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25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过了。”包飞扬成竹在胸地说道:“单凭着旧河煤矿或者咱们矿务局,想完成这个项目确实力有未逮。所以我建议还是采取合资经营的方式。”
  “合资经营?”
  “对啊!”包飞扬望着孟德海说道,“我姐姐在粤海开一个公司,您也知道  。这个项目我也跟她本人谈过了,她非常感兴趣,如果咱们矿务局同意合作的话,方夏陶瓷化工公司可以负责解决资金设备和技术的问题。咱们矿务局只要负责解决项目用地、原料和工人问题就行!”
  孟德海莞尔一笑,对包飞扬说道:“这个问题,我看还是放在旧河煤矿的层面解决比较好!作为旧河煤矿的负责人,自身就有权利决定和其他企业开展项目合作。”
  孟德海本身还是愿意尽快推进这个项目的进行,只是他刚到矿务局来任职,有很多事情需要理顺,这时候以矿务局的名义和包飞扬的姐姐谈项目合作,反而不如包飞扬直接以旧河煤矿的名义推进来的快一些。毕竟旧河煤矿自身就存在巨大的发展压力,仅仅是为了解决干部职工的工资问题,矿上的其他领导也得配合着包飞扬推进这个合作项目吧?再加上孟德海在局里为包飞扬撑撑腰,这个项目必然会很顺利地进行。

  相反,如果放在矿务局这个层面上,孟德海就要去说服其他矿务局领导同意这个项目,在这个时候,要说服别人,就意味着条件交换,就需要孟德海满足别的领导一些条件。否则这些领导可能就要唱反调。所以孟德海宁愿把这个项目放在旧河煤矿这个层面上处理。
  听孟德海这样说,包飞扬不由得笑了起来,“那你是同意我到旧河煤矿任职了?”
  “臭小子,就知道挤兑我!”孟德海也禁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么好的苦力,我不用岂不是白不用?我一会儿就通知人事科科长过来,让他明天送你到旧河煤矿去。”
  “老领导,还有一件事情,我要跟您说一下。”包飞扬说道。
  “哦?”孟德海望着包飞扬,眼里充满了警惕,“我都答应你去旧河煤矿了,你小子还想打什么鬼主意?”
  “老领导,是关于运销科负责人的问题。”包飞扬说道,“运销科原来的负责人辛雄健被免职了,我又要调到旧河煤矿去,这运销科的负责人就空出来了。不知道您心目中有没有什么人选?”
  “我刚刚上任,情况都不熟悉,两眼一抹黑,能有什么人选?”孟德海说道。
  “既然您没有人选,我就向您推荐一位。”包飞扬说道,“运销科的老业务骨干范爱华,人非常可靠,业务能力也非常突出,又是工作了十几年的老运销,我觉得可以把他往上面提一提。”
  孟德海不由得沉吟了起来。运销科可是矿务局非常重要的部门,矿务局百分之八十的煤炭都是通过运销科发售出去的,这么重要的部门,只有掌握在自己人手中才能够放心。这个范爱华孟德海虽然不了解,但是包飞扬既然推荐了,那说明他还是值得信任的。
  想到这里,孟德海就说道:“今天晚上,你让范爱华到我那里去一趟,我和他谈一谈。”
  既然孟德海愿意见范爱华,就说明这件事情**不离十了,剩下的就要靠范爱华自己去争取了。至于范爱华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取得孟德海的信任,就看范爱华自己的本事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又考验到孟德海识人本事,就目前来说,范爱华确实是运销科负责人的最合适人选。倘若孟德海相不中范爱华,也是孟德海自己的损失,对范爱华是影响并不大,毕竟范爱华已经成立了一家私营煤炭运销公司,一年下来也有十万八万的收入。
  不过呢,在包飞扬看来,这一切问题都不大,以他对孟德海和范爱华的了解,两个人见上一面,谈上一谈,这个事情基本上就可以拍板了。
  旧河煤矿虽然生产经营陷入了困境,但是因为是最近几年才建设的煤矿,办公楼相比起局里其他四家大矿来说反而是最新的,内部的装饰也比较新颖,虽然说地理位置偏僻一点,但是办公条件甚至不比矿务局机关差。

  时值十二月份,窗外寒风呼啸,滴水成冰,但是旧河煤矿的小会议里却温暖如春,靠着墙边的暖气片甚至惹得烫手。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旧河煤矿怎么说也是天源矿务局五大矿之一,供暖的煤炭还是不缺的。
  包飞扬此时正坐在会议桌的上首主持他上任之后的第一次矿领导班子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就是旧河煤矿所属矿井立刻停产整顿,进行一次全面深入拉网式的安全大检查活动。包飞扬在上一世在媒体上见过太多被曝光的矿难事故,甚至矿难猛于虎的道理,尤其是像旧河煤矿这样瓦斯问题突出的矿井,更是要特别提高警惕,防止安全事故的发生。否则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对包飞扬个人前途影响还是小事,关键是不知道有多少矿工兄弟会在事故中被吞噬掉生命。

  “包矿长,我不同意你的意见!”说话的是旧河煤矿丨党丨委副书记龙电力,“冬季本来就是用煤的旺季,我们矿产煤量本来就低,就指望这冬季煤价上浮的时候能够多赚一点,缓解一下矿上生产经营举步维艰的局面。你现在却要搞停产整顿,这岂不是让矿上举步维艰的局面雪上加霜吗?不客气地说,停产整顿是安全了,可是让矿上八百多名干部职工都去喝西北风吗?”
  龙电力本来就对包飞扬出任矿一把手有意见,让一个不懂采煤的小年轻来煤矿当矿长,这不是胡闹台吗?这时听到包飞扬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在矿上停止生产开展安全大检查,更是坚定了之前的看法,认为包飞扬这是典型的瞎指挥,是外行领导内行!
  “是啊!”坐在龙电力对面的和桨平也忍不住点头,附和龙电力的意见,虽然说他和包飞扬私交不错,但是对于包飞扬停止矿井生产的做法并不赞同,“包矿长,虽然说你这次从局里要了五十万元过来,解决了咱们矿上的燃眉之急。可是这毕竟只是暂时现象,等这五十万元花完了我们怎么办?继续伸手向局里要钱吗?虽然说咱们旧河煤矿的瓦斯条件比较复杂,但是总不能因噎废食,把生产整个停下来啊!矿上的基本生产运营,还是要维持的吧?”

  包飞扬坐在中间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他的目的就是让所有人都发完言,让他们把问题都摊开来,然后再讲出自己的解决方案。从目前几位已经发言的班子成员来看,他们的意见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字,钱!
  他们不是不懂得旧河煤矿目前情况下进行生产的危险性,只是矿上**百名干部职工像一座沉甸甸的大山压在他们身上,迫使他们不得不冒险生产  。
  机电副矿长童宏哥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我赞同包矿长的意见,目前条件下进行生产风险太大……”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房门忽然间被推开,一个脑袋探了进来,却是矿财务科科长熊红芳。
  龙电力本来就对童宏哥的发言不高兴,这时候看见熊红芳探头进来,不由得沉下脸说道:“熊科长,你干什么,没有看见我们正在开会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