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56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非常感谢屈市长的关心。”周万一这时候再也不见那豪爽劲和暴力样,温顺得跟只绵羊似的,说着话的同时,已经手脚麻利地倒了杯酒,然后又手忙脚乱地抓起了另一杯不知道是谁喝了一半的酒杯,再将他刚倒的那杯酒递到了屈玉辉面前,飞快地看了一眼屈玉辉,直接请酒的话吞回了肚子,转而向包厢里的众人道,“屈市长百忙之中抽出身来关心我们的生活,这是我们大家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让我们大家一起敬屈市长一杯。祝屈市长心想事成。”

  周万一先被张文定支持那个女孩子要报警告他墙间的态度给搞得心浮气躁,现在发现这么个破事却惊动了常务副市长,顿时就慌了神了。
  他现在再没了耍威风的念头了,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哄好领导,好争取个宽大处理。他不怕张文定,可是要跟常务副市长过不去,他自问没那个胆色。
  所以,周万一就第一个抢了先手,也不管别人心里会怎么想,反正先哄好了领导再说。
  看他这表情,听他说的这一番肉麻得不行的话,仿佛刚才在包厢里大家玩得多开心气氛多友好似的,哪儿有一星半点剑拔弩张的味道?
  众人在心里大骂周万一太无耻,可却不得不随手抓个杯子起来敬酒。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不管屈市长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们都必须要敬一下了,反正敬一下就算屈市长心里不高兴,火也肯定只会冲着周万一去,而要是不敬的话,则有可能会被屈市长认为不尊重领导了。
  这时候冒这种风险,自然是不明智的,所以,就连张文定都端起了酒杯。
  若是在平时的酒桌上听到周万一这么肉麻的话,屈玉辉最多只会在心里鄙视他一下。可是现在这种时候,他就恨上周万一了,你***不会说话就别说啊。随手拿个杯子就给我敬酒,我怎么知道这杯子先前是谁喝过了的呢?
  要是被传染个什么病,那不亏大了?
  除了对酒杯的不卫生很不舒服之外,屈玉辉还觉得周万一这么干有逼宫的嫌疑。
  老子是说过来喝杯酒,但那意思是要你们都回家去,没听到我还问了你们一句酒还没喝完吗?你小子怕自己一个人敬我不喝,所以就把这些人都叫上让我不得不喝是吧?
  行,你小子有胆量,哼,今天晚上你敢这么敬我的酒,老子明天就去国土局走一走也敬一敬你的酒,看你怎么喝!

  就在屈玉辉满心悲愤出于无奈准备接过周万一手中的酒杯,然后假装喝一口但实际上却是嘴唇都不准备挨着酒杯就这么和众人应付过去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开口说话让他不必去接杯子了。
  开口说话的人是国税局副局长黄德衡,他手上也端了个杯子,脸上露出一种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解放军的激动神情,用极快的速度放下酒杯,然后上前两步,大声道:“娄厅长,您好您好,欢迎您来随江指导工作。”
  娄玉青就伸手握住了黄德衡的手,笑着道:“是小黄啊,调到随江了?”
  “是,刚过来。”黄德衡赶紧回答,没有松手的意思。
  被这么一打岔,屈玉辉对周万一端着的酒就直接无视了,也仿佛没有看到刚才大家的举动似的,开口便介绍起娄玉青来。
  妈的,你不是硬要跟着来吗?那就别想站在岸上看戏。
  大家听到这位娄厅长居然是财政厅的,心中的震惊还是相当大的。不过他们跟财政厅隔得太远,所以倒是对屈玉辉更加敬畏一些。
  跟娄玉青握手大约握了三秒钟,黄德衡心中安稳不少,但还是相当忐忑,娄厅长应该会帮自己说话,可那个女孩子会给娄厅长多少面子,那就很难说了。而周万一的脸色已经煞白了,就算是在包厢暧昧的灯光中,也能够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其失魂落魄的神色。
  其实,在杨总出去之后,已经有人想到她肯定会跟她的老板汇报,而这种情况下,她的老板亲自出马也在情理之中。
  石三勇和邵和平由于张文定的关系,倒是见过武云,周万一和黄德衡则没有跟武云见过面。黄德衡是刚从外地调来随江,周万一则是下面一个县的县委统战部长的位置上平调到市国土资源局任副局长的。
  不过,虽然没见过面,但从武云的气势上也能够看得出来,这个比先前那位杨总还要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比起杨总来,那肯定是要有份量得多的。

  要是没份量,常务副市长大人能和她一起出现在这个包厢吗?
  周万一跟黄德衡不认识别人,还能不认识常务副市长?
  一位重量级的市领导突然出现,震在包厢里的众人都有点傻眼了。不就是个意气之争吗?你堂堂市政府的二把手,跑过来管这么点小事,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这些人中,最震惊的要数黄德衡,因为黄局长不仅仅认出常务副市长屈玉辉,同时也认出了另一个男人,那是省财政厅的副厅长娄玉青啊!
  黄德衡和娄玉青在工作上没有多大交集,但两家算是世交,从爷爷辈就关系不错。
  算起来,娄玉青的辈分比黄德衡要大一辈,但年纪只比黄德衡大个四岁,年少之时没少一起疯,有那么点少年叔侄当弟兄的意思。

  只是黄德衡一直在财税系统,而娄玉青的经历则丰富许多,干过乡镇一把手,当过县政法委书记,又在粮食系统混过,后来才到财政部门。随着年岁渐长,随着二人级别差距的拉大,黄德衡在私人场合,都会叫娄玉青一声叔了,逢年过节的,也会执晚辈礼问候。
  这个年轻的漂亮女孩子,能够请动常务副市长一起来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还能够让省财政厅副厅长也跟着,那实力可想而知。
  黄德衡的后背早就起了一层细细的汗粒,想到这一回肯定是一脚踢到了真正的铁板上,他酒脑子的酒意已经完全跑光了,人家能够开这么大个场子,用脚后跟也想得到肯定有不少硬关系的,自己怎么就那么意气用事了呢?
  常务副市长还好点,关键是财政厅副厅长,黄德衡太明白这尊神有多大的威力了,在省里有不少关系。
  时常回到省城跟朋友相聚的时候,听他们说财政厅的门如何如何难进,财政厅一个副处长,都可以在别的厅局处长面前耀武扬威,下面地市的副市长们面对财政厅的处级干部,都会恭维奉承。虽然还达不到组织部见官大一级的程度,但财政厅的强势也足以令人望而生畏。

  处理这么一点小事,都能够随手带着财政厅副厅长和市政府的常务副市长,这种人物就算放在省里,那也是响当当的,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了。权力一般的正厅级领导都摆不出这种架子,这中间透出来的信息让黄德衡不免心惊肉跳。
  靠,刚才还说要封人家门来着,现在看来,人家要灭了自己,也就是挥挥手那么简单啊!
  ***,随江这地方居然还有这等牛叉人物,怎么就没人跟自己提过?
  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
  黄德衡尽管心里不平静,但由于没有像周万一那样有被人告墙间的风险,所以还是相当理智的。

  他其实第一眼就认出了娄玉青,却没有第一时间打招呼问候,也是在考虑适不适合打招呼,或者说怎么打招呼,是叫娄叔呢还是娄厅长?
  毕竟这不是私人的场合,叫娄叔的话,太轻浮了点,可是叫娄厅长的话,又怕娄玉青不愿意表明身份。
  不过很快,黄德衡就想明白了,娄玉青就这么和屈玉辉过来了,不管是给那个女孩子面子,还是给屈玉辉面子,肯定就是不在意小范围的公开身份——这种事情,保密身份的话,倒不如不过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