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5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红芳这个财务科长直属矿长管辖,根本就不买龙电力这个丨党丨委副书记的账,见龙电力发脾气,她直通通地就顶了回去,“龙书记,我是有紧急情况向矿长汇报。”
  然后就走到包飞扬身边,低声说道:“矿长,不好了,局里拨过来的五十万元,被银行扣下了。”
  她的声音虽然轻,却正好能够让包飞扬身边几个人听见。
  “什么?”包飞扬这边还没有做出反应,龙电力和其他几个副矿长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龙电力大声问道:“这是局里拨给我们的工资款,银行有什么权力扣下来?”
  孟德海为了表示对包飞扬工作的支持,这次包飞扬到旧河煤矿来任职,除了交代分管人事的副矿长亲自把包飞扬送上任之外,更是指示财务科拨了五十万元到旧河煤矿账户上。要想管好一个企业或者部门,无非就是事权和财权。旧河煤矿目前这样的烂摊子,人事调配的权力不怎么重要,重要的是财权。如果包飞扬这个矿长不能给旧河煤矿弄来一分钱,想来矿上也不会有人服他,尤其是在旧河煤矿这些干部职工的工资被拖欠了将近两年的情况下。这次孟德海给包飞扬特批了五十万元下来,虽然说不能把旧河煤矿干部职工们拖欠了近两年的工资全补上,但是算起来每个人也能领到三个月的工资,尤其马上就是年底了,矿上的职工们能一下子领到三个月的工资,也算是对他们有一个交代,这对竖立包飞扬在旧河煤矿的威信也是至关重要。

  包飞扬自然理解孟德海的苦心,所以他上任的当天,就宣布给矿上全体干部职工补发三个月的工资,让财务科立即到银行去提钱,越快把这笔钱发到工人的手中越好。可是包飞扬完全没有想到,这笔钱竟然被银行扣下来了。当包飞扬听到龙电力抢先质问熊红芳时,他心中也正是这样的想法,银行有什么权力扣旧河煤矿的钱呢?
  “矿长,”熊红芳看也没有看龙电力,只是对包飞扬解释道:“咱们旧河煤矿累计拖欠银行贷款一千多万,即使本金暂时不用还,但是这些贷款的利息是必须到期支付的。可是实际上,咱们矿上连贷款利息也支付不起。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三日了,再过二十来天,就是年终财季的结算日。市工行那边知道我们还不上利息,就抢先把我们这五十万资金划走,冲减贷款利息……”
  听熊红芳这样说,龙电力几个人不由得呆若木鸡。虽然他们都是旧河煤矿领导班子成员,但是实际状况也并不比下面工人好多少,也都是被拖欠了快两年的工资,指靠着包飞扬带下来的五十万解一下燃眉之急,却没有想到,这笔钱竟然会被工商银行扣了冲减贷款利息!这是真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风!
  倘若是别家银行扣了,龙电力等人或许还敢打电话过去质问一下,但是工商银行扣掉了,龙电力几人根本就没有勇气打过去问一声。旧河煤矿是在市工商银行城南支行开的户,而城南支行的行长,却是市委书记成平原的爱人,更何况是旧河煤矿拖欠工商银行的贷款在先,他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打电话到工商银行城南支行去质问啊!RS
  包飞扬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到了这个时候,会也根本开不下去了。
  “那今天的会就先到这里吧!我赶到银行那边去一下。”包飞扬收起了面前的笔记本,端着茶杯要走,忽然间又停了下来,对和桨平说道:“和矿长,矿井的生产,现在就停下来。”
  和桨平张了张嘴,还想要劝包飞扬慎重考虑一下,可是当他看到包飞扬坚定的眼神之后,那到嘴边的话又咽下了下去,最后只吐出一个含混不清的“是”字。
  龙电力在一旁却不干了,这个停产整顿的问题,不是矿领导班子还没讨论出一个结果呢?怎么包飞扬就可以乱下命令,让和桨平现在就停止矿井的生产呢?
  “这个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龙电力说道,“包矿长,咱们是不是还要继续研究一下?”
  包飞扬收住脚步,目光往龙电力脸上一扫,微笑着说道:“龙书记,要不我和矿上其他几位领导留下来讨论,你到工行城南支行那边,把五十万元拨款要回来?”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龙电力憋的胸闷气短  。去工行城南支行要钱?那不是笑话嘛!工行城南支行的行长张淑君可是市委成平原书记的爱人,他龙电力假如在张淑君跟前有这么大的面子,早就调到矿务局其他四家煤矿担任一把手了,还用窝在旧河煤矿这个半死不活的破煤矿担任丨党丨委副书记?
  见龙电力不再说话,旧河煤矿其他几位矿领导就更不想开口。第一是他们和龙电力一样,绝对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去张淑君跟前要钱。第二呢,他们也是想抻量抻量包飞扬的本事。我们到张淑君跟前要不来钱,你包飞扬就一定能够要来吗?你现在态度嚣张,我们先忍着,等你到张淑君面前吃了瘪,空手而归的时候,我们倒是要看看,你会给我们一个怎么样的说法!嗯,到时候也不需要我们几个去要说法,矿上这八百多名工人已经接到今天发工资的通知,你包飞扬倘若拿不会来钱,这八百多名工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你给淹死!

  包飞扬也没有心情琢磨自己这些副手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他端着茶杯,示意熊红芳跟他到办公室去。
  来到局长办公室,包飞扬把茶杯放在办公桌上,问熊红芳道:“你有张行长办公室的电话吗?”刚才在会议室里,熊红芳已经把工行城南支行行长张淑君的身份告诉了包飞扬,听说张淑君是市委书记成平原的爱人,包飞扬倒是也不怎么紧张。他的出身,让他对上层这些领导的家属心态有很明晰的了解。他伯母还是中江省会中天市的市长夫人呢,为人处事不也是十分低调含蓄吗?下边的这些人,和上面的领导接触的机会比较少,总是以为那些领导的家属一定是嚣张跋扈的。包飞扬却知道,其实不然,相比较起来,越是高级的领导,家属反而越好说话,真正难说话的,反而是下面一些小干部的家属,仗着自己的老爸或者丈夫手里有点权力,态度嚣张得要命。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句话,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嘛!因此对包飞扬来说,即使张淑君是市委书记成平原的爱人,也必定是非常通情达理的,虽然说整件事情来说,是旧河煤矿违约在先,但是旧河煤矿这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这眼看要到年底了,工行城南支行总得高抬贵手,把这五十万元救命钱给放过去吧?

  “我有,我有。”熊红芳连忙点头,拿出一个电话本,翻开指给包飞扬看。
  包飞扬点了点头,伸手抓起桌上的电话,按照熊红芳指的号码拨打了起来。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包飞扬客气地问道:“请问,张行长在吗?”
  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清脆:“你是哪位?找张行长有什么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