边开车,一遍给包飞扬解释道。他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身材魁梧的跟方学文都有的一拼。以至于包飞扬都有点惊奇,不知道老王怎么把这么魁梧的身子塞进上海轿车那空间有限的驾驶员座位上去的。
  包飞扬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话,心中却暗自说道,看来姐姐包文颖决定给自己买一辆小车的决定是正确的。旧河煤矿用车的情况这么紧张,连他这个一把手也只有一辆老旧的上海轿用,这老爷车开出去办事,万一坏在路上,那可就麻烦了。嗯,等矿上这边的事情初步理顺了之后,自己就跟孟爽到西京去提车去。

  熊红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眼睛不时地往车内后视镜上扫上一眼,观察着包飞扬的动静。她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包飞扬这个时候还能如此气定神闲?难道他真的有办法从张淑君那里把五十万元给要回来?可是看他打电话的样子,明明是不认识张淑君啊!
  开过这段颠簸不堪的矿区公路之后,车就出了山口,下到了三江镇通往市区的公路上。这一段路就比较好走了,包飞扬和熊红芳终于不再受颠簸之苦,经过半个小时的行驶,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他们赶到了位于市区南部的工行城南支行的办公楼。
  在熊红芳的指挥下,司机老王把车开到了办公楼的后面。熊红芳指着楼后面的一道铁门,对包飞扬说道:“从这里上到二楼,就是城南支行的办公室了。”
  包飞扬点了点头,让老王在下面等候,带着熊红芳就上了二楼,按照熊红芳指点,他们刚来到行长办公室的门口,就被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短发姑娘挡了驾。
  “你们干什么的?”这个短发姑娘穿着一身深蓝色的银行职业套装,伸手当着包飞扬的去路,一张冷冰冰的脸看着就如同一张扑克牌。包飞扬单听她的声音,就知道正是眼前这位银行女职员挂了自己的电话。
  “我们是旧河煤矿的,这是我们的包矿长。”熊红芳说道,“想要找你们张行长谈点事情。”兵对兵将对将。既然问话的人是城南支行张淑君的小跟班,熊红芳自然要抢着替包矿长说话,这样才不至于让包矿长跌份。
  “我在电话里不是给你说过了吗?我们张行长工作很忙,现在没有空见你们!”这个女职员不禁板着一张扑克脸,说话也特别冲,难听之极,“我们城南支行有那么多企业在这里开户,如果每个企业的负责人都要过来见我们张行长,那么即使我们张行长不吃不喝不睡觉,也见不过来啊!你们要办什么业务,直接找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啊!”

  看着眼前这位女职员恶形恶相,包飞扬态度却十分平和,平静地说道:“那请你记着,我来找过你们张行长了,是你拦着不让见,倘若发生了什么问题,你要承担一切责任!”RS
  这个银行女职员却不屑地撇了撇嘴,心中暗道:想吓唬我啊?你以为你是谁啊?市里的大领导嘛?即使是市里大领导,在张行长面前也都是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的,更何况一个穷得连工人工资都发不下来,银行贷款利息都付不出的破煤矿矿长?你见我们张行长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不就是想讨要被扣下来的五十万元吗?这件事情张行长她是早已经知道的,信贷部刘主任做这件事情是得到张行长批准的。我也是知道张行长懒得和你们纠缠,才帮着张行长拦下你们的。不让你们见张行长,又能怎么样?还让我承担责任。哼,有个屁的责任!

  包飞扬其实也不想首先来找张淑君,只是碍于张淑君是市委书记成平原的爱人,所以想给张淑君一点必要的尊敬,本着先礼后兵的原则处理这件事情。却不想他打电话找不到张淑君不说,赶到城南支行还是见不到张淑君本人的面。那么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包飞扬心中也不会有任何愧疚。张淑君即使要责怪,也根本责怪不到他的头上。
  他扭过头来,对熊红芳说道:“熊科长,既然见不到张行长,那么你带我去见他们的营业部主任吧。扣我们的款项,总要给个说法才成。”
  这话听到熊红芳耳朵里,却感觉包飞扬完全是外厉内荏。像银行直接从客户的账户上把款项划走的事情,虽然是营业部操作的,但是如果没有行长的批准,营业部刘主任又怎么敢下这个命令?这件事情如果不能找到张淑君的话,即使跟营业部主任交涉再多,也没有一点作用。一时间熊红芳心中失望之极,对自己先前认为包飞扬这个新领导是一个神通广大之辈的想法感到可笑之极。即使市府办出来的又怎么样?即使和矿务局新局长孟德海关系密切又怎么样?在市委书记成平原的爱人这座大山面前,还不都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甚至想见张淑君一面,都没有机会。

  心中虽然失望之极,但是熊红芳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好歹包飞扬也是旧河煤矿的一把手,是她的顶头上司,她必须给予必要的尊重,尤其是在外单位的人员面前  。
  “矿长,营业部刘主任的办公室在那边,你跟我来。”熊红芳带着包飞扬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营业部主任办公室,一个三十出头穿着深蓝色银行制服男子正在讲电话,他就是工行城南支行营业部主任刘大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